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BO】陷落 17

前文:双人副本开启

17

监狱的一日从早上7点开始。

通常这天上早班的狱警会通过层层的关卡进入监狱,其中一人进入值班室,启动早铃设备——那可不是在高级酒店里温柔唤醒睡梦中客人的美妙服务,而是相当尖锐刺耳且粗暴的广播。其它警官会根据负责区域和楼层,拿着警棍在牢门上敲打一圈,叫醒那些睡不醒的夜行生物。犯人们有20分钟洗漱时间,到7点20,牢门会自动打开,让他们像流水线上的零件一圈一圈一层一层马列整齐,排队进入食堂。

黄少天作为“特殊病号”,在医务室里躺了一晚,早上郑轩打着哈欠过来接他,解开拷在病床上的手铐,把他带去食堂。

这是犯人们一整天来第一段短暂放松与交流的时间,只是清早没睡醒的人居多,食堂并没有想象中热闹,可黄少天的到来还是给这个冷清的空间一瞬间鸦雀无声。

他其实颇为习惯这种待遇了——半年7次进入重囚禁闭室的经历在这个闭塞微缩的社会反而具备了某种勋章的象征意义。

黄少天在监狱里没朋友,也没打算交朋友。领了早餐,他找了张相对没人的桌子,一脸睡不醒地往嘴里塞东西。

四周偶尔传来些窃窃私语的声音,黄少天就像没听见一样,直到一道影子挡住光,他抬眼,对面深海端着金属餐盘坐到他斜对面。

“杀人犯的感觉怎么样?”他舀了一大勺鸡蛋塞进嘴里,手里捏着一盒牛奶,餐盘里还有一盒——不知道是从哪个犯人手里抢来的。

黄少天慢吞吞把嘴里那口饭咽下去:“你知道,人是很随便的生物。刑期三十年还是三百年对我都没有区别,所以杀一个人和十个人也一样。”

语气虽然懒洋洋的,话里却带着一股隐隐的威胁,深海笑了——他在这个监狱里呆了超过十年,几乎没有人敢威胁他。黄少天从出现就打破了这个铁则,而且他还是个Omega。

关于深海的资料,黄少天更多是从监狱里其它犯人口中得知,但昨天晚上喻文州特地帮他加深科普了官方版本,他来之前几乎背下落日所有牢犯的资料,黄少天不信考了他几个,居然真的毫无出入。

深海是以虐杀Omega的罪名入狱的,五个人,其中有两名男性Omega,都是在红灯区出入的常客。由于生物本能的特殊性,从事性工作的Omega相当稀少,这一行绝大多数还是Beta——受孕率低、不会标记、可提供双向供需。但普通的性交毕竟不能与发情期Omega生殖腔比,对于Alpha来说,那是难以抵挡的诱惑。所以也有少数Omega或铤而走险,或被逼无奈走入这一行。他们通常会被老鸨严密看守,确保他们不会在一场交易里意外标记。深海偏偏选择了这些蒙尘的珍珠,把他们从地下线交易的宝物盒里挖出来,标记、再亲手粉碎。

性犯罪者通常是监狱的底层,深海比起他们更像个施虐狂。他的老对头坦克经常针对他这点嘲讽,认为他是个“没出息只会交配的公狗”。

尽管深海也会回敬对方“没种又没脑的处男”,但比起坦克,他对于黄少天的兴趣明显更高,出手的次数更多。黄少天在监狱里第一次被偷袭就是深海的人,此后断断续续多次纠缠,甚至合众堵截,可惜至今没有成功过哪怕一次。越是这样,黄少天对他越像一块触手可及却始终啃不到口的肉,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我对你非常失望。”深海喝掉了一整盒牛奶,“你一辈子都再难出去了,那么聪明、优秀的Omega,难道不应该选择一个同等力量的Alpha作为你的伴侣?”

“哦?”黄少天眼皮都没抬,嗤笑一声,“你吗?”

这句话有羞辱的音色,深海印象中是他某次领着十个Alpha在澡堂里——因为落日是Alpha监狱,所以并不具备Omega浴室——将黄少天堵在水流下,他是那么漂亮得不可思议,深海情不自禁地伸手,恰恰因为水,他们大意了。黄少天像入水的鱼般滑不留手,Omega的韧性和灵活被他发挥得淋漓尽致。

那次深海记得自己几乎摔断了鼻梁骨,飞溅在地板上的水和血混在一起,倒灌进他的喉咙。黄少天居高临下地站着,坦荡而赤裸:“想上我?就凭你吗?”

