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单行道 12

熬一章糖浆。

or不止一章……

=============================

“黄少你莫不是谈恋爱了吧?”

徐景熙捏着下巴高深莫测道。

黄少天收回手掌:“这也能看出来?”

“我们祖传绝活,传男不传女。”徐景熙拿了个空塑料盘假装羽扇忽悠了两下,“我爸说将来没饭吃了还能靠这个在白云寺底下立个摊儿,左边写徐家祖传,右边写铁口直断。”

黄少天举着自己的右手盯了半天没看出个所以然,喻文州打了饭在他旁边坐下:“聊什么呢?”

“老徐算命。”宋晓说,“刚刚给黄少看手相。”

“哦?”喻文州表情从容地接过刚刚被徐景熙摆弄的那只手,“我看看。”

这个人……黄少天一言不发抽回手:“你看什么看,你也学过看手相吗?”

“大致还是知道的。”喻文州笑笑,取过筷子。

“医科生也信这些啊。”宋晓意外地问,“我还以为你们都是科学信仰教呢。”

“医生也是普通人类,”喻文州说,“我们有个师兄,每次手术上台前都要做一套完整的仪式,说不做手术刀都拿不稳。”

“……长见识了。”徐景熙拱手。

“我从刚才就发现一个问题。”郑轩压力山大地叹了口气,“为什么你们都在讨论迷不迷信?重点难道不是刚刚景熙问黄少是不是谈恋爱了而黄少没有反驳吗?”

这下几个人的目光都落在黄少天的身上,宋晓嘴里的瓜都掉了:“黄少没想到你浓眉大眼的居然背叛革命啊,上个1111发的誓你都忘了吗!?”

“滚滚滚,谁跟你们发誓了。”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再说我也没承认吧。”

“不否认我们就当你承认了。哪个学院的?师姐还是师妹?最近没听说有新的系花校花诞生啊……不对黄少你这才开学没多久就脱团,难道是寒假期间?我压一个外校。”

“黄少寒假不是找喻总和老郑玩去了?”宋晓看了看他们俩,“有线索没?”

郑轩摇头:“我们三个出去,别说艳遇了,连同车问路的女孩都没几个。”

绯闻中心另一位被八卦对象神情淡定,笑而不语地在七嘴八舌的聊天声中扒拉着那几盘青椒肉丝只给青椒和糖醋排骨只有糖醋的午饭。

重新回到黄少天的生活圈并不是什么突兀的难事——投篮大赛结束后他开始出现在商学院附近的三食堂,对此另外三位兄弟的感想是:大忙人终于忙完了。

男生并没有那么多敏感细微的末梢神经来触碰周遭变化的空气。这的确叫黄少天松了一口气,放下准备良久的欲盖弥彰。

不过要硬说喻文州忙完了也不太确切,医学院的课表和商学院从时间到密度上有明显的差别,过来也得走上一段路,所以都是黄少天下课先去食堂,差不多吃完才等到喻文州姗姗来迟。

黄少天也提出过要不去离医学院比较近的那间食堂吃饭,喻文州笑着回绝了,还补了一句:“走走路也好,散味儿。”

“什么味儿?”黄少天问。

喻文州也没回答,就这么笑着看着他,看到黄少天头皮发麻举起双手:“停停停打住打住,我知道了我就不该问你的你不要回答我我不知道不想知道答案不听不听不听……”

唉,是真的可爱。喻文州觉得恐怕要念上三百遍大悲咒,才压的住对黄少天蓬勃丛生的喜欢。

另外几个人闹完回宿舍了,黄少天找了个借口留着一个人陪喻文州吃完午饭。

“少天下午还有课吗?”

“最后一堂有个马政。”黄少天靠在椅背上,脚尖一翘一翘,“不过没什么上的必要性。你们呢?”

“我下午要去新校区上实验课。”喻文州说,“回来估计晚饭都过了。”

“新校区啊……”黄少天想了想,“我都没去过呢。”

这就是一句很明显的暗示了。喻文州笑起来,放下碗:“如果没有别的事,要不要跟我去看看?”

黄少天勉为其难地皱着眉:“过去得坐大巴吧,我听说你们还跟别的年级挤一辆车?有地方坐吗?”

他椅子翘起,随着脚尖动作一晃一晃。地面瓷砖反射晶莹细碎又明亮的光打在他垂下的指尖。食堂过了高峰期,只剩下三三两两还没吃完的学生和收拾的大妈。喻文州侧过身,顺从心意地把那只手捏回了掌心。

这次黄少天看了他一眼,倒是没有躲。

“没有就,”喻文州慢吞吞地念,“以权谋私吧。”

黄少天目光灼灼地看着他,仿佛要烫出个所以然的理由,最后几不可闻地哼了声:“话可是你在说的。”

巨大的树影透过窗,倒在他们身后。

 

校车不但有地方,还特别空旷。

今天三年级有活动,临时改了课。有个师兄模样的人特地跑到校车门前跟司机师傅交代了一句,让他别白等人了,耽误其他同学上课。

喻文州和黄少天到得不算早,但车上才稀稀落落坐着十几个人,这样选择空间就很大了——他们挑了倒数第二排的位置,和前面隔了几个排。走过去的时候有喻文州的同学和他招呼,也有不少认识黄少天的,但大概刚过中午,很快大家就都靠在车窗上昏昏欲睡。

车到时间准点发动,缓缓开出校门,黄少天贴在窗框上张望了一会儿,转过头压低声音对喻文州说:“你觉不觉得,这个特别想我们去爬山那次……”

“嗯?”喻文州凑过来听他说话。

车身摇晃,喻文州的气息捎着问号若有似无地擦过他的神经。靠——黄少天咬咬下唇,像只鼬鼠一样从椅背的水平线下探出去,左右看了一圈,又缩回下面。

“少天,你这是……”喻文州话没问完,感到脸上一湿——黄少天疾风骤雨地从他那儿偷了个吻。

……亲在了鼻尖上。

不应该是这样的,后排太颠簸了,怎么都校不准。黄少天试了几次都像同极的磁铁般堪堪和喻文州的嘴错过,还有下结结实实啃上了他的下巴,印了一对儿清晰的牙印。

“算了算了。”黄少天放弃,“好不容易逮到机会……你别笑!”

“我没笑。”喻文州眯了眯眼,“你可以理解为高兴。”

“哪儿有人被咬了还高兴的。”黄少天嘟囔,忍不住在他下巴上揉了揉。

大巴车突然缓缓停下。

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喻文州已经用手指勾着他的后颈,额头抵过,气息靠近:“红灯了。”

机会正好。

 

哪怕是很多年之后,黄少天也能清晰记得这个午后。在城市拥挤纷乱的交通庇佑之下和喻文州窝在大巴车的后排接吻。

是他们共同拥有的镶金记忆,珍贵的无所事事与亲密的无聊。

tbc

评论(88)
热度(1524)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