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单行道 2

前文链接

=======================================

2

周二下午郑轩给喻文州发了一条短信:6点有球赛来不来看?

还没等他回,又发了一条:于锋他们过来。

于锋和他们同一所高中,比喻文州和郑轩小一届。今年考上隔壁大学,平时微信上偶尔有些联系。

两所大学历来有校篮球队友谊赛的传统,每年大大小小总要比上三五次。喻文州高中也在校队里呆过一阵,他退队的时候于锋刚进队,听师弟们说打得还不错,一直没机会见识。可惜下午还有一整节生物化学的大课,赶过去恐怕来不及。

说到打球,好像之前有听郑轩说过黄少天入了校队——喻文州想了想,一边听着讲台上微生物学老师滔滔不绝,一边把之前打的字删掉重新写了一条:你上吗?

郑轩回复得特别快:惭愧,我可打不动了。不过我们宿舍黄少要去,先发主力。必须全员上阵打call了。

果然……喻文州垂着眼睛,慢吞吞地打完字:下午全天课,出来至少要5点半,我尽量赶过去。

话是这么说,最后一节生物化学课老师是闻名医学院的拖堂高手,比正常时间晚下课了将近20分钟,喻文州还不幸被课后留下帮忙,等赶到球场都已经打到了第三节。

球场边看台上里里外外都是人,女生数量占了一半。休息区周围水泄不通,他刚走到铁丝网门口,就看见黄少天带球篮下突破,勾手打了个2+1。观众群爆发出震耳的喝彩和尖叫。

他的确是走到哪里都发光的体质,喻文州不无愁苦地想。郑轩抱着毛巾和水蹲在休息区里,完全没注意到他的到来。

反倒是对面场边的于锋看见了,抬手和喻文州打了个招呼。

“怎么没上?”

他走过去,客队四周人相对比较少,于锋坐在休息区最旁边的椅子上,脖子上挂着条毛巾:“打了一节,替换后补。”

到底才一年级,喻文州笑笑没有接话。场上比分蓝大领先。黄少天罚球投中,随着欢呼声在空中挥舞了一下小臂。

“师兄怎么没继续打了?”于锋问。

喻文州摇摇头:“课程太紧,大一又不在本校区,根本没有精力。”

“可惜了,”于锋说,“不过换个角度对我们而言是好事。”

“哦?”

于锋扬了扬下巴:“你们校队有一个黄少天就够难打的了。”

他说的是事实,整场比赛到现在,蓝大始终保持着优势,而那优势的中心就是黄少天。急停变速后收紧的小腿肌肉,跳投舒展的手臂,又或是回防时自信而专注的目光——无论哪项都很难让喻文州挪开视线。

喜欢可以让人注意到很多微小的细节,像那些和时光里浮尘擦肩的瞬间。哪怕他只是第一次见到黄少天的普通看客,依然会被他吸引。那更像是某种不科学的宿命论,但喻文州也很难为自己的心境定义和解释。

“我们球队的师兄说去年已经很难打了——刚入校队就进主力,不知道还以为是体校考进来的特长生。”

“他和你打一个位置。”喻文州看着球场说。

“是啊……”黄少天又进一球,于锋叹了口气,“看来得拼命练了。”

他们说着话,意外却不期而至。场上抢断的球不知被谁打飞出界,不偏不倚地擦过喻文州脚边。他探手接住弹起的球,哨音响起,抬头看见黄少天擦了一把汗,向他们走过来。

那个场景后来在他脑海中循环了很多遍,黄少天胳膊抬起来的瞬间蝉鸣声都断了,像映在幕布上的胶片,金色光斑洒了一身。喻文州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随着呼吸收紧了两秒,肋骨生疼。于锋在他旁边看不出端倪,和场上队友比划了几下。裁判把球判给蓝大,黄少天走到场边,伸手勾勾,痛觉被施了魔法般终于舒缓下来,喻文州把球轻抛进他手里。

他接过球在手里转了几圈,脸上没什么表情地看了喻文州一眼,突然开口说:“站在场边叽歪没用,有意见就上来单挑。”

开球后于锋有点惊愕地问喻文州:“他听见我们说什么了?”

