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单行道 10

加速度~

------------------------------

开学后就是一阵兵荒马乱。

首先是学生会改选,叶修借口要准备实习找工作甩手不干了,王杰希被迫临危受命,做个暂职顶着,他也不客气,趁机就把喻文州正式拉进来了。

本以为说服他还得磨叽一晚,没想到喻文州侧头想想,很快就答应了。

“啧,”王杰希疑惑地打量他,“别被什么给附身了吧,老叶留我这一块护身符,据说祖传的,先借你压压惊?”

“我很正常。”喻文州笑着说,“主要是选修课轻松了,可以抽出部分时间。”

“看你去年油盐不进坚贞不屈的样,我还以为什么糖衣炮弹都动摇不了您坚韧的革命意志呢。”

“高抬了,学期末20学分加给我立刻卖身。”喻文州一本正经道。

第二件事是学校新建了一栋实验楼,就在之前喻文州他们住过的新校区。因为特地弄了一批新的教学器材,所以医学院和化院的有些实践课程被挪了过去,他们又过起了一周2-3次新老校区往返颠沛的生活。

“早知道不搬不就得了,来回折腾个什么劲儿啊?”方士谦趴在椅背上抱怨,他比喻文州大一届,为了方便调配车次学校把二三年级的课程时间安排到了一起,因此喻文州知道这个学长有脾气不好,还有点晕车。

不过这些加起来或许都没有黄少天的杳无音信来得重要。

似乎也不该用杳无音讯来形容——他们还在同一个校园里上课,宿舍隔着一栋楼。只是没了共同选修课、篮球队歇赛期、去了学生会、两地往返之后,喻文州松开了主动联系的线头,另一端石沉大海。

看看,这就是可大可小的世界,小时能一天遇到三次,大到甚至拉不进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黄少天如同从未出现一般迅速退出了喻文州的生活圈——或者说他什么也没做,只是没有再主动联系。

他们宿舍其他人尤其是郑轩偶尔还会想起来给他发个消息:老大怎么不找我们玩了啊!

喻文州给的回复通常都非常简短并具说服力:忙。

是真的忙,忙得每周有三天晚上要到学生会报道,帮王杰希处理叶修留下一大堆的后续工作,忙得每周往返两次新校区,大课拖延半个小时,到寝室都过了9点。

忙着给自己找一个可以不用找借口见黄少天的借口。

学生会里有个工作上直属的师姐,跟喻文州共事了一段时间后,送给他了一句“完全不像大二生”的评语。

“别生气,我这可是赞美。”师姐一边整理文案一边说,“你气质蛮特别的,好像给人一种没有什么做不到的感觉,明明是新手,看起来比那几个做了几年还靠谱。”

“有吗?”喻文州礼貌笑着。

“有啊,实际也比大多数人靠谱多了。”师姐拍拍他的肩膀,“前途无量啊师弟。”

师姐这句夸奖喻文州并不陌生,从小到大学校的老师、同学、邻居家的长辈评价他最多的莫过于“懂事”、“稳重”、“省心”之类溢美之词。

好像他比同龄人都来得老成三分,但喻文州本人并没有这种感觉。

他同样有喜怒,有弱点,也有不知所措和迷茫——一定要说不同的话,大概是他比起别人,面对这些的时候更坦然。

那些都是他的一部分,没有必要回避和视而不见。

但他还是回避了黄少天。

所以啊,无所不能什么的,都是错觉。喻文州看着窗外,三月末尾,迎春金色的花瓣落了一地,细软的枝条已经抽出新叶。

春日在这座城市里来去匆匆。

 

学校球场随着渐暖的日光也逐渐热起来。

学生会组织了一场春季投篮比赛,奖品颇丰。消息一出,全校上下会打点球的男生们都蠢蠢欲动起来,甚至包括一部分女生——每天各个小操场上的球框下都聚满了人,排着队练习投篮。

喻文州去打印室复印海报的时候偶然遇到出来跑腿买饭的郑轩,说寝室哥几个全出动了,正在篮筐下占位,球场烫手程度不亚于期末的图书馆,买饭都要派专人负责。

喻文州笑笑没说话,郑轩又看了看他:“你不参加吗?”

喻文州耸耸肩:“我倒是想……”

“唉,我还以为能近水楼台先得月。”郑轩说,“学生会也太清正廉明了,不过说起来黄少也好像没啥兴趣,他现在主要是被当做热门枪手拉着报名,班上有别的哥们儿找他出山拿奖品,赢了请吃饭。”

喻文州心里一跳,面上倒是看不出有什么:“他没参加?”

“说要专注球队,心无旁骛。”郑轩感慨,“他们球队都好几个参加的,要知道黄少报名了,我估计你们目前的参赛选手能缩水一半——都是自动退赛的。”

“那他还是不要报名的好。”喻文州笑着说。

“我们也在寝室里这么开玩笑呢。”郑轩叹了口气,“唉不聊了我先跑路,几个人嗷嗷待哺,再不回去要出凶案了。”

郑轩这一段话没有动摇喻文州,倒让他想起了些别的事。

的确是很久没有练球了——上次打还是和黄少天晚课前的加练,现在想来不过短短一学期,他的校园生活里居然细数起来都是与黄少天千丝万缕的联系。黄少天那边恐怕也不遑多让,说不定还更委屈。

好好地朋友,说告白就告白。

喻文州笑起来,说恶趣味也好,那天晚上说完,他就没有了一切负担。

现在既然被提醒了,倒不如晚上去练练手。

 

他们俩之前常去的那块场地,因为距离宿舍楼比较远,篮架也比较破败,所以反而人会稍微少一点。

晚饭时间是操场上近几天来唯一短暂清闲的时分,喻文州抱着球过去时窄小的旧球场上空无一人,因为日照渐长,路灯都没亮。昏蓝色的天色下盖章般印了一颗浅淡的月亮。倒还不至于看不见篮筐。他稍微热了热身,投了几个球都没进。

投篮是个需要靠练习来保持手感的技术活。喻文州也没在意,运了几下球再投,状态调整得很快,篮球擦着黑色框线碰地弹进框,落地时砸中了地面上凹凸不平的水泥裂缝,向反方向跳走。

预判撞到护网再弹回来的场景没有发生,球被人在半途拦截了。刚巧天光暗下去,华灯初上,白炽灯投照的半颗树影笼在黄少天身上,好像不久之前,他们初次交锋的那个晚上。

“少天。”喻文州收回了惊讶,黄少天单手插兜,另一只手揽着球,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看上去完全不是好久不见的模样。

算下来也不过月足,的确不是好久不见,竟然也足长如花开花落的一个时节。

黄少天颠了颠球:“练球都不发消息给我,说好的忙呢?”

tbc

评论(48)
热度(1251)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