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单行道 7

快了快了……

============================ 

跨年之后又下了一场小雪,黄少天还没从比赛结束的间隙里喘过气,一脚又踏入考试季。

这是一年里学校灯火通明的两段之一,论坛上刷满千奇百怪的图书馆占座指南,宿舍楼特别开放不熄灯,彻夜明亮像都市白领办公楼。

诸如此类、这些那些的生活琐碎被南下的冷空气卷入人工湖,喻文州考完最后一门呼出一口白气,这个城市冬天已经有些冻人了,微小颗粒的冰渣在日光下漂浮晃动,藏在大衣兜里的手机震了两下。是郑轩问他要不要一起买票回家。

喻文州想了想,回复说好,你定了时间通知我。

他把手机和冻僵的手塞回去,往操场的方向走了几步,远远可以看见高立的铁栏网格间黄少天来去蹦跳的身影。

他手里没球,和喻文州一样踹在上衣口袋,脚底踩着半场腾挪跳跃。商学院的考试时间比他们略短,半个小时前就结束了。喻文州原本约他在医学院大楼一层间,毕竟楼里有暖气,被黄少天拒绝了,理由是他闻不惯消毒水洗过的肢体残骸味。

大概是上次留下了心理阴影——喻文州笑得弯下腰:“其实解剖实验室在另一栋楼。”

“甭管哪一栋吧,反正在我心里你们医学院都是通的,一边开口在蓝大,另一头直通寂静岭。”

“行,”喻文州说,“本学期最后一顿饭,你来定。”

黄少天早早就定了回家的票。他老家距离蓝大并不远,但家里年末诸事繁忙,前脚考完后脚就被夺命连环催。虽然嘴上烦得不行,看他收拾行李的速度也知道和家里关系也真的好。

“我家就比较不操心了。”喻文州窝在火锅袅袅白烟之后,“反正还有郑轩。”

好像不知不觉已经和黄少天把蓝大周边吃了个遍——这家是他们横向比较后评价最高的,人少菜齐座位舒服,吃饱往后一躺就能陷阱沙发,将肥肉变现。

期末更显人烟萧条,整家店就他们一桌。黄少天枕在靠垫之上摸摸肚子:“我家就是人多年前忙,等年后大家出去玩了能把你无聊死。”

可以想象。喻文州笑着点头。

“你们是不是离海边特别近啊?”黄少天眼睛亮亮地看着他,“要不我过完年找你们去玩吧。”

黄少天的城市到喻文州老家并没有直达车,年后车次更少,是个不切实际的计划。喻文州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

但黄少天永远是出人意料的那个,郑轩电话打到喻文州家里,他居然愣了一分钟才反应过来。

“怎么说来就来了?”

“别问我啊,他说跟你约好的,昨天打你电话没通就找我了。”郑轩说,“我跟他解释你下乡祭祖信号不好,今天应该能回来。他说他今天晚上的火车,明天下午到。”

喻文州揉揉额头,嗯了一声,又问郑轩:“少天住的地方定了吗?”

“啊?”郑轩也愣了,“不是住你家吗?”

“……”

“老大,大家都那么熟了没必要出去住酒店吧。我家的情况你是知道的,我看黄少他好像也没想着定……”

“我知道了。”喻文州挂了电话,难得地叹了口气。

郑轩家去年刚换了房,年前才装修完,这段时间陆陆续续地搬家,老房子里堆满了各种杂物。以他的话讲是“出来吃个饭都得花四十分钟从卧室翻到门口”。实在找不出理由委曲求全。

但这个城市里,除他之外没有可以理直气壮接待黄少天的人了。

喻文州当然无法理直气壮。

距离明天下午还有不到24小时,等待把时间的距离拉得沉闷冗长。喻文州从小被街坊邻里夸赞聪慧稳重,在这些难以消磨的分秒当中,居然也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办法。

如果能把关于黄少天的一切从非理性的毛线团里解出来,他也想必有比现在更好的选择。

第二天下午郑轩与他兵分两路去本地最好吃的店门口排队领号,接车大任交在喻文州手上。虽然一夜都没怎么睡好,但喻文州不知道从哪个阶段修炼出的精神补充技能——是历经大大小小的考试的五星满破礼装——毫无破绽。黄少天从上车开始给他发消息,一条条1m足长的语音排列整齐,到刚才终于打了四个字:我下车啦!后面跟了十个感叹号,充分描述了他压抑不住的兴奋之情。

他晚上坐夜车到上一个城市,然后才换了绿皮车慢慢晃到这里,理应比喻文州更疲惫。走出车站时却神采奕奕,年后三日的云雾被推散,老车站顶上冬日新阳第一束光漏了几缕在他头顶,明明灿灿。喻文州站在百米开外的广场,从车水马龙间一眼看到了他。

“文州!”黄少天左闪又跳地穿过人群冲过来,一把搂住喻文州,“新年好啊!”

“新年好,少天。”喻文州抬手接住他。黄少天穿着呢料大衣,手套嘭嘭拍在他胳膊上。他背了个普通的书包,看起来没带太多东西,喻文州端详了会儿脸,“好像没胖。”

“我才没那么容易胖呢。”黄少天笨拙地把围巾摘下来,“我们那儿比这边冷,还下雪了。硬座车厢居然没开暖气,害我都不敢脱外套,下车才觉得热。”

他一边说一边往外走,喻文州自然低抬手接他从身上摘下的零件:“饿死了,我们去哪儿吃?”

“郑轩已经去占地方了。”喻文州说,“我们骑个车就到。”

好像见到这个人才把之前被焦虑覆盖的情绪挖出来——半个寒假没见面了,说不想都是骗人的。心中的欢喜早就结了芽,从夹缝间偷偷冒出了脑袋。

郑轩收了短信提前点好菜,他们进门锅已经热好。三个人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热闹主要是黄少天的,他讲家里过的春节、母亲布的年夜饭、钻进他房间捣乱的熊孩子,从放假到来之前一切的林林总总。他说话总是那么生动,眉眼都在飞舞,手脚比划,让那些日常又平淡的琐碎变得生气勃勃。

黄少天准备在这边玩一个礼拜——他攻略都做好了,除了城市还有周边的几个景点,有些地方喻文州和郑轩都没去过,因为太近反而疏忽了心思。喻文州全程陪,郑轩家事忙,只能抽出三天,和他们一起去郊外。

小城市夜晚收得早,吃完饭出来路已经黑了。郑轩家在反方向,他骑了个小绵羊送他们到大路口,挥挥手慢悠悠地朝另一个方向开去。

喻文州家离这不远,用走的十分钟。天黑后的气温有所下降,黄少天用围巾把自己重新裹成一粒坚果:“唉,阿姨不知道讨不讨厌陌生人住家里啊?你看起来就像长着一张没带同学回去过的脸。”

喻文州笑笑:“郑轩我妈还是认识的。”

“但我打赌他没住过。”黄少天说。

喻文州不置可否。

“算了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伸手不打笑脸人这是我妈总结的生活真谛,她还让我背了一包土产孝敬,其余就是个人魅力的问题了……”

他一边走一边念念叨叨,喻文州忽然喊了一声:“少天。”

“嗯?”黄少天抬起头,看见对方站在刚刚亮起的路灯下,昏黄不清。

将诉未诉的话几乎破土而出,喻文州叹了口气,指着灯火明亮的方向:“我们走这边。”

tbc

评论(46)
热度(1220)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