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单行道 14

天气越热说明暑假也就不远了。

热旋卷着蝉鸣在校园四处冲撞,好歹新校舍装了空调,几乎二十四小时运转,然而还是抵挡不住楼间室外的热意,下楼拿个快递都能出身汗。

篮球队训练场在球馆,条件也比较好。都是傍晚训练,黄少天还能勉强忍受,平时上课就很折磨了,用郑轩的话说,根本不想踏出空调结界一步。

“我们算好的了。”郑轩分掉刚从小卖部偷渡回来的冰棍,一边拆包装一边说,“喻总他们宿舍老一点,只有电风扇。”

只有电风扇是个什么效果,宿舍其他人不清楚,黄少天比谁都清楚。

周四下午第一节,难得医学院和商学院都没课,敲开喻文州宿舍房门的时候发现居然只有他一个人。

“其他人呢?”黄少天问。

喻文州把他拉进门:“去图书馆了。”

“这么刻苦?”

“不全是。”喻文州指了指房顶,“热。”

电风扇的存在感仅仅聊胜于无,黄少天一路从宿舍踩着树荫溜到学三,额发还是湿透了。喻文州起身扯了张湿巾给他,未经冷却的热风鼓鼓吹起他的衬衫。

他好像不是偏热的体质,前几天学生会组织户外活动,楚云秀和苏沐橙站在伞下脸都热红了,喻文州忙里忙外,除了出了点汗,看起来还是游刃有余的模样,脸色反而显得更白了。

他自己说是累的,反正黄少天看不出来,别人恐怕更无法察觉。

现在也是,黄少天身上还带着室外的余温,汗珠一滴滴从额角流下来。反观喻文州,只能看出一点细汗,袖口挽着,领口打开了点所以风能灌进去,嗯腰身挺瘦……

“少天?”

“嗯?”黄少天抬起头,喻文州好笑地望着他。

“热吗,要不要换个地方。”

黄少天收回心猿意马的眼神:“不用了,出门反正又要出汗,而且……”

而且的确也没有个保险的去处,让他们可以毫无顾忌地独处。

图书馆离医学院的教室比较近,喻文州那几个室友大概等快上课直接过去,到第二节大课之前都是私人时间。

自由来之不易。

医学院学生的宿舍看着是要比其他人干净一点,喻文州已经很不错了,摊开的课本上放了支笔,盖住半个笔记本。电脑合上放在一旁,散落得随意却不凌乱。他对面桌是张新杰,看着基本像未入住的酒店客房。

黄少天记得哪本书上写过房间配置习惯多少能体现出一个人的个性,虽然只有一方书桌衣柜大小的天地,喻文州在这块整洁的区域也的确平整出了令人一看就是他的独特气质。

过了周末就是七月,七月就要开始考试了。黄少天翻了翻喻文州的课表:“我每次都特别想问,你们一学期要考几门?”

喻文州拉了一张椅子,靠着他坐下:“比上学期少几门。”

“嗯?”黄少天愣了愣,随即想起来是选修——喻文州大一和大二上半学期把选修课分都修完了,还顺带搭了黄少天一程。

黄少天现在回想一下颇有些后悔,怎么没拉着他拖几个学期节约借口。

商学院的核心课程集中在大二和大三上半学期,到大三后半就该开始准备各种国家考试和论文实习了,医学院的区间比他们长些——黄少天突然想到,五年基础的学制,喻文州应该比他晚毕业的。

原本的五年和七年学制,改革后变成了5和5+3,以黄少天对喻文州的了解,读完八年对他而言简直是必然结果。

喻文州看他眼睛骨碌碌转了一会儿,露出狡黠的笑容,不得不叹口气,抬手去拉他。

像猫科动物一样毛茸茸的小动作,难以预测的突发奇想,蓬勃地在喻文州心里浇出一颗盘根错节的参天树。

他并不想过于抑制自己对于黄少天的欲望,说到底人是他的,名正言顺。

风扇呼呼地略过头顶,为了有效防止日光热量进入房间,喻文州宿舍的门窗关着,窗帘拉平,浮尘在朦胧的暗室中暧昧不清。

黄少天头不轻不重地嗑在喻文州摊开的书本上,发梢和纸张摩擦出细碎的沙沙声。喻文州同他唇齿相贴,手握在腰间——他现在这个姿势不太舒服,原本是倒坐在喻文州椅子上,被拉过去亲的同时下意识后仰,整个上半身飘摇不定,支点只有头下的书桌和腰上喻文州收紧的手臂。但喻文州亲着亲着手掌滑过皮肤贴住了脊柱,黄少天力气流失,只好跌进他怀里。

出汗蒸发了皮肤表面的温度,衬得喻文州掌心火热,黄少天被他烫了一下,突然想起了另一件事。

他推了推喻文州,退开半公分:“你暑假怎么打算?”

“嗯?”喻文州蹭蹭他的额头,医学院考试周比较长,去年他考完最后一门,郑轩都已经打包收拾好东西买好票了,“你怎么打算?”

他轻笑着反问黄少天,靠,就不能给这种人可乘之机,黄少天搓了搓被他笑麻的腰,干脆反手挂在喻文州身上:“我家那边好玩的虽然也挺多,不过太热啦。要不往北去个深山老林,或者干脆扎到海边度假,吹吹海风,顺便过个生日什么的……”

说到生日还有点不甘心,谁料到他和喻文州生日卡了正好半年,一个寒假一个暑假,找个借口都要计划半天。去年年过得晚,他去喻文州那边玩的时候都已经二月下半旬了,回来听郑轩不经意提起才知道喻文州过生日,那时还没想通要不要在一起,心里却先被堵了一大块。

懊悔之石很难从记忆根除,他摩拳擦掌打算把两份生日一起补回来。

喻文州在这方面丝毫不像管大事的,施施然表态你说什么都好。

他们在宿舍里计划周详,黄少天脑海里的预存方案早已划分好,喻文州居然从中一把挑中了他偏好的最优。

心有灵犀的感觉好到支撑完整个考试周,可惜结果出乎意料。

他们没能成行——黄少天整岁的生日,家里大动干戈,把亲戚朋友全请来庆贺,他也只能身不由己地听家里的安排。

“我票都买好了。”他愤愤在电话里和喻文州抱怨,“不就过个生日……”

喻文州也未尝不觉得遗憾,但黄少天抱怨里亲密的成分太过明显,倒变成了安慰。

“没关系。”他靠在车站外,火车高速通过的风掀起发梢和衣角,“我们还会有很多个夏天。”

tbc

评论(46)
热度(1033)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