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BO】陷落 18

忙完工作,复更。

剧情段落又写长了……只好分章=_=

前文链接:要给少天买新裤!【?

===========================

“进来。”

喻文州推开门,监狱长张益玮坐在办公桌前,看见他摘下金丝眼镜,揉了揉眉心。

“喻医生。”

“您好。”喻文州妥帖地打了招呼,“头疼吗?需不需要我看看?”

“不,只是用眼疲劳而已。”监狱长放下手里的文件招呼他,“请坐。喻医生很敬业,令人欣慰。”

喻文州笑笑:“只是职业病而已。”

这是他在监狱里第三次接触监狱长,张益玮是落日第二任的监狱长,第一任在这里只呆了半年,由于身体不适应环境调走后,继任便是这位张警督。

他的年纪只比叶修大一点,在这个年龄段升职到三级警督的确不多见。然而他也是调来之后才连跳了评级,对于肩章里的含金量,李轩都会但笑不语。

叶修入警校时张益玮还未毕业,也算是当过短暂的师兄弟。不过聊起他时叶修叼着烟非常努力地回忆了很久,只说了句:“没印象。”

他本人是非常认真地实话实说,不过在别人听来完全是嘲讽——尤其与张益玮自身的警衔放在一起。

喻文州见到本人后理解了叶修的说法,这是一位平庸的官僚,在他和喻文州初次谈话寥寥几语中就能透露出他的干瘪和乏味。好在喻文州在接人待物上向来从容不迫的耐心,令他在任何场合都能自然地化解尴尬。

张益玮有自己的一些人脉和手段,调入落日纯属碰运气,不过他也算碰成功了。叶修这么说,运气也算实力的一种,就是可惜运气也是限量供应的。

老张的运气显然已经过了保质期。喻文州深晓他的困扰——落日发生的事件作为监狱长的他不可能不了解,却越是了解越无能为力后,所有力气都花费在粉饰太平上。他理解这种危险的自保行为,并不赞同。

“你来落日也有一段时间了,还适应吗?” 张益玮问他,“毕竟也是第一次调来监狱,有什么不方便的可以及时与我沟通。”

“还好。”喻文州说,“只是没想到Alpha监狱里会有个Omega。”

“你说黄少天?”张益玮大大叹了口气,“我坚持不能收他,但上面施压……没办法,太让人头疼了。”

“我理解——一切都要特殊对待。”

“成本可不小。”张益玮干笑几声,“听说他很喜欢找你?”

喻文州也无奈地笑了:“也许觉得见到了新玩具,有点难缠,不过还好。郑警官一直帮忙看着。”

张益玮点点头:“我也是很看好郑轩的,队伍里几个老人也对他评价不错,安排到黄少天那里历练历练。”

“原来如此。”喻文州恍然大悟得真诚,“我好像还看到他叫人师傅。”

“哦你说老杨和老沈吧。”张益玮放松了下来,“监狱里最长年限的几个人里,这俩是跟着我过来的,安分勤恳的老狱警了,要不是年纪考量,他们可以升得更高些。我帮他们做了几年申请没成功,到现在都觉得遗憾。”

“您是个好上司。”喻文州说,“我偶尔也听狱警们聊天,却不知道有这一段。”

“喻医生还没混熟,落日虽然是监狱系统里最安全和牢固的一所,也没出过事,但该发生的也都发生过。”

“您倒是勾起我的好奇心了。”喻文州双手叠在膝上,“洗耳恭听。”

他看着张益玮的眼睛,一个长相平平的Beta警官,制服永远妥帖,肩章闪亮——他非常在乎这些,在拥有了权利之后,喻文州能感受到他紧绷情绪下的裂缝,现在那个裂缝打开了个小缺口。

鱼儿上钩了。

 

