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BO】陷落 14

前文链接:文州回来啦~

------------------------------------------------------------

“墨镜是个不错的选择,可以自然地遮住面部令人印象深刻的器官轮廓,尤其是你这种特别令人印象深刻的。”

王杰希用他那只普通size的眼睛斜睨喻文州:“我也没想到卧底是这么悠闲的工作,让你有空挖苦而毫无进展。”

“不需要那么紧张。”喻文州看上去非常轻松自如,他解开领口的两颗扣子——刚刚在荒漠等待的时候装作不动声色,锁骨上都热得挂了层细密的汗珠,“到镇上还有两个小时的车程,按照你的速度,或许四个小时也未必。”

“想快的话我可以不到一个小时。”王杰希冷漠地说。

喻文州轻笑:“谢谢,不必了。这个隔音贴是只过滤生物音频的吗?”

“是。”

“唔……”

他用指尖揭开了一个角,王杰希立刻改口:“你们去镇上做什么。”

“调休接触人类社会,顺便领一些工作用品。”

“工作用品?”

“就是工作上会用到的必需品。”

“哦我懂,警察的保密工作,好吧我不继续往下问了。”

“感谢理解。”

“要听歌吗?”

“好,都有什么?”

“金属、工业、朋克……”

“呃,除了摇滚乐之外呢?”

“放克和电子乐。”

“我理解一个人开车需要振奋精神,不过有没有舒缓一点的,我是说,慢节奏的音乐。”

“你翻翻储物箱吧。”王杰希说,“里面放了别人给我的东西,也许会有你想要的。”

喻文州翻找了半天,终于翻出一张电影配乐盘,塞进音响。

他捏着胶片又把它贴回扣子上:“这下现场会更真实。”

那个小玩意是第十局科技组的新产品,生物滤音设备,只会吸收人声轨,乐器和其它物品发出的声音依旧会如实反映到收音设备里:“顺便给监听的先生上一门音乐课。”

“他听睡着了更好。”王杰希说,“回到正题吧,有什么发现?”

喻文州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条:“少天发现的证据,用叶修的暗码敲出来的。他很聪明,监狱每天二十四小时一百多个监控摄像头,最好找的是禁闭室。尤其是在他发情期间,即便狱警们克忠职守,也会有Alpha罪犯愿意出高价买他的监控录像视频。这个视频流传得越广,进入联络人视野的可能性就越高。在自己处于被动的情况下是最具效率和隐秘的信息传播方式。”

王杰希重点get得非常快:“少天?看来你们彼此的第一印象不错。”

“别误会。”喻文州表情四平八稳得找不到破绽,“是他的要求。”

“哦,那就是接上了没捅破。”王杰希又斜了他一眼——这次目光落在下半身,原来一本正经的话被他说出了几分暧昧的歧义,但这人天生一本正经冷漠脸,难得吐槽,就连喻文州也只好苦笑。

他和王杰希都是警校中途加入的第十局,王杰希是前辈,在喻文州入学前已经是全校的知名人物了:各项技能都很均衡,身手尤其好。许多人猜测他将来会进入第十局,或是早就是那边的人,没想到王杰希毕业后去了刑侦总局。刑侦总局出了名的和第十局老死不相往来、the one多年的死对头,尤其局长韩文清,与叶修平时王不见王,见面不是吵就是打。所以王杰希职位确定后这种传闻反而慢慢淡了下来。直到到喻文州入局,叶修给他看的少数外线名单里就有王杰希的名字,才确定当年的传闻竟然弄巧成真。

“哥这么人见人爱,刑侦局的老朋友怎么会不喜欢我。”叶修翘着二郎腿吞云吐雾地解释和韩文清的关系。喻文州没捅破:他明摆着就是暗抢了刑侦局的人,还让对方给王杰希发工资。

这种没节操的、吃了还打包的行为是叶修的行事准则,也是第十局的风格特色之一。风格特色之二是大家平均智商比较高,说起话毫无障碍,所以哪怕派两个不认识的人共同出任务,也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达成共识。

喻文州猜王杰希在出门前一刻都不知道自己要接应的人是他,毕竟喻文州也是在临进来之前半年才知道王杰希是同事,当时他与叶修认真讨论了如何将信息携带出监狱和交接的方法。叶修给了他看了几张照片,说接头人在里面选择。

王杰希迅速看了看喻文州递过来的纸条,揉成一团收进上衣口袋:“你们锁定怀疑对象了吗?”

“少天对于犯人了解的比较熟悉,包括他进去之后死过两个人,这两个人在监狱里的地位位置、监狱犯人关系网他都敲在暗码里了。至于我,从狱警线入手,筛选出了几个选择范围。回去局里让局长做交叉对比,锁定几个人并不难。”

“没有确定的证据?”

喻文州摇头,抬起袖口:“你也看到了,我们在暴露之前就被控制在监视网中,这还是远程操作,等回到那座城堡里,等着我们的是翻倍的盛情款待,少天这半年如行刀锋,也不容易。”

王杰希不为所动:“职业选择,家常便饭。”

“你说的对。”喻文州微微调整了坐姿,“反正路还很长,有些事我也需要听听你的意见。”

 

他们最终在下午5点左右到达了镇子上。王杰希好人做到底把他们送去警察局,因为晚点许久,镇上警局刚好准备派车巡查,两队人马遭遇在警局门口。小镇人民热情亲切,指挥调度的胖大叔副局长一直拉着王杰希的手不放,让警员们叫记者来拍照做采访,说要给他送个大大的锦旗,被王杰希借口人要赶路车要加油摆脱不成最后尿遁了。

