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双生 16

复建!

说更就更,不做驴子!x

我把双生也放合集吧……这样大家比较好翻前文【你也知道容易忘啊= =

====================================

“来了。”魏琛头一点,“先坐。”

“我们正在聊你的体检报告。”方世镜从抽屉里拿出一份密封的材料,看了一眼黄少天,“你不介意……”

“不要紧。”喻文州拉开椅子,“少天应该也有知情权。”

黄少天从鼻子里哼了一个音,没有表态。

方世镜示意喻文州自己拆开材料:“我和魏琛收到景熙的详细分析报告,袋子里的是原始数据,我们还没看。你可以先看一下检查结果,再对比分析报告。”

档案里的材料和普通体检报告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一条条项目后面跟着让人一头雾水的英文数值结果。黄少天探头看了一眼,咋舌:“你那天到底检查了多久?”

“还好。”喻文州低头翻着资料,“是比常规体检多出一些项目,尚在接受范围内。毕竟难得有这样彻底健康检查的机会。”

他大大方方把资料摆在黄少天的视线里,黄少天一眼扫过底部生殖检查几个字样,迅速抬头,假装没看见。

不知道怎么又想起那天晚上后巷发生的事,耳根和脸颊莫名点燃,而喻文州已经合上报告,放在手边。

“看完了?”方世镜问,“有什么感想。”

“有一件事,”喻文州说,“那天检查的新机器里有微弱的魔法流动。我问过景熙,他说是研究中心那边制作的,我猜想应该是至少具备可战斗水平的研究员存在。”

魏琛点头:“这点我也知道,已经暗中打听了。”

能够感知到空间和触手的人类有好几种,普通如徐景熙和郑轩,能看到但并不能处理,经过系统训练可以借助工具做一些后备支援——这个数量是最庞大的;中间层是有一定先天或后天的魔法能力,可以参与战斗的;最后就是喻文州和黄少天。

具备战斗水平的人数量本身已经不多,官职加上民间组织算下来也不过两只手数得下。喻文州和黄少天对外数据归在这层,只有蓝雨的人知道他们真实“身份”。

“我猜他们即便拿到我的体检报告,发现异常的部分,也不能确认索克萨尔的身份,更无法联想到灵魂双生这一步。”喻文州点了点卷宗,“魏队手里那份报告应该是我两个灵魂切换后系统反馈的不同吧?如果我猜想的没错,他们的系统里隐藏的魔法汇率是根据枝——触手的战斗经验和行动轨迹以及一些受害者研究后制作的,最大的可能性是对身体里的魔法元素做出反应,但无法精密到具体分析——当然如果他们获得了我和少天的真实情况,很可能就不同了。”

方世镜叹了一口气:“我现在特别想谢谢少天——幸好你是我们这边的。”他示意魏琛把分析报告拿出来,“你说的很对,景熙给我的检查分析报告,你本身检查结果是普通接触者,但切换成索克萨尔之后同样的魔法轨迹中能量增强了近十倍。”

他点了点报告上的照片——那不知是用什么样的设备拍出来的,人黑糊糊模糊成一片,却有数道蓝色的细线清晰而明显,沿着四肢驱赶的脉络,婉转拧成。

索克萨尔的检验结果强烈得有些模糊,反倒是喻文州自己的清晰,黄少天低头看了看:“这个怎么有点像……”

“像树枝的走向?”喻文州点头,“索克萨尔讲过,枝的脉络和魔法本身是一脉相承的,这也是它们难搞的原因。”

“按照你的推断,研究所有具备一定能力的人,他们做出这台检查仪之前,自己没有测试过吗?如果测试过,老大你找人代替不是很容易暴露?”

魏琛吐了口烟:“用得着你小子说?我早就想到了。替文州的是我们自己人,就算查出什么也只是最基本那档……”

喻文州沉思片刻:“那名同事的体检报告,魏队你有备份吗?”

魏琛和方世镜对看一眼,后者笑笑:“就知道瞒不过你。”他从抽屉里又拿出一份分析资料摊在桌子上。

如果说刚才喻文州的魔法脉络相对索克萨尔的形态细如枝叶,这位的则可以用叶脉的粗细来形容,反应的亮度也低了许多,有些部分还要断不断的。

唯一一点不同的是,他心口有一颗明亮的魔法光点,看起来像一颗种子。

“我们没有足够的样本来进一步验证是否普通接触者和你们的区别是一致的,如果要进行比对,后续必定要安排多几个人体检,但至少这两份报告上能看出来不同。”方世镜说,“我们也是比对了结果之后,决定让景熙把资料掉包的。”

他看着喻文州和黄少天:“我知道你们对这一切还有系统的运作方式抱有很大的疑问困惑,但现阶段的蓝雨而言,保护你们的身份秘密是我们唯一能够做到并且优先的选择。”

“我明白。”喻文州点头,“不然我也不会和少天接触,答应调到蓝雨了。”

“行。”魏琛把烟头按进烟灰缸,“既然你已经是蓝雨的人了,大家以后说话也不必藏着掖着。这里的情况老方和少天应该给你介绍过,还有一些细节问题员工福利乱七八糟的你可以问郑轩。任务必须随叫随到,但平时可以不用坐班,薪金水准以局里发文标准来计算。现阶段的任务你和少天搭档——一方面是让他带你熟悉,另一方面你们还有那两个麻烦精之间还有许多问题没解决,我看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的魔法也不是同源,应该能做一些配合。这几天没事的话就来训练室多练习几次,有情况我和老方会再通知。”

 

黄少天回到酒吧正是午夜狂欢的顶点,郑轩趴在他耳边用喊的:“你们谈完了?!情况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黄少天吼回去,“人已经定了,走一步是一步吧。”

他的表情还是有些不爽,看不出是闹别扭还是有缘故,以郑轩这几日对付他的经验,可乐加冰是最好的安慰剂。

他正打算把饮料端过去,斜插来一只手按在黄少天桌面前。

“你就喝这个?”

黄少天转过头——是他下楼之前那个顶班乐队的贝斯手。

年轻人近看脸上挂着浓油重彩的舞台妆,在这个灯光昏暗的吵杂环境倒也不是特别格格不入,只是在黄少天看来他的烟熏妆涂得有些熊猫眼。

“什么?!”他假装没听清地吼回去。

“刚才我就注意你了。”贝斯手又往他身边靠近了一步,他个子和黄少天差不多,身体却瘦得厉害,右臂上纹着一串黑色的叫不出名的花,“来酒吧喝可乐多没劲啊。”

“哦?”黄少天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那喝什么有劲?”

贝斯手不知道从哪儿拎出一瓶打开的啤酒:“那要看你喜欢哪样的了。这样吧,你把你的名字告诉我,我请你?”

“听起来还挺划算。”黄少天似笑非笑地说。

“那当然,我……”他换了个大概自以为无敌风流的姿势靠在吧台上,凑过去想跟黄少天说什么,黄少天却突然后退半步——不是他故意的,是喻文州把他拉开。

“不好意思,他不喝酒。”

贝斯手眼睛一亮:“他不行?那你也可以。”

喻文州一只手揽着黄少天:“你不介意吗?”

贝斯手笑得花枝乱颤:“我求之不得呢~”

黄少天假装侧过头,凑到喻文州耳边咬牙切齿地压着声音:“你在干嘛?”

喻文州换了个姿势,从贝斯手的方向看,像是把黄少天搂紧了怀里。

他的嘴唇贴着黄少天的耳根:“我以为,少天已经看出来他的问题了。”

他们对视一眼,目光共同落在贝斯手的纹身之上。


TBC

评论(25)
热度(730)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