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单行道 17(END)

over!不容易,比计划长三倍有余,大家追文辛苦啦~

这段时间忙,我抽空先搞个短的,接下来目测复建双生。

------------------------------------------------------------------

17

大四那年黄少天找到了一家不错的实习。

他在校成绩不错,又招老师喜欢,论文导师通过某个师兄帮他介绍到了行业某知名企业,虽然打杂,但近距离接触核心办公区的工作氛围,耳濡目染还是会有不少收获。

公司离学校有一段距离,黄少天每天至少要坐2小时左右的车往返,早上不到6点就出门,晚上就算不加班回到学校也近9点。

他忙得脚不沾地,对比起来喻文州反倒成了闲人——辞掉了学生会的工作,大四医学院课程集中于临床,每周还有见习,就在校附属医院。虽然还是几乎满课,但步行距离的朝九晚五对时不时还得加班的黄少天而言绝对属于奢侈的幸福。

“也要不了几年,”黄少天啃着夜宵鸡腿,“你加班问题肯定会比我更严重,走着瞧。”

喻文州笑吟吟看着他狼吞虎咽。

晚上从车站接黄少天回宿舍这一段算是他们工作日可怜且仅有的见面机会,若能赶上不加班,两人会在学校附近找个点吃夜宵聊会儿,碰到绝大多数加班的时候,黄少天累得三魂飞了七魄,喻文州送人到宿舍楼下,话都多说不了几句。

商学院附近的三食堂他也很少去了,除了学生会某顿散伙饭,喻文州在人群拥簇间看着透窗斑驳的光影,都能清晰地记忆起之前黄少天坐在手边说笑聊天的片段——偶尔他还会趁人不备在桌子下勾住喻文州的手,或者挠他的掌心。被喻文州反捕捉后,虽然面色从容,耳根却会热起一小片只有喻文州看的到的、心照不宣的红。

这座校区里连刮过的风和透光的绿叶都有黄少天的影子,记忆如同黄金一般压得喻文州心沉甸甸。人性共通由奢入俭难的病,他在更久之前刚喜欢上黄少天时也不乏见不上甚至话也没讲过的日子,如今变得如此难以忍受。

这种辗转的感触在下午阵雨降临时被推到了顶峰。

雨是由西往东下过去,等黄少天公司窗外被雨水浸湿的时候已经过了下午六点。

办公室里人来人往,丝毫没有下班的氛围。黄少天帮人接了几个电话,又跑去复印好文件,回到工位前负责带他的前辈刚灌下一杯咖啡,伸了个筋骨挫响的懒腰:“唉,你带伞了吗?”

“啊?”黄少天不明所以,对方笔杆指指窗外,他才发现下雨了。

雨量还挺大,夏天日照长,原本到6点还明亮的天空今天却乌云压阵,昏暗地涂上浓重的灰蓝色。

这一整个街区都是金融中心,栉比的高楼间透窗的冷暖光被雨水融化在玻璃墙体之上。黄少天出神地看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前辈对这个实习生还颇为欣赏,他看看表:“今天估计不会加太晚,你们学校在西边吧?我家也在同一个方向,等会儿雨没停的话我送你一程。”

黄少天刚要谢过对方的好意,低头看见手机亮起一条消息:下班了吗?

-没呢。

他迅速给喻文州回过去。

-还要多久?

-差不多一个小时吧。

等了两分钟,喻文州的回复才发过来。

-不用着急,我在楼下星巴克等你。

?!

黄少天心脏咚地跳起来,在胸腔四处狂奔顶撞,他捏着手机把那句话反复看了几遍。

他怎么来了?他怎么来了?他怎么来了?!?!

惊诧过境后是拍岸的狂喜,黄少天深吸一口气笑笑:“谢谢李哥,不用麻烦了,我朋友过来接我。”

之后的一小时大概是黄少天实习以来效率最高的加班时间,打完卡冲到楼下时雨已经差不多停了。隔着一条马路,能看见喻文州就坐在街对面咖啡店的玻璃窗边,在车水马龙湿润的光晕之外,被温暖的色调笼罩。