喻文州全程笑眯眯地袖手旁观,隔音设备在他下车前就摘下来,小陈处理完事情后跑过来对他道歉了许久。毕竟原本可以自由闲逛的下午就这么被浪费在路上,可惜他不知道无论是行车系统故障还是后面的电源短路都是喻文州的手笔。而始作俑者面不改色地任他满腔惶恐,反而拍着小陈的背安慰他,温柔又善解人意,令小陈油然而生出医生真是大方体贴的好人的崇敬之意。

休息时间泡汤了,活儿还得干,喻文州随着警局资源处的同事们去了镇上的药监局。性别分化和科学研究促成了医药学的强大发展,但哪怕是最尖端的医生,也不能完全掌握了各种性别的疾病特征,尤其是和信息素分泌有关联的病症。再加上犯罪原因,国家对于性别抑制剂类药物监管格外严格。药监局里每种性别一定要分设专业药剂师——多数为Beta,医院或单位申请药品时需要走严格程序向药监局提交申请,而每位病人获得药物也需要医生的病情诊断书,这样可以最大化保证药物的流通有迹可循。

帮助监狱申请药物也是喻文州的职责之一,毕竟是性别监狱,除了部分Beta警官,里面85%以上的人员性别为Alpha,对于药物的消耗也尤其迅速。更不用论那唯一一位Omega,消耗的都是最贵的药品,否则监狱将大乱。

好在这次没有黄少天什么事,药品几乎都是Alpha的药剂,还有部分医疗消耗品。喻文州在十几份文书上签了字,负责人从库房将提前准备好的药用推车运出来。小陈申请的新警车停在门口,等了一会儿看见喻文州自己抱这个木条严封的箱子走出来连忙迎上去:“我来我来。”

“不要紧,”喻文州微微侧身想让过,没想到小陈的手更快,已经扶着边角打算接过去,喻文州犹豫片刻,二力相较被对方夺过箱子,手却闪得慢,撕拉一声被木条边划破了袖口。

“抱歉抱歉!”小陈连忙放下箱子,“医生没事吧?”

“没事。”喻文州翻看袖口,“就是扣子掉了——正好我想换件衬衫。”

小陈愣了愣:“掉哪儿了我帮你找找?”

“好像滚到路边……”喻文州侧头看了看,那颗金属骨碌着从马路牙上跳飞出去,“在那里。”

话音刚落,一辆货车驶过。他感到身旁的小陈身体僵硬片刻,等红灯亮起两人走到路边,已经看不见扣子的影子了。

“……”

“算了,就算找回来我也没有那个手艺重新缝。”他拍拍小陈的肩膀,“一会儿陪我去趟服装店吧。”

 

这个多事的下午终于在破财消灾后结束于暮光之中。

喻文州直接换上了新的衬衫,和小陈一起返回监狱,也许是坑怕了,小陈特地带上自己的手机,以防半路再出点什么“不可控制的意外” 。

好在命运之神结束了恶作剧,他们平稳顺当地回到了监狱,巡逻班长肖时钦今天值班,负责进出人员检查。他也听说了今天的意外,向喻文州表达了委婉的安慰之意。

“谢谢。”喻文州收回手指,信息素检查是最后一项,无论什么时候,监狱进出人员检查都和他第一次来这里一样严格。肖时钦看了看数值:“没问题,欢迎回来。”

更欢迎他的人是李轩——内警班长一路小跑冲到门口给他开门:“快走快走,有急事要你处理。”

他扯住喻文州就跑,后者踉跄两步被他带着不得已飞奔起来,一头雾水地问:“怎么了?”

“还不是黄少天那个麻烦。”李轩气喘吁吁地说,“你告诉我他下午就能醒了,我4点给他做测试他还在睡,我以为他折腾困了多睡会儿没事,谁想到7点的时候值班警卫告诉我他不但没醒,身体似乎也有发热的迹象。我过去又做了遍检查,信息素分泌正常。”

他带着喻文州一直跑到医务室门口,把他推进门:“大医生你赶快看看吧,别是真的身体出了问题,信息素药物排斥什么的……挂点就麻烦了。”

喻文州脱掉外套,换上白大褂,从兜里掏出听诊器掀开诊疗室的帘幕。黄少天已经被送进来好一会儿,整个人侧蜷着躺在病床上,呼吸略有些急促,但丝毫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喻文州用手摸了摸他的脖子——一手的热汗,体温也比正常人高不少。

他迅速给黄少天做了个检查,最后摘下听筒转头对李轩说:“没事,不是药物过敏。是发情期营养不良和脱水造成的低烧。因为信息素减弱无法支撑身体爆发引起暂时性的昏厥,算是Omega身体自我保护机制的一种。我给他开点营养素和葡萄糖,躺一晚上就好。”

李轩松了口气:“唉,刚刚吓死我了你不知道……我晚饭刚打好就被叫出来,又不懂这些乱七八糟的。差点带人去镇上找你,还是医生靠谱。”

喻文州笑笑站起来:“术业有专攻。我去给他开药,你赶快回去吃饭吧,这里我看着,醒来了叫你。”

“好。”李轩扒着门框看喻文州在支架挂上点滴瓶推到黄少天身边,又拉开袖子给他注射点滴,整个人算是放下一颗心,关上门轻手轻脚地走了。

喻文州侧头看了看门口,见李轩已经走远,顺手拉上帘子,隔开办公区和住院区,然后又返回黄少天的床前。

点滴瓶无声滴着水,透明药液顺着透明细管缓缓流下,没有滴入黄少天的身体,而是落在床边的地面上。

喻文州低头,若有所思地看了一会儿,居然掀开被子坐到病床上。伏下身用手轻轻拍了拍黄少天的侧脸。

“起床了,sleeping beauty。”

tbc

-------------------------------------------

"不起是吗?那只好让王子亲亲了。"


评论(92)
热度(2160)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