【喻黄】边线 1

短篇短篇,开车不回头呀不回头。

今天偏要排这个队了!

---------------------------------------------

从遥远的分区警戒线到西北尽头的峡谷,禁区六是地图上的一块黑色阴影。

谁也说不清这里的黑雾持续了多久的时间,或许不久之前这里还有住民、农田和城市,但现在是死亡的领地,寂静的代名词。看不见的浓密颗粒挤满了每一块空气,连风都要无功而返。

它就像一只喂不饱的巨兽、盘踞在这篇不算小的土地上。警戒线守备们在厚如城墙高耸入云的金属隔离墙下,时不时能听到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声——难以形容,像啮齿动物的牙齿啃过硬铁皮;而从峡谷另一端可以看见粘稠的黑色物质像水龙头下的水珠,慢慢坠进谷底。

那就像一条狭长的蓄水槽,总有一天会被填满,然后蔓延到下一块土地。

黄少天也没有想到他们能在这片迷雾荒原里找到补给站,他们车子的导航系统在来的路上就失灵了,喻文州上衣口袋里那块掉了外壳的古董指南针没有任何作用,黄少天甚至怀疑他们会就着雾一路冲进断崖——至少他觉得雾是想这么做的,但好在,他们运气确实不错,发现了那座补给站。政府标配的灯塔巡光只足够照亮周遭一米的空间——那也足够了,他们在黑暗里看到了它,像闭合的蚌中微小的珍珠。

他们的车冲破迷雾的包裹,停在补给站旁边,黑色物质吸收了引擎的声响,从轮胎、前盖、顶窗——一切有缝隙、有空间的地方缓缓漏出来,包括他们自打进入禁区六后就再也没亮过的的大灯,在灯塔的光线里,一闪一闪地恢复了工作,让四周变得更亮了些。这辆车他们开了不短的时间,从一个敞篷的破旧老爷车,缝缝补补勉强有了个装甲车的样子——喻文州还给他换过一次发动机,他们利用路途上一切能利用的工具,现在的样子除了涂装还不太均匀之外,黄少天基本满意。

他带上过滤面具,打开副驾驶座跳下来——黑雾试图一涌而上,被黄少天甩车门的动作打散了,在他脚边盘旋了一会儿才散开。

喻文州从另一边下了车,脸上戴着同款面具,他拿着测试仪器,对黄少天打了个手势,大概意思是等等。黄少天没有等他——他们刚刚在路上吵了架,现在还处于冷战时期。他提着枪,径自走进补给站。

早期的补给站都是政府征用已经没人居住、但建筑完整的房子进行临时改造的。这里应该就是其中之一。虽然几乎一半被黑雾吞没,但依稀能看得出房主生前家境不错——在那个时期,空房子基本意味着全家无人生还。这地方应该是有一阵没人来了,外侧的木门被黑雾侵蚀了一半,像潮湿后滋养的霉菌,锈住了把手,黄少天拧了两下才打开,内侧有第二层隔离门,中间地毯上滚着几小团黑雾,被他踩散。他关上外层的大门,轻车熟路地拉开墙上的扫描辨识器。

这个东西具有一定的清洁效果,后期魔物猎人们常用的光波来复枪就是它的加强版,黑雾团在他脚下四分五裂,被青蓝色的光波烤得吱吱响。在程序快结束的时候,喻文州也拉开外侧的门走进来了。

黄少天瞪了他一眼——不仅仅是因为冷战问题,扫描中途被打断,他又要重新跑一遍。

和喻文州搭档这回事儿,最开始也不是黄少天所愿。他习惯了单枪匹马出任务,所以上级指派喻文州给他的时候,还是曾经老大不愿意过很长一段时间。没办法,就算世界濒临崩坏,这块土地上没有一寸能算上安全的地方,人们依旧在新的生存环境面前建立了新的生活秩序。在以往的世界里,干他们这行的或许还得考个公务员什么的。而这个末日垂垂的荒境之地,除了免去笔试的痛苦之外,他也没有太多的选择权。