那天晚上他们没有回学校,喻文州在附近酒店定了房间,陪黄少天一晚。

顾及到第二天还要上班没做太多次,但喻文州插得很深,磨得黄少天腿软,摸都没怎么摸就射了。

明明每天还是能见到面,但就像营养不足一般控制不住,从胸腔生出饥饿的幻觉。

医生处方的精神补剂效果不是盖的。喻文州第二天走得早,黄少天半梦半醒间被托着脑袋亲了一圈,满血复活后神采奕奕了一整天。

两人心照不宣地把这项活动演化成了日常行为。

一般都是周末——周五晚上喻文州放学后坐车过来找他,如果黄少天不加班就直接酒店见,随时间安排住个一天或两天。

毕竟他还有论文要写,不得不回学校的时候就和喻文州一起坐车慢慢晃回去,不管积攒了多少压力,只要能转头看见喻文州的脸,情绪就会被风吹抚成柔软的草原。

 

实习近尾声的时候黄少天在校外租了一套房子。距离学校不太远,是个环境安静的新小区。他这一年实习工资虽然不多,但作为房租打底还足够用。公司老板挺看好他,本来打算直接给offer,黄少天想了想最后拒绝了。

“带我的那人介绍了家新公司给我。”他和喻文州解释,“我看了一下资料,刚起步两年,但势头很好,而且老板之一也是我们师兄,系里打听到挺靠谱的一个人,公司地址离咱们学校也比较近。”

“关键在于主要经营理念和方向我比较感兴趣,而且能施展的空间也大,将来做好了时间支配上自由度和选择度也高了。”

喻文州对于黄少天专业的内容并不十分了解,但他还是很认真地看了他拿过来的合同:“我相信少天的选择。”

房子的事黄少天忍到毕业典礼结束后才告诉喻文州,房东给了两套钥匙,他把其中一套和地址一起塞过去:“我这两天要忙入职,时间不够,你帮我搬一下,还缺什么等发工资了一起去买。”

他们新家是个很宽敞的一居室,空荡荡的精装房啥也没有,只胜在新。地段距离喻文州实习医院也不比学校过去远,两相对比看得出黄少天的用心。

郑轩和徐景熙他们帮忙把黄少天宿舍的东西打包,一起送过去。喻文州还没毕业,需要填外宿申请,一时半会儿下不来。他宿舍里也没什么大件,干脆一边等批复一边慢慢挪。这一年两人没故意表现但也没遮掩,身边人大多知道怎么回事,郑轩感慨万千:“作为家属看到你们俩今天这样修成正果,心里一颗大石总算落地了。”

至于他具体算哪边的亲属,郑轩自己也懒得搞清。

在搬出去住这件事上喻文州完全放任了黄少天,虽然学校允许外宿,但宿舍床位还保留着,喻文州却陪着黄少天在新家睡了半个多月地铺。发薪日的那个周末两人穿了半个城去家居店,挑挑选选买了一大堆,买回来的东西几乎把客厅堆满。

床柜等大件周日下午才送到,黄少天东西没整理完就迫不及待地跑去试睡感,喻文州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等黄少天打完滚,把他压在乱糟糟的新枕被间亲吻。

一次性全套试验结果相当满意,喻文州把黄少天搂在怀里。客厅乱糟糟就由它去,反正他还有大半月的暑假,多的是时间慢慢收拾。

他们的家在逐渐有了形状,后来又陆陆续续添了锅碗瓢盆花花草草,卧室有个朝南的大飘窗,喻文州买了几个软垫和毯子,周末无所事事时就和黄少天窝在那里晒太阳看书打发时间。

“先定一个小目标,”黄少天豪言万丈,“把你剩下几年学费攒出来。”

喻文州摸着怀里被晒暖的脸:“谢老板赏赐,还不起怎么办?”

黄少天舔舔嘴:“用身体抵押也不是不可以——我早就想试试包养的感觉了。”

喻文州笑起来,低头亲他。

“……别打岔,”黄少天躲了躲,“这才是第一阶段目标,我还打算等你毕业后先攒出一辆车——二手的也行,上班方便。咱俩都工作几年后差不多也能买房付首付了……”

喻文州听他絮絮叨叨地计划,蓬发的字句如棉絮把胸口慢慢填满。

“差不多先这样吧。”黄少天总结,“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喻文州想了想,轻声说:“其实我的人生目标已经实现了。”

黄少天抬头看:“是什么?”

阳光暖得不行,兜头罩脸地把他们裹在其中。

他们拉长的倒影像终于汇成的河流。


喻文州说:“是和你在一起。”


END

评论(80)
热度(1718)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