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束缚术

短小小品文。

跟移山党抱团觉得阿黄真是可爱!疼他!特别想扣在笔筒里不给放走!【变态

于是就扣住发泄发泄……

本来想画图的,但最近图力不足,有谁来画个被笔筒扣住的阿黄啊【扛大喇叭。


目测晚上能更新丧尸……应该能,看天。

-------------------------------

黄少天醒来时发现世界变大了。

确切地说,是他变小了。

四周的一切都比他入睡前放大了不止十倍,天花板高如穹顶,地面远如深渊。他趴在桌子边上,都觉得有些晕乎乎。

掐了自己一下,不疼。哦,原来是没醒,还在做梦。

这真是个奇怪的梦,他茫然地想,怎么会梦见自己变小了呢?

他抬起手,身体比例并没有任何变化,但对比一下远处大如海船的自己的拖鞋,目测自己大概只有两三厘米长。

两三厘米是个什么概念?就是还不够铺满一个回车键。

如果真的变成这样打游戏,那估计他在键盘上跑起来得比夜雨声烦在屏幕里还累。

跳一下升龙斩,跳两下落凤斩,F2上打个滚儿,幻影无形剑跟不跟得上还是个问题。

就这么想着想着,黄少天觉得自己身体很重,他这才发现原来他不是躺在床上而是躺在了书桌上,腰上压了个庞然大物。他扭头仔细辨认——居然是自己的笔筒。

不锈钢的,好像忘了哪年生日粉丝送的了,上面刻满了术士的咒语和魔法图,漂亮是漂亮,就不知道为什么粉丝点名送到他手里,明明更适合队长嘛。

他记得自己曾经开玩笑拿着去问喻文州上面刻着的鬼画符一样的文字是什么意思。喻文州接过去看了看,说是束缚术。

“你别骗我啊。”黄少天当时不肯信,“念出来给我看看?一点都不灵。”

喻文州突然笑了一下,手拿着笔筒扣在黄少天的心口,人却凑到耳边说了句谁也都听不到的咒语。

感觉如同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指沿着脊背慢慢滑到耳后,喻文州还在他耳垂上亲了一下,黄少天心跳撞得笔筒里都快有回音。

喻文州没骗人,那咒文效用重且长,能绑住他一辈子。

 

现在它都跑进黄少天的梦里来了。黄少天有点郁闷,不知道自己是睡了个什么样的姿势才会梦见如此尴尬的场面,有点像被压在佛祖五指山下的悟空,动弹不得。

笔筒里面空空荡荡的,黄少天的脚尖踹到边缘,试图用自己比例尺般缩小的四肢把它推动。其实笔筒压在身上并不怎么疼,但被压着总是不舒服的。他扭动了两下,忽然身上压力加重了,还伴随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天而降:“少天,别动。”

他抬起头看见喻文州的脸,像海洋馆里放大玻璃背后的怪兽。

“队长!”黄少天呼哧带喘嗷嗷叫,“救命呀!”

喻文州的手轻轻盖在笔筒上面,指尖沿着桶身溜下来,轻柔地蹭了蹭黄少天的脸颊,被黄少天像抓住浮木一样死死抱住。

哎,变小真可怕,他居然连喻文州的一根手指都环不过来。

喻文州笑眯眯地:“少天,别乱动,我好不容易把你抓着,放开可就找不到了。”

???!!!

喻文州你怎么回事?!抓蚂蚱呢还用笔筒扣着我?!你#%*¥@&……

黄少天特别生气,对着喻文州的指尖就是狠狠一口。可惜他忘了这只是个梦,梦里的喻文州不会感到疼。

他把自己咬醒了。

 

房间里昏昏暗暗,只亮了一盏地灯,一切都各自归位恢复比例,黄少天眨了眨眼,居然还有点小不习惯。

喻文州从背后抱着他,脸埋在他的后颈项里似乎还没醒。他的手穿过黄少天的腋下横在胸前,两个人之间没有一丝缝隙,光裸的后背贴着前胸,黄少天能清晰感觉得到身后的温度,和海潮一样舒缓的呼吸。

怪不得做噩梦呢。黄少天拨弄了一下喻文州的手,把它挪到肚子上。宽大的双人床里这么挤着其实有点热,但他也不想动。

喻文州的手指在他腰上轻轻挠了一下。

黄少天差点跳起来:你大爷,有这么随便碰别人弱点的吗?!他恨恨拉过那只捣乱的手指,像梦里一样一口咬住。

现实里的喻文州会疼。但黄少天只感觉到湿热的风懒洋洋地吹在他的肩膀上。

“少天,别动。”

看看,罪魁祸首的嘴脸。

黄少天在他怀里扭了半个圈:“醒啦?”

喻文州闭着眼,嘴角却是翘的:“没有,还早,可以再睡一会儿。”

他的声音昏昏沉沉的,像是有魔力,黄少天跟着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哈欠。

“训练别迟到就行。”他扎回喻文州的怀里下巴放在他的锁骨上,安稳地闭上眼。

剑士也是有定身技能的。喻文州绑住了他,来而不往非礼也。

黄少天伸长手,扣在喻文州的背后。

这次应该不会再做噩梦了。



评论(16)
热度(742)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