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双生 18

你们的小可爱突然出现!

乌拉.jpg

准备开始谈恋爱。

=========================

索克萨尔抬手画了一个黄少天看不懂的形状,植物被像什么绳索缚住,僵直着无法动弹。一个圆型的蓝色气泡从它根须处延展开,把植物完整地包裹其中。索克萨尔把气泡丢在地上,地毯上的黑色影子伸出一只手,慢慢把它拉入地下。

“既然你那么慷慨,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索克萨尔说。

他对待黄少天的态度不冷不热,远不如身体另一半那位亲切。联想起那日突兀的行径,黄少天多看了他两眼:“你倒是自觉。”

“还好。”索克萨尔点点头,“需要我换他出来吗?看起来你比较想和他交流。”

“用不着。”黄少天说,“我有几句话想问你。”

“哦?”

“你跟夜雨到底什么关系?”

“这句话有点意思。”索克萨尔点了点头,“既然是我和他之间的关系,你又是站在什么立场上问我?”

“站在共用一具身体的份上,不算过分吧。”黄少天用手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我能感觉得到他对于你的的压力和惧怕,何况你俩用的身体是我和喻文州的,想做点什么之前不需要先征得我们原主人的同意么?”

“做什么?”索克萨尔表情有些嘲讽,“哦,难道你介意上次文州亲你?”

“是你强吻夜雨!”黄少天被他故意颠倒是非弄得有些恼怒,“别偷换概念。”

“有区别吗。”索克萨尔说,“最后喻文州也亲你了。”

黄少天:“……”

“看起来有人有意见了。”索克萨尔眼睛闪了闪,“好吧,我没有欺负他。我只是说了实话。”

他的视线落回黄少天身上:“你们俩的发展我并不想管,不过有一点你说的很对,我和夜雨声烦绕不过你们。但这一切要建立在他想起来的基础上。在此之前,我有权保持沉默。”

话说完他脚下的影子拔地而起,将人团团裹住后融入地面,瞬间消失了。

 

黄少天身体素质向来强于常人,再加上体质和兵器,多多少少也算有“特异功能”一族,但像索克萨尔这样光明正大使用魔法的跑路情况,还是有点惊人。

郑轩来善后时人已经走了一会儿了。黄少天把事情大概讲了一遍,和魏琛方世镜通过电话——关于寄生的“植物”和被寄生者的情况他没有义务替索克萨尔隐瞒。方世镜交代了一些事后处理细节,对黄少天说:“他要拿走就先让他拿走吧,我们对于触手的了解有限,如果他能有头绪,对我们而言也是一种帮助。”

“但他还藏了许多事没有说。”黄少天有点不爽,“方队你心里也清楚的吧?”

方世镜在电话里笑了笑:“解除心防和疑虑的任务还要拜托文州,也急不得,慢慢来。”

“知道了。”黄少天说,“我要报告的部分就这些,至于详细的文书报告,你找喻文州要把。索克萨尔走人宿主连带责任,何况他也该分担一些搭档的工作。”

喻文州在这方面倒与黄少天有着微妙的不谋而合和自觉,第二天中午方世镜就收到了喻文州写好的案件分析报告,还顺便把昨天索克萨尔拿走的寄生植物带去了蓝雨实验室。

“有头绪吗?”方世镜问他。

喻文州摇了摇头:“索克萨尔试图读取植物的记忆来寻找它和母体或者宿主感染之间的联系,不过它还太‘幼小’,抽不出太多有效信息。”

方世镜点点头:“我们只能以目前现有的科学对它进行生物方面的解剖分析,可利用的部分更少——最多也就是针对性地更新一下目前的武器性能。”

“方队客气了,这已经不算无用功。”喻文州点了点头,“毕竟完全依靠他们无法解决一切问题。这个触手植物切实地活在我们的空间,最终也还是需要靠我们来解决。”

方世镜感慨地拍拍他:“这句话我和少天也讲过——我很庆幸来的人是你。”

喻文州笑笑:“那要看少天怎么想了。”

“少天?他说了什么吗?”

蓝雨的人对待黄少天有一种自己人式的理所当然,喻文州这段话讲出口,方世镜突然意识到了这个思维的盲区,显得有些紧张。

“我认为少天并不是反对你们的决定。”喻文州斟酌了一下措辞,“他只是看上去对我——或者对索克萨尔有一些应激的反应。与其说不适,更像是不太习惯。”

“毕竟他和夜雨声烦相处也很久了。”方世镜叹了口气,“老魏遇到他时少天还未成年,但已经自己摸索出了一套和夜雨共生的模式,并且把夜雨保护的很好。我觉得他多少有些羡慕你们。”

可以交流的共生灵魂,对于一切的认知更清晰。而夜雨声烦对于黄少天来说,至今还是个未解之谜。

他对夜雨声烦既抱着共体的亲密信念,也对他有着无数的疑问。也因此他昨晚会开口询问索克萨尔,喻文州想了想:“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发现少天时的情况?”

“是在一个事件当中。”方世镜说,“准确来讲我们先发现的是夜雨声烦——不过当时他并不能交流,直到切换回少天。他的两个灵魂反差巨大,才让我们有了一些猜测。少天很聪明,当时和我们交流沟通的时候掩盖了不少事情。有人建议让他去做实验,当然被老魏反对并掩盖下了。我们只做了一些心理测试和健康检查,显示少天本人非常健康。”

“少天现在非常信任你们。”喻文州说,“我很佩服魏队。”

“老魏人看起来不着调,但的确做了很多正确的决定。”方世镜诚恳地说,“包括你。虽然少天目前更信任我们,但你们的情况更接近,索克萨尔手中很可能握着夜雨身份的真相,抛去工作因素,我也希望你们能多交流。”

“我明白你的意思。”喻文州说,“请放心。”

 

蓝雨不需要外勤坐班,和方世镜聊完出来之后,喻文州才意识到现在他可以暂时无所事事了。

酒吧街白天萧瑟冷清,走出去也尽是匆忙的行人,路面上车都不多。还是第一次在工作日有这样悠闲的体验,大概也是需要适应的新工作身份其中一环。喻文州看了看表,决定先找附近的店吃点东西,然后再回去收拾一下家里。

他刚搬不久,之前因为工作原因没来得及整理,好容易轻松两天又被调到蓝雨,家里至今只支了桌子和床,地上的纸箱都快连成山脉。他断断续续地记了一些必需品的购买清单,此时终于想起翻出来,打算一会儿上家居店购齐。

市中心区的餐馆大多过了午餐高峰期,寻位不难,还有就只剩下些外卖送餐的人在奔波穿梭。喻文州随便吃了碗面,抬起头。刚好看到黄少天从餐馆的落地窗前经过。

好像有些人认识了之后,世界就变得那么窄小,抬头不见低头见。

tbc

评论(70)
热度(832)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