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单行道 4

进展顺利~

-----------------------------

黄少天的邀请虽然很诱人,但喻文州最终还是回绝了。

理由其实非常正经,医学院这课程一年比一年紧凑,学生会那边还有相熟的学长时不时找他过去帮忙,校队实在有心无力,开始就注定会半途而废的事没有勉强尝试的意义。

何况他还要抽时间琢磨怎么追黄少天。

黄少天这个人,活得太明亮了,还无比聪明,要成为他的朋友容易,但想再进一步却无处落脚。好在有个不知情的卧底郑轩——他掏出手机看了看聊天记录里圆滚滚的柯基屁股头像,真是万万没想到居然是黄少天先拿到了他的号码。

幸好那条短信不是当着面发给他的,喻文州闭了闭眼,。

周三下午的大课拖堂,下课的时候喻文州看了一眼时间,干脆没回宿舍,抱着书去了晚上选修课的教室自习。

距离上课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教室里零星坐着几个打瞌睡的,还有人的书放在座位上,人不知踪影。他挑了一排偏后的座位,顺手给郑轩发了一条消息。

要不要占座?

郑轩秒回;要!接着又打了几个字:4个谢谢!

喻文州捏着手机笑笑,把手里的教材摊开,医学院一门课的参考书别说四个人了,就是占一排都绰绰有余。

但显然商学院没有那么令人窒息的课程,他们几个是踩着上课铃进的教室,黄少天走在最前面,一边走还一边打着哈欠。

郑轩从人头攒动间迅速定位到喻文州,抬手打招呼,黄少天从教室后面绕过去,喻文州坐在那一排的最里侧,他自然而然地挨着坐了进去。

“来了?”喻文州抬头看他一脸困倦的样子又笑笑,“怎么了,昨天晚上没睡好吗?”

“是啊,”黄少天懒洋洋地说,“被人拒绝,辗转难眠。”

——这是一句很明显在跑火车的玩笑话,喻文州心里清楚,但听到还是难免在心里默默叹气。

“我不是答应你有空一起打球,”他接过郑轩推回来占位的书,“还不够赎罪吗。”

“哎,官话都说得好听。”黄少天趴到桌子上,“空是谁,我们要怎样拥有他?”

喻文州笑起来,想再说点什么,老师走上台准备点名,便闭了嘴。

黄少天看起来真的挺困,名还没点完眼睛就快睁不开了。美术史赏析这节课用的是旧教室,桌子偏矮,怎么趴都不得劲,他翻来覆去换了好几个姿势。

喻文州看着他像在不合适窝里打转的小狗一样拱来拱去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把手边厚厚一叠书推过去:“要不要垫一下?”

黄少天抬眼看他:“太仗义了,不怕我流口水嘛?”

“我不嫌弃你。”喻文州心里想,巴不得呢。

“看出来医学院的祖传洁癖是假的了……”黄少天嘴上说着,一点没客气把书接过去垫在下巴上,“咦,还真挺合适的。”

书页虽然硬挺,但比起桌面还是要软不少。黄少天圈好了圈,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他的脸朝着喻文州的方向,颊上的肉被压出来了一点,显得十分可爱。

这真的是一个非常方便的角度——喻文州甚至不需要刻意转头,他位置本来就偏,需要装模作样抬头看黑板时多少得侧点角度,恰恰好能对上黄少天的睡脸。

他是足够拥有被人喜欢的资本——郑轩也偶尔聊到会提起黄少天又被哪个学院哪个姑娘告白,喻文州都会胸口发紧。但时至今日,也没见他和那个姑娘出双入对过。

也不知是喜是忧。

 

美术史和音乐赏析老师的风格不同,整节课都在认真地照本宣科——不管台下听没听懂没懂,下课铃响准时把粉笔往粉盒里一丢,抬腿走人。

黄少天在这念经声里睡足了一堂大课,被喻文州拍拍肩膀才醒过来,摸摸下巴把书推还给喻文州:“给,完璧归赵。”

他窝得端正,脸上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压痕,不过半边脸有点充血,看上去红扑扑可爱得紧。

郑轩和另外两个室友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去了,转头招呼他们:“二位大爷,可以起驾了吧?”

“你们先回去吧。”喻文州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站起来,“我去趟食堂。”

“买宵夜啊?”黄少天问他。

“买晚饭。”喻文州说。

黄少天吃惊地看着他:“你还没吃晚饭?医学院的学霸要不要这么拼?”

