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边线 2

这个速度估计更个4次搞定……【???

------------------------------------------------------

黄少天猛力向后一挣,头罩咚地撞在补给站的外壁上,液晶屏滋啦划过一道电光,系统排除了故障,视野再次变得清晰。

见鬼了……哪里有喻文州的影子,他的面前只有一片蠢蠢欲动的黑暗,灯塔的光一下下从他头顶扫过。

刚才是怎么一回事?是幻觉吗?如果是幻觉触感也太过真实了吧——黄少天甚至记得喻文州嘴唇的温度,比自己想象中要凉一点,却异常柔……呸呸呸,谁想要跟他接吻了?!有毛病!

他抬起手就想擦嘴,却被头罩挡住了——说起来刚才也要不是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带着护具,喻文州无论如何也亲不到他……而且喻文州也不可能毫无防备地走到外面,这个世界谁都无法承担暴露在毒素满布的空气和各种射线里的后果,何况这儿是禁区六。

不是他太困了产生幻觉,就是他疯了。

黄少天悻悻放下手臂,旁边的大门打开,喻文州——应该是真的,他带着防护面罩——走出来。

“少天?”

声音直接从黄少天面罩内置的声音传导系统进入鼓膜,带着奇妙的电流声。他又看了一眼黑雾,向喻文州的方向走去。

“找到两个蓄电池,不知道还能不能用,其它都烂了。”

喻文州接过一个——黄少天松开的时候,铝制把手上弯弯曲曲印着他的指痕,他点开扫描程序,问了一句无关的问题:“怎么去了那么久?”

黄少天听他这么说话头皮都发麻,脸憋得发红:“我爱去多久去多久,要你管那么多!”

他往边上侧了一步,喻文州却跟过来,伸手摸他:“少天……”

黄少天毛都快炸了,反射性地抬起手:“干嘛……!”

喻文州的手套落在他面罩的下缘:“你的面罩裂开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裂开的,总之黄少天觉得,进入禁区六后真的有点san。

面罩的裂痕——喻文州用一个透明胶带姑且粘好了——似乎影响不大,拟生态系统没有报警,说明并没有完全裂开。但那个幻觉到底是如何产生的?黄少天依旧没有头绪。

补给站没有其他人了,一般外区的补给站里都有经营者,像他和喻文州这种官方奉旨抓怪的猎魔组合具备一定权限,可以享受规定好配额的补给和休息,其它额外花销还是需要兑换。大多时候是以物易物,毕竟流通货币在这个世界里属于最不值钱的玩意之一。

而现在这个地方则完全属于他们俩:没有腐坏的食物、弹药和装备,还有三瓶酒——喻文州从储物柜里翻出来的。以及二层独立卫浴的房间和床。

“水质我检测过,过滤芯有点老化,但还有效。我换了个新的,储水量可以在浴缸里游泳。”喻文州把蓄电池接入备用电系统,二楼总算迎来微弱的光明,“晚饭你打算楼下吃还是叫客房服务?”

在黄少天出门探险的30分钟里,这个人摸黑换掉了积灰的床单被罩、测试了水源、找到了酒、还把压缩储备食品上盘加热了——用虚无之火。

那玩意不是烧精神力的吗?真是闲的蛋疼!

黄少天拿过食盘,嗓子有点发紧——也许刚才不小心吸了点雾,他偏过头,避开喻文州的视线:“我三天没睡,现在不想讲话。”

喻文州没有为难他,点点头:“早点休息,现在情况未明,禁区六随时会出现危险。我就在对面的房间,有事喊我。”

他这番话说得黄少天想笑: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厉害得要喊他来阵场了。换做十个小时前的黄少天早就怼回去,只是现在幻觉的后遗症,他含糊地应了声,迫不及待地关上门。

困是真的,三两口食物下肚,不需要酒来助兴,黄少天的眼皮就不太能掀开了。喻文州换的床单白净崭新,他打着哈欠,澡也顾不上洗就扎进去。

补给站的房间像一个恐怖童话里的安全屋,正常人类社会的一隅。在这里时间是流动的,尚若有窗,也只能看到漫漫黑夜。

但这黑夜没有尽头。

 

黄少天睡了个来回,抱着被子半梦半醒之间,听到有人在喊他。

“……天,少天。”

他不情愿地睁开眼,看见喻文州坐在床边,拧着眉眼自上而下地望着他,像是要叹出一口深沉的哀愁,从他手里抽出被子:“醒醒了,少天。”

黄少天伸了个懒腰,脊背挺起,像拉长的猫:“我靠服了你了现在才几点啊?天都没亮大半夜的喊我起床做什么?”

“你睡得太久了。”喻文州抬手摸了摸他的侧脸,“我担心出事。”

黄少天不是起的快的类型,睁开眼到清醒之间总有个漫长区间困意缭绕,喻文州那只手放在他脸上居然一时间没发觉,还下意识地蹭了两下:“能出什么事?”

“你的面罩之前不是裂了?我怕你吸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喻文州又得寸进尺地摸摸他的头,“身体感觉如何?有哪里不舒服吗?”

这一次黄少天总算反应过来,打开他的手:“喂你摸哪儿呢?”

没想到喻文州却笑了:“你有哪儿是我摸不得的吗?”

他拉住黄少天的手腕压回被子里,一气呵成地亲上来。

这次不同于上次的蜻蜓点水,一口气吸掉黄少天半条魂魄,松软的被褥像流沙,把他深深吸进去。喻文州的身体覆上来,贴得密不透风。领口在磨蹭间被拉开,几根手指摸上他的喉结,轻挠了两下。黄少天几乎瞬间便起了反应。

“你等……”他努力在换气的途中挣扎,“嗯……放……唔……喻文州!”

“怎么?”喻文州轻轻咬着他的耳根, 身体压下来紧贴着黄少天硬起的部分摩擦,“少天不喜欢?”

黄少天咽了咽口水:“不是我不喜欢,是……”

房间突然亮起来,喻文州直起身,惊讶地低头看见自己被一道蓝色的光穿透。

黄少天握着“冰雨”,眼神冷得判若两人:“你是个什么玩意?”

“你不是喻文州。”

tbc

评论(70)
热度(1497)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