不过总体来说,他们的搭档还算顺利。喻文州是个让人不得不承认他身上具备某种人格优点的……搭档。何况他还是精神系的特异能者,黄少天是运动和感知器官能力者中的佼佼,但像喻文州这类的精神系能力者毕竟少数。干活方便——很多魔物被精神控制后更易于猎杀,会聊天,还会一些奇里古怪的技能。总之,潜移默化也好,逐渐接纳也好,他最终认同也习惯了这个搭档。

但这不代表他们不会吵架——虽然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吵过了,具体原因黄少天也不太记得,无非是一些固执的各持己见和对方不听劝阻的管教。他完成了第二次扫描,先推开门走了进去。

补给站里的物资还算齐全,半永久循环能源的地灯模模糊糊照清了四周:一楼惯例被改造成小型酒馆——这是魔物猎人们休息消遣的保留场所,当年这里应该也来往过不少。但现在空荡荡的,长条木桌上整齐扣着玻璃酒杯,上面落了层颜色诡异的灰尘。地毯是深褐色的,纹路模糊不清,仔细看还有几块斑状污点,像血迹。黄少天看了看手腕上的空气数据,抬手摘下了防护面罩。

他长出了一口气,过滤芯的味道并不好闻,以至于现在还没习惯。靠里侧的楼梯间里是厨房,没有供电,冰箱是空的。不过旁边的橱柜里放了一半的压缩食品。

这倒是个好东西——黄少天拿起来看了看,他们的食物已经被制造成不会过期并最大限度提供身体需要的营养成分的能量块,味道成为第一个被牺牲的选项。这点他可以理解,毕竟在美食之上,还有一道摇摇欲坠的生存关卡。

喻文州也走进来,一边走到桌边一边摘下手套——青紫色的虚无之火从他的指尖冒出来——精神能力者很多时候确实方便得很。他走到楼梯口,火光照亮了木扶手上的花纹。

“要不要上楼看看?”他问黄少天。听上去他们似乎完全没有过之前的分歧,黄少天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喻文州好像笑了,但他什么也没说,等着黄少天走过来,和他一前一后地上了楼。

补给站在另一层意义上等同于魔物猎人们的休息、交流和避难场所。政府在房屋的墙壁里植进和分区封锁线同材质的金属隔板,配备了空气能源的发电机——在禁区六已经失效了,以及充足的食物、水和休息空间。黄少天推开二楼其中的一扇门,就着喻文州手里的火光看了一圈:“这里应该就是休息区了。”

“嗯,我去外围检查一遍,然后今天晚上我们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喻文州看了看表,虽然禁区六没有白天黑夜之分,但在生物时间上来说,现在已经是午夜了。

“我去吧。”黄少天说,他走下楼,重新戴上防护面罩,“隔壁还有个车库,希望里面不会给我们‘惊喜’。”

“等等,最好带上这个。”喻文州拉住他——青色的火焰从喻文州的掌心爬上黄少天的手腕,“能坚持半小时左右,半小时还不回来我出去找你。”

“瞎操心。”黄少天握了握拳,等喻文州带上防护面罩后,才推开门走了出去。

他们的车还停在门外,黑色浓雾在后备箱周围蠢蠢欲动。黄少天手伸过去,虚无之火烧得它们退开一大片——看来还是有怕的东西,他笑了笑,走到另一边。

车库里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里面堆了不少工具,不过已经被黑雾啃食了七七八八,一碰就碎成粉块。他勉强在灰堆里翻到了两组蓄电池,转了一圈出来右掌心的火已经灭得差不多了。

喻文州就站在门口等他,黄少天走进才看见,被他吓了一大跳:“还没到时间呢吧,你出来干什么?”

他皱着眉,表情看上去很担心的:“少天怎么去了那么久?”

我去找东西啊?黄少天想说,但他没能说出口。

他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像是被人拎起来按到了墙上。喻文州的脸突然靠得很近。

奇怪的是,四下里昏暗,黄少天居然能清楚地看见他脸上的表情。

像被虚无之火点燃,又深沉得堪比这无处不在的黑夜。

喻文州什么也没说,他的手捏在黄少天的后颈上,缓慢且令人无处可逃地吻住了他。

tbc
评论(80)
热度(1944)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