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单行道 1

心肝点文,满足仙女。

不长。

--------------------------------------------

1

新学期第一堂课上完,空气中还残留着夏天挥之不去的味道。

喻文州从三楼阶梯教室里走出来,被穿透绿叶缝隙的光线兜头盖脸撒了一身。立秋之后的温度暂时也无法溶解这些坚执的锋芒,他眯了眯眼,很快被另一间教室涌出的学生们冲入人流。

偌大的教学楼只有一间电梯,早被先夺门而出者占据。他不紧不慢地走到楼梯口,然后听见郑轩喊他的声音。

“文州!”

他回过头,视线在人群中不经意地扫过一圈。郑轩抱着一打厚重的专业课教材,从大部队里左右闪避挣脱出一条生路,挤到他旁边。

“好久不见。”喻文州招呼他,“暑假过得怎么样?”

“唉,别提了。”郑轩叹了一口气,“被我妈拉出去玩了几天就丢回姥姥家,对着田野、狗和2G网,游戏都连不上去。”

喻文州笑起来:“我还在想你怎么‘失联’了。”

他们一边说一边往楼下走,郑轩说:“我也不想的啊,临近开学好不容易放生了,本来想约你一起返校,没想到碰到你妈说你先回来了。”

无数学生同他们擦肩而过。喻文州的侧着头和他讲话:“我们要搬家,还要准备大二的课程,不早来不行。”

他把课表抽出来拿给郑轩看,对方倒吸一口冷气,竖起拇指:“不愧是医学院的学生,未来国家栋梁,佩服佩服。高三都没你们排得多吧?”

“差不多。”喻文州说,“理论课比较满,主要还得修选修。”

选修课程一般都安排在晚上,虽然说不是什么重负内容,平时签到学期末也就给过了。但总还是占据了自由支配的时间,堪比高中晚自习。

“咦,你也选了音乐史和美术赏析啊?”

喻文州点点头:“和师兄打听了一下,这两门比较好过,老师只在第一节和最后一节点名,考试开卷。”

“英雄所见略同。”郑轩拍拍他肩膀,“我们也听说了,全校的二年级都指着这两门课凑分呢,超级大热门,特别难抢。最后还是黄少双开电脑帮我们抢到的。”

毫无防备地听到这个名字,喻文州还是能感觉心跳被一根无形的绳索猛地牵拉,呼吸收紧。他垂下目光走过拐角,才又开口:“你们也都选了?”

郑轩没有察觉地继续说:“是啊,我们宿舍四个都选上了,互相有个照应……说起来你们搬到哪个楼了?”

“学三,210。”喻文州说。

“晓得了,回头找你玩。”

到一楼人潮已经分散得差不多了,喻文州第二节课就在旁边,郑轩则要赶去学思楼。他们告了别,喻文州从窗户斜侧的角度,能看见郑轩从侧门走下石阶,穿过一大片英桐树,和另外几个人合流到一起。

大约上午第一节课不太重要,喻文州刚才没有在人群里看到他。一个暑假没见,好像头发又染过,浅棕色像被太阳打了追光,夹在人来人往间明晃晃的耀眼。

很快,一行几个人转过拐角,喻文州又在窗边站了一会儿,直到悠长的上课铃把他拉回教室。

高三的时候郑轩曾经感叹:我真是没有见过意志比你更坚定的人了。就连喻文州自己也认为,至少在目之所及的眼下,很难有事物能够轻易令他撼动。

然而这个认知在进入大学校园的第一天就被打破了。

他遇到了黄少天。

 

喻文州认识郑轩在高二的下半学期,文理分班后年级根据最后一次考试排名重组,他和郑轩被分到同班级。

那年高考市一中考入蓝大的就他们两人,郑轩属于超常发挥,勉勉强强,最终选了大众化的商科。喻文州的分数比较充裕,和家里人仔细商量后报上了医学院。

蓝大商学院就在本部校区,医学院则要大一发配到市郊的大学城,之后搬回本部上几年,再根据学科分配到附属医院附近的小校区,可以说是全校最颠沛流离的院系。

他和郑轩报到那天走完程序之后就被各自发配了,直到开学典礼才又得相见。

大学城属于后盖的区域,除了蓝大之外还有其它几个学校的学生也一同住在一起,大多是新生。环境还不错,但偏僻也是真偏僻,除了教学楼食堂宿舍之外方圆百里再无高层建筑,回本校区的区间车一日三趟,一趟两个半小时,道阻且长。

那天开完会,郑轩邀请他来自己宿舍里坐坐。在人生地不熟的郊外被关了三天,饶是喻文州也确实不想那么早就回去,便答应了。

G城入秋的温度还没降,仿佛被夏日按住了手脚。唯有湿度略好了一些,过午起了风,空气就不会那么难受。

才过去一年,那时的场景历历在目得如同过洗后刚显像的新照,喻文州还记得树和光的味道,穿过教学楼后的小山丘,就是男生宿舍。

本校正在推行宿改,商学院是第一批旧翻新的宿舍,外观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因为学院分流而把原来的八人寝改成四人,和分校区新楼一样上床下桌。喻文州跟着郑轩走进去时宿舍里已经坐了不少人,貌似是同班同学过来聊天,空间立刻变得热闹起来。

郑轩拉了把椅子给他,自己骑在桌上。南向的宿舍到了下午仍然有整齐的光线投进来,把应该逼仄的房间打上立体宽深的轮廓。

喻文州坐在门口,越过遥遥人群,一下子注意到那个在阳台上打电话的人。

“黄少天。”郑轩跟他介绍,“我们班的班草。”

喻文州无声地笑起来:“你们班刚成立三天,班草就已经票选出来了?”

“你不知道。”郑轩说,“他长得是挺好的,个性又放得开,开完班会那天晚上听说女生那边都在谈论他。”

可以想象——从喻文州的角度看过去,对方趴在栏杆上讲电话,虽然看不见脸,但那头阳光灿烂的浅发和黑色T恤下修长延展的身体线条已经足够吸引人的注意力。喻文州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视线,正在打电话的人突然转头看向屋内。

他正在说话,脸上没什么表情。身体向后撑在阳台边缘上,斜光的阴影滑过半只肩膀。

周围因他这一个动作刷地亮了起来。他一边漫不经心地讲着电话,一边把视线投进房间。

一般人不笑的时候大多难免严肃,而黄少天在此之上又多添了点锋利。

像一把剑——喻文州和他视线对上时突兀地想到。

那或许也只是一个错觉的巧合,或许黄少天甚至没有看清和注意。但喻文州很清晰地知道那一刻他给自己留下了什么。

一见钟情抛开影视剧的渲染,在现实生活所占的比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如果真的发生,刨除缘分因子,大概只能称之为奇迹了。

而这个名为黄少天的奇迹,在他全无防备的这个午后,给喻文州的心脏带来了灭顶之灾。

没有因果,不讲道理。

tbc

评论(81)
热度(2584)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