“应该没有。”喻文州摇了摇头。

“……那你笑是什么意思?”

“嗯?”喻文州看着他,“很明显吗?”

“算我没问……”于锋把头扭过去,专心看比赛了。

好像的确不知道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喻文州理智上很清楚,黄少天大概被他们讨论的姿态和注视惹恼了。但情感上的愉悦感简直像打开的流沙包,一刻不停地往外涌。

场边如此吵杂,很难在人群中仔细分辨每一个声音。黄少天却只注意到了他们——喻文州第一次发现只是引起一个人注意竟然能让自己获得这么大的快乐。

或许一厢情愿,却领深陷其中的人难以拒绝。

 

那场比赛之后,直到第二天上完课,喻文州每次闭上眼睛,都能清晰看见黄少天朝他走过来的场景。

到这个时候再谈误会与错觉为时过晚,他对于黄少天的好感如此明晰,除此之外难有别的解释能说得清楚。

比赛最终还是蓝大大获全胜,第四节于锋又被派上场,但打得顺风顺水的黄少天已经所向披靡,手感奇好,最后甚至把比分拉大到近二十分。郑轩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就赶去庆功宴了,黄少天被一大群人簇拥着离开,外套搭在脑袋顶,看不见底下的笑容。

喻文州并非心急的类型,既然将近一年的分隔沉淀无法消磨内心草长的念头,迈不过黄少天这道门槛,那么总要努力一把。

但怎么努力又成了问题。他没有过追人的经验——还是同性,到目前为止黄少天对他的印象也十分浅薄,在昨天之前不记得有这号人,还误以为他是隔壁校来打友谊赛的对手。

郑轩说他性格沉稳人缘广泛,但人缘好和讨好喜欢的人又是两个不同级层的概念。

好在运气有时喜欢站在喻文州那边,第二天晚饭过后,他又遇到了黄少天。

大概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只要从一个点开始接入,就会不断地发生重合。又或许是同处在一个校区,世界都变得狭窄起来。黄少天估摸着也是吃了晚饭,距离选修课还有一小时,无聊跑到球场来打发时间。

此刻恰好是人最少的时候,诺大的塑胶地内只有黄少天一个人,和篮球拍地的规律声与白炽灯下飞舞的孑虫作伴。喻文州站在场边的阴影处看了会儿,走进场地:“一个人玩不无聊吗?”

黄少天回过头,眯着眼打量了一会儿,好像记起了喻文州的脸:“你是昨天那个……”

“嗯。”喻文州挽起袖子,“不是说想单挑?”

“喝!”黄少天咋舌,“那么记仇啊?你不会为了这点小事特地跑到这边找我吧?”

“那倒没有,碰巧路过。”喻文州把球抛给他,“不试试么?”

黄少天眉梢一挑:“你倒挺有意思……行吧,来就来。”

他们就着篮下一点光打起了1v1,喻文州有一阵没打球了,开头有些手生,投几次不中之后才慢慢找到感觉,倒是黄少天非常意外他的水准——切入内线的时机动作预判都很准,防守也异常坚固。

“你以前打控卫的吧?”他出了汗,把外套脱下来丢到一边,“继续!”

喻文州却看了看表:“今天不打了。”

“为什么?”黄少天皱起眉,“别以为分追上来就能见好就收,还差得远呢,再来再来。”

“下次再陪你。”喻文州笑着晃了晃手腕,“今天不行——选修课快到时间了,第一节一定会点名,你也报了吧?”

黄少天掏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大事不妙!抄起衣服和球往外跑:“赶紧赶紧,要迟到了……唉,不对!”

他猛地停下,迟疑地看着喻文州:“你不是隔壁校的吗?你怎么知道我们的上课时间?!”

tbc

评论(69)
热度(1719)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