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单行道 6

先前进一小步~

=================

6

晚上的选修课要点名,黄少天居然比喻文州到得还早。

那是冬日里最后的一抹天光,模糊地如轻纱般盖在他的背上,教室里影影绰绰的桌椅变成背景,构出胶片般的色调。喻文州站在门口看了会儿,走过去把书放到他旁边,径自坐下。

光消失得很快,他摸出手机的时候教室已经全黑了。喻文州打开微信点了几下,片刻黄少天放在桌上的手机就嗡嗡震起来。

——还生气吗?

黄少天划开屏幕,深蓝的侧影看不清表情地回复了一个字。

——哼。

喻文州低头笑笑:肯会说明没那么气了。

——现在补庆祝还来不来得及?我请客。

——不管用,过期了!

——(ಥ_ಥ)

靠!黄少天转头瞪了他一眼。

——我今天对你有了新的认识啊喻文州同学。

——愿闻其详。

——你也是脸皮够厚的了。

——好说,谢谢夸奖。你也可以称之为不择手段。

——怎么听着还不如我那句词好呢。

教室安安静静的,只有他们俩坐在后排,借着手机屏幕浅淡的荧光“笔聊”。喻文州分神看了看黄少天,他低着头,一只手插兜另一只攥着手机,拇指灵巧翻飞地打字,睫毛在光影下根根分明。

喜欢在这些细微而轻盈的末梢上变得生动具体。像慢慢推沙回岸的水浪,一个喷嚏后的通彻明亮。

教室灯啪地打开,黄少天吓了一跳,那些挂在他睫毛上细枝末节的情绪被惊散,喻文州看了看表:还有二十分钟上课。转过头看向那位不知名的开灯人士。

对方似乎也下了一跳,没想到黑暗中还坐着俩。他满脸问号地瞥了一眼,挑了张最远的椅子坐下了。

黄少天绷了三秒破功,趴在桌上笑得肩膀都抖散了,喻文州也笑起来,学他双手支在桌上,手肘碰碰黄少天的:“心情好点了吗?”

黄少天从手臂间露出两只明亮的眼睛,嘴里叽里咕噜地哼哼:“你们这些学霸……”

他话没说得清晰,但喻文州已经了然。

这件事就算揭过去了。

 

秋季短暂,转眼已经入了冬。

篮球队校园联赛小组晋级,开始打淘汰赛,最近几周连着每个周末都要去市体育馆,黄少天被迫体验了一把忙得不可开交,喻文州倒是借学生会的名义跟车,比赛一场不落地看下来。

选修课郑轩替他顶包两回,套着黄少天的罩衫压低头怕被老师看到脸,一边小声跟喻文州吐槽:“黄少现在拼得都脚不沾地,就差夜不归宿了。你俩在这方面还真是有志一同,难怪好得那么快。”

喻文州笑笑。

郑轩这么说也不是没理由的,有那么两次黄少天练球晚,喻文州给他发短信:我定了外卖,电话留你的。等会儿拿上楼让少天回来吃。

黄少天看起来也习惯了,进宿舍先饿虎扑食,宋晓感慨:“喻总不愧人中龙凤,女朋友都没这么贴心细致入微了吧。”

“是女朋友就做饭了。”徐景熙评价。

黄少天没理他们,他忙着给喻文州回短信:这家烤肉还不错,面不太行,下次我带你去学校西门那家面馆,好吃得不得了,老板说我带人过去打折的。

他真的是跟谁都能三分钟聊成好哥们——喻文州从书堆里抓起手机,回复说好。

他的投喂行为黄少天他们宿舍还是十分欢迎的,毕竟见者有份,喻文州从不会少其他人的份。

郑轩说:“我俩上高中的时候你也没点过啊?”

喻文州目不斜视地做题:“那时候还没有外卖APP。”

好像也很有道理——郑轩向来说不过他,转话题问:“那新年晚会你怎么打算的?学生会忙很久了吧。”

“不怎么办。”喻文州说,“少天有比赛,我们要过去帮忙。”

说来也巧,今年圣诞和除夕分别是联赛的决赛和总决赛。蓝大一直实力很强,今年更是奔着夺冠杀出重围。喻文州陪黄少天练球的时候都能感到他体内源源不断燃烧的力量。

决心和专注力是黄少天两大优点,别看他平时叽叽喳喳,一旦进入竞技状态,周身气场锐如尖刀。

不管那一个,都让喻文州难以割舍。

圣诞学校不放假,但年轻人过节之心蠢蠢欲动,光是喻文州就收到了好几条告白的短信。他耐心一条条婉拒,转头看见黄少天对着手机皱眉。

“怎么了?”

“没事。”黄少天耸耸肩,把手机揣回兜里,“今天赢了比赛高兴,走走去吃点好的。”

他们和大半个篮球队的单身汉们一起在学校旁边的山西面馆过了个不伦不类的平安夜。晚上下了些小雨,霓虹灯的颜色流淌在空旷的沥青路面上。喻文州看着黄少天低头抱碗喝汤的头顶,凭生出一种尚未圆满,却眼下充实的安心感来。

一周走到头接着又是除夕,喻文州下午去晚会会场帮了会儿忙,招呼打完才往体育馆赶。场馆里已经人满为患,双方运动员热过身正在列队。黄少天看见他从通道外走进来,笑得志得意满。

他的确值得那个笑容——比赛精彩异常,蓝大毫无悬念地胜出,黄少天斩获MVP,校队拨款包了晚餐自助和KTV,等闹完结束,差不多也快到12点。

这几天降温,外面有点冷。黄少天喝得脸红扑扑的,脖子上围着一团浅棕色的羊绒围巾,脸埋进去软得像猫肚皮。喻文州和他并肩走到楼梯口,呼出的几团白气很快被寒风吹散了。

“学校那边晚会应该还没结束吧?”黄少天吸吸鼻子问。

“嗯,允许开到12点半,应该会跨年了。”喻文州说。

“哦……”黄少天看了他一眼,“没有小姑娘邀请你一起去吗?”

这句问得颇为八卦,喻文州好笑地看着他:“我不会跳舞。”

黄少天不置可否地转过头,今天城里也有许多人出来守夜,大大小小餐馆都还开着。隐约能听到隔壁酒吧的音乐声。他低头看看手机,一步一格地下台阶,走到最后一层转过头对着喻文州挥挥手:“过12点啦,新年快乐啊文州。”

叮叮当当的钟声和欢呼声响随之漫涨的潮水淹过,喻文州垂着头,注视着黄少天夜灯下依旧明亮的双眼。用呼吸把心跳慢慢按回胸口。

“新年快乐,少天。”

tbc

评论(52)
热度(1268)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