犯人们的每一日都过得很枯燥。

落日在沙漠中,附近只有一家原油工厂一家发电厂,彼此之间距离都算不上近,连狱警们的娱乐环境都不乐观,更不要提关押犯们。

他们主要活动范围就是牢房——食堂——工厂——偶尔短暂的露天庭院。

庭院位于主楼后方,两侧通道连接的一处旷地,里面简单摆放了两个球框和一些公园常见的机械锻炼器材以及长椅。都是淘汰品,满布裂痕和锈斑。中庭四周有近五米高的铁网,连接了电力设备。食堂在庭院和主楼之间,而庭院的另一边是工厂。

工厂其实就是个工作车间,镇上的部分纺织业和小制造业提供货物,经过犯人们加工后运回市场贩卖。这其中的人力成本收入全部归监狱所有,犯人们分获的是工分,工分积攒起来可以兑换物品。

绝大部分都是生活物品——食物、牙刷、毛巾等等,其中最贵的是香烟,要攒够三个月工分才能换一根劣质卷烟。

价格最低的是会面机会,10天的工作量就可以换取到一次家人的会面,但会面时间是由监狱控制的,一般会统一在一个月的月末接受兑换申请。

偶尔也会有其它地方的工作送过来,多数是重体力活,工分占比也会提高,但机会基本被坦克和深海的党派垄断。

黄少天作为唯一的Omega,即便是没有垄断和排挤,也轮不到他去做重体力活。最开始的时候狱警让他负责帮所有的囚犯洗囚服,属于最舒服和轻松的工作之一,有的Alpha知道,故意在换洗衣物上溅精液,满足意淫的想象——有些人甚至会明确告诉他,希望能看到Omega羞愤的表情。可惜黄少天完全不吃这套。那些带着愚蠢基因的蛋白质很快就会分解融化,甚至不必尿膻味更具存在感。

在关了几次禁闭后,狱警们很快也不给他特殊优待,黄少天也和其他Alpha大块头们一起,坐在车间缝兔子。

那是到今天之前为止的最重工作。

而今天一进工厂,黄少天就被负责狱警叫到名字,安排和深海、坦克、以及另外四名Alpha一起去做零件组装。

重工车间独立于落日的墙端,是间敞开式的工房,更像车库。走过去的犯人们全部得拷上手铐和手脚链走过去,工作的时候铁链连在地锁上,只有监工能够解开。

其它几个Alpha都是老手了,警官挨个把他们解开又重新拷好,每人发了一把工作钳,许久没有接触到铁制工具,黄少天拿在手里抛上抛下。深海在他前面一格,随便掂量两下,转头看他。

“第一次来,感想如何?”

这里的工作环境比加工厂好太多,早上的日光暖洋洋地斜进来。空气和阳光是监狱里两大稀缺产品,黄少天呆了半年,觉得自己都变白了不少。

“不错。”黄少天玩着工作钳,漫不经心地说,“难怪你们挤破了头也要占坑。”

深海呵呵低笑几声:“更好的还没让你看呢。”

站在队尾的是坦克,狱警发完最后一个,他从手铐的夹缝间抽出一张叠得细小的纸币放在狱警手中。对方反应相当淡定,看也没看便揣进兜,转头就走。

没有说话,也没有安排工作,深海弯下腰,踢开地面散落的螺丝:“老筒,今天你来搞定。”

老筒是坦克的人,和黄少天隔着两人,深海的螺丝恰好踢到他面前,他二话不说默默捡起,一辆叉车从外面开进来,里面司机探头——是刚刚走掉的狱警。他看见老筒手里拿着螺丝,便把货物卸在他面前,又开着车退了出去。

老筒拧开工作钳,开始干活。

黄少天看着深海。

深海把自己的工作钳扔开到墙角,轻松地伸了个懒腰。

黄少天正要开口问,有人却先于他一句话插进来:“你什么意思?”

他回过头,开口的人居然是坦克。

坦克也盯着深海:“为什么不通知就随便带外人进来?”

深海没有回答他,只是靠着墙无所谓地笑了笑。


tbc

评论(39)
热度(1801)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