同样的话放到现在,深海捏着空纸牛奶盒深吸一口气:“我承认你很厉害,但人有失足,就好比我们都没想过会被抓进监狱,你怎么知道人生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我不知道。”黄少天用完了他的早餐,擦了擦嘴,“也没兴趣知道。”

深海按住他的餐盘:“你无所畏惧,可是世界总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难道对更强大的力量也不感兴趣?”

这句话仿佛触动了黄少天,他并没有急着端起盘子走人,而是松散地靠在椅背上:“哦?”

深海看他慵懒得像只猫的样子,心底那股蠢蠢欲动又如春草般骚动起来。他放在桌下的脚向前蹭了蹭,擦过黄少天的脚踝,在他小腿上轻轻蹭动:“我先向你道歉,那天我不够冷静冤枉了你。我知道阿梅不是你杀的。”

黄少天笑笑:“一会儿说是我杀的,一会儿又说不是,你的戏也挺多嘛。”

“那要怪某只小猫不听话了。”他感到黄少天没有反抗,变本加厉地把腿卡到了他膝盖之间,压低身体前倾,“我不但知道阿梅不是你杀的,我还知道真凶是谁。”

黄少天也趴过去,托着下巴笑着看他:“你要告诉我他是谁吗?”

他和深海距离不到十公分——这是深海入狱以来第一次距离Omega这么近,还是个他渴求已久的Omega,连呼吸里都充满了心旌荡漾。于是他贴着黄少天的耳朵,轻声说:

“我不会告诉你他的名字,但如果你到我的身边来,我会带领你见到他,你将知道他所做的一切,并将有幸获得之前难以企及的、甚至可以离开这里的……力量。”

 

同一时间的喻文州,正站在监狱楼的顶端。

甜甜圈内部几乎空旷一人,从这里可以将“井底”一览无遗,也怪不得第一天李轩先带他来这里。

落日的每一个处构造都是为了防止Alpha们越狱所设置,细密的钢筋骨架,普通墙壁三层厚的、用于堤坝的水泥墙、双层防弹玻璃、凹深视野的大空间、和无所不在的摄像头。这所监狱的造价昂贵,由某个知名建筑企业投标建立,政府只出资了小部分。他们付出更多的是高昂的“床位费”,而犯人们在监狱里劳动所产生的价值,也归属于企业个人。

第十局对这家建筑企业做了深度调查,并未发现蛛丝马迹,反而令事情走向复杂化。

唯一的线索就是魏琛截下的那些被标记的Omega,他破案时相关人员不是死于警方枪下,就是咬毒自尽。受害者们或多或少都出现了一些精神问题,对于如何被标记一无所知。

“我只知道自己迷迷糊糊睡了很久,醒过来后浑身发热,是进入发情期的热,可那根本不是我正常的时间。”——其中一名受害者回忆细节时提到的。张新杰出具的医检报告表明这些Omega被人为地用某种手术方法完成了标记,而且由于标记他们的Alpha已经死亡,所以标记深度没有那么绝对,他们依旧会发情,并且可以吸引到其他Alpha,但若想要覆盖标记,同样得经过医学手段强制拔除。

那是个相当痛苦的过程——喻文州虽然无法体会,但从小学习的性别知识多少会令他理解。给Omega们做手术的医生也死了,无人指正、无人知晓、若不是查出信息素来自落日,也许他们根本不会发现这栋铜墙铁壁里的侵蚀。

他绕着天井走了半圈,顶层是办公区,两边通道可以连接到外警巡逻的哨塔,监狱长的办公室在半扇圆斜凸的部位。进入顶层需要监狱里警官以上级别的权限,幸好狱医也在特殊权限之内。这里甚至没有电梯,为了防犯人的入侵,监狱长需要从另一边的单独通道爬到顶层,而他也可以通过中心的透明天顶看到监狱内部所发生的一切。

眼中所见到的未必是全部的真实,喻文州想。

他走到监狱长办公室门前,抬手轻扣。

tbc

评论(73)
热度(1942)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