喻文州无奈地说:“被动拖堂,我还不至于热爱学习到废寝忘食。”

黄少天笑了,他伸手揉了揉肚子:“唉别说,被你这么一提,我都有点饿了。食堂这个点儿应该也没剩什么好吃的了……”

“所以呢?”喻文州抱着书,笑着看他。

“我知道一个好吃的店,就在西门不远。”黄少天抬手搭上郑轩肩膀,对喻文州勾勾手,“有没有兴趣一起去啊?我保证是你们‘流放党’不知道的好地方。”

天时地利到这个份上,岂有不去之理。

黄少天说的店是个小茶餐厅,老板是地道广东人,黄少天和店主相熟,刚落座就家乡话点起了单。

“唔该!腊味煲仔饭、排骨煲仔饭、白灼芥蓝、卤水拼盘、烧味双拼要油鸡拼叉烧、椒盐九肚鱼……仲要5杯冻柠茶!”

老板捏着小本迅速记了几个字,比了个OK,转身往后厨去了。

饮料是先上的,黄少天喝了一口,开始吐槽昨天批评郑轩的内容。

“你看,他哪怕给我看一眼你的照片呢。”黄少天总结,“都不至于出这种乌龙了。”

郑轩巨冤:“谁没事儿在手机里存男同学的照片啊。”

手机里存了黄少天照片的喻文州一脸淡定。

同宿舍的宋晓出来打圆场:“黄少,这事儿还真不全怪老郑,喻总去过我们宿舍的事儿我记得,不过也差不多是一年前了吧?”

“喻总?”喻文州挑挑眉。

“好像是学生会那边流传出的外号。”另一名舍友李远解释,“是我们系女生说的,充分表达了对您的敬意……”

喻文州低头笑了好久。

黄少天略有不爽:“怎么就我不知道?”

“八卦的事儿,哪里劳动得到您下场。”郑轩说,“球场外面女球迷挂的‘黄少世界第一帅’的横幅还没摘下来呢。”

“叫他喻总,我就是黄少。”黄少天指指喻文州又指了指自己,“怎么都感觉输了一头啊?”

“你还计较这个呢?”宋晓笑道,“这不是名字凑巧吗。”

“他也不叫喻总州吧?喻文总?我靠怎么那么难听……”

喻文州好不容易止住笑,抬起头看他:“你也可以不这么叫。”

“那叫什么?”黄少天问。

他没有回答。

正好老板上菜,这个话题就被打断放下,几个还在发育期的青少年们的关注点转移到了肉上。

黄少天说好吃的店是真好吃,烧味和煲仔饭都够正宗,一行人吃得大快朵颐,以至于从店里出来的时候居然都快到了熄灯的时间。

蓝大宿舍没有门禁,但是会定点熄灯,回去晚了只能打着手电筒洗漱。好在西门距离宿舍不远,所幸也就都不用着急,慢悠悠往回晃。

“对了,”宋晓问他们,“你们是打算这学期把选修分都修满还是留两分给下学期?”

选修分每学年有6分左右,总共12分,最多可以修到大三。大多数人都是集中在大一大二把学分修完,至于两学期的时间分配就各有不同了。郑轩和李远都表示一周两次选修已经足够,剩下两分留给下学期吧。

只有喻文州不太一样:“我打算这学期都修完,毕竟医学院大二大三的课程比较重要。下半学期说不定会更忙,未必有时间了。”

“这么说起来喻总你们医学院的学制是5年吧?”李远问。

“嗯。”喻文州点点头,“大5的时候有考核,通过的继续修研究生,全下来差不多8年。”

“那么久?”宋晓咋舌,“要我考上大学之后再读8年还不如杀了我……”

“人家跟你有不一样。”李远瞥了他一眼,“而且读完出来医生的工资也高。”

“职业风险也高了。”喻文州笑道。

商学院的宿舍楼距离更近,和医学院隔了两栋,楼门口灯火辉煌,不少踩着点刚回宿舍的人在门口进进出出。

几个人和喻文州到了别,纷纷往楼道里走。黄少天在最后,走了两步,停下来又转头看向喻文州。

“你这学期还选了哪门课?”

喻文州愣了一秒,很快反应过来:“法语初级。专业有点用,而且听说考试不太难。”

“人多吗?”

“应该没什么人选。”喻文州说。

黄少天沉思了片刻。

也就是这么一小会儿的时间,不远处传来微弱的惊叹声,宿舍楼的灯“啪”地熄灭了——像童话魔法的12点钟。

这的确是个神奇的时间,灯火暗下来,反而使夜色中黄少天的脸轮廓清晰了起来。他歪着头,表情有点纠结,似乎在权衡。

第一周是试课,结束后选修系统还会再开放两天,供学生们调整换课,非常人性化的设定。

喻文州侧过头:“语言类的选修都是基础课,不难。何况还有‘学霸’帮忙写笔记和复习。”

他身后的路灯莹莹亮起,光落在后背和黄少天的半张脸上:“怎么样,有兴趣一起吗?”

黄少天顿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开口。

“‘学霸’说话可要算数的。”

tbc

评论(71)
热度(1688)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