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单行道 15

远的地方没去成,近的地方倒是跑了一趟。

喻文州这个人计划能力和心理素质都不是一般的强,黄少天跟他每天短信隔三差五视频,居然没发现一丝端倪。

之前的行程打了水漂,黄少天虽然不爽了好一阵,倒也没太消沉,隔夜就精神奕奕地同男友讨论起家里的饮食。

黄少天家里大一些,人多,和喻文州家是不同风格的热闹温馨,总有亲戚朋友来串门吃饭,小孩子们都爱找他玩,有时举着举着手机在家里转一圈,后面就能跟上一串。他倒是大大方方的,聊天被打断就干脆介绍起家里人:“这是大姑、三姨、二叔公、我侄女……啊还有我表弟,靠小肥仔你是不是又长肉了?!”

还在读小学的表弟乐呵呵地跳进躺在沙发上的黄少天怀里:“谁啊谁啊?我未来表嫂哇?”

“你们这些小孩真现在都学什么乱七八糟的。”黄少天食指在他额头上敲敲,“我大学同学。”

当然心里不是这么讲的,心里的小人说虽然性别不是表嫂,地位倒没差多少。

他把小胖子扔到沙发另一头,抬腿从沙发背上翻下去,冲厨房里的父母喊:“我出去溜一圈!”

“顺便带瓶醋回来。”黄妈妈一边热火朝天地炒菜一边交代。

黄少天的父母喻文州放假第一天就见过了,听儿子说是寒假接待他去玩的同学,在视频里颇为热情地打了招呼,亲妈晚饭时还念念不忘:“你同学那么靓仔,一定很多人追吧?”

黄少天一口炒饭差点呛进鼻子里:“喂喂,讲道理我比他靓好不好。”

黄妈戚了一声,笑眯眯地说看你都看了快二十年,早就审美疲劳了。

一个两个三个都胳膊肘向外拐,黄少天切挂了视频,又打语音过去,喻文州很快接通了:“去海边?”

“没有,”黄少天说,“四处转转。”

黄少天家离海边不算太远,骑车20分钟能到。晴天站在地势高的地方能远远看见一条闪亮的银线。视频里看得不太清楚,他就拍张照片发过去,仔细想想并没有那么多非聊不可的话题,但黄少天不由自主地想同他分享自己的生活,家附近新建的期房、小区旁古旧的祠堂、分岔路端比父母年纪都大的老榕树、小表弟才考12分的语文试卷……喻文州听的时间居多,哪怕都是无聊话,他也从未打断过黄少天。

很久之后他随黄少天回过一次老家,一路稳稳前行,黄少天惊说你真是第一次来吗?怎么连弯都没拐错?喻文州笑笑,是你讲过的每件事我都记得而已。

而现在,黄少天走到便利店给老妈买了醋,吧啦吧啦地形容了一下过程,又突然不讲话了。

呼吸声依旧清晰可闻,喻文州在电波另一头捉到端倪:“少天?”

“你可不许嫌弃我烦啊。”黄少天清了清嗓,“其实我平时不这样……我是说,就算讲话也不会这么无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怎么会无聊。”喻文州的声音在耳机里,既进亦远,“我还没说谢谢呢。”

“谢什么。”黄少天的耳根有些烧。

“谢你不远万里邀请我加入你的生活。”喻文州说。

他的呼吸声很轻,可还是被清晰地收入话筒。

“我啊……”黄少天停在半山腰,银丝一般的海岸线在视线的彼端,“我肯定是想你了,喻文州。”

他从没有觉得暑假如此漫长过。

一个学期未见到的熟悉家人、老家的亲戚朋友和波光粼粼的海,明明都是他在学校分外想念的,此刻却如海风呼啸过的的崖洞,热闹之后什么都没留下。

黄少天偶尔会想起半年前,打着伞在火车站送他的喻文州,彼时此刻,他从未想象过有人会在自己生命中留下如此浓重的痕迹。

喻文州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

“有些事我本来没那么早打算说,但我怕你明天就买车票过来了。”他的叹息混合着无可奈何的笑意,“我刚刚发了条短信给你,记得查收。”

 

喻文州发过来的是两条订票信息,目的地在周边一个小有名气的旅游岛屿,近三天的行程。

回程卡着返校时间,估计是算好的,方便收拾行李,而且同家里也好交代——早返校三天也没有人会怀疑。

黄少天看到这条消息半天说不出话,一个电话直接拨过去:“靠,你瞒了我多久?”

这个地方是他最初规划过的备选,只是太近性价比也不高,也是第一批pass掉的目的地。

“聊胜于无吧。”喻文州说,“去哪里不是目的,目的是和你一起。”

他这一个暑假过的和黄少天不太一样,除了在家里学习,就是去家附近的一间诊所帮忙。

“权当短期实习了。”喻文州之前在电话里告诉黄少天,“还有点奖金,虽然不多。”

诊所是喻文州父亲的朋友开的,社区型小医疗站,平时最多治个头疼脑热,来的人大多数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和突然发烧的小孩。

虽然是小诊所,忙起来也团团转,喻文州每天帮忙量血压测体温打吊针做常规检查,亏得他脾气好耐性足,被使唤来使唤去,重复问各种问题也不见急躁。实习结束前听说他要走,还有几个奶奶粉舍不得。

诊所所长还加了两百的实习工资付他,不过这点钱算下来,也就够他和黄少天的往返车票,住宿得另掏。

“虽然不多,毕竟是第一笔工资入账。”喻文州笑着说,“多的两百分给我父母了,剩下属于你。”

我也属于你。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不提前告诉他这件事的决定是对的,现在不过早说了几天,他就已经每天苦苦数着日子迫不及待了。

朋友打球也叫不动,做事兴趣不高,倒是把回校的箱子早早扯出来塞满,每天想起来倒腾一会儿。

妈妈被他烦的不行,往外轰人:“走走走快点回学校,野得你下个寒假有本事别回来。”

“我哪敢。”黄少天敷衍着亲妈,“我就是有点事没做完,这次早点回去,我知道你最担心我啦……”

掰着日子好不容易数到临行的前一天,黄少天像小学生春游一样整夜都没怎么睡好,一大早拎着箱子自己跑去车站,也不要人送。

喻文州家方向距离海岛更近一点,黄少天比他长三个小时,但车次对不上,两人只好放弃车站见面,直接约去酒店。

喻文州到的时候给他发了条定位,没过一会儿又发来房间号:0208,现在人没那么多,可以提前入住了。

黄少天下火车直接拦了辆出租去酒店,夏日正盛,海岛上阔叶热带植物遮蔽了一半的天空,间错漏下零星的日光,古老又狭窄的街道上海风轻穿过,反而凉得舒适。

酒店在靠近山顶的巷口,是个繁华路段,两边各种小店琳琅满目,还有很多食铺,据说通宵经营。

他下车付了钱,拖着行李箱穿过大堂上电梯,直接奔2层。

0208号房间在电梯斜对面,酒店装修得颇有特色,墙上镶嵌了小花盆,兰草垂在门沿之上。

黄少天敲了敲门。

房内安安静静的,听不清动静,不知道是隔音效果太好还是喻文州动作太清又或者他没听到——胡思乱想之际,黄少天眼前一亮,接着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了进去。

他还没看清喻文州的脸,夹着一整个夏天和思念的吻已经如浪潮般兜头将他淹没。

tbc

评论(39)
热度(1031)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