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BO】陷落 23

前情提要:还是晚了一步没有520,521也挺好~

23

郑轩左右看看,叹了口气,举起了手。

“我觉得吧,”他顶着压力山大的脸,说,“这次意外,虽然结果是由于黄少天Omega身份信息素爆发引起的,但追根究底,故意引发他信息素的Alpha才是直接元凶。”

张益玮皱皱眉:“当时和他一起的Alpha都关起来了?”

肖时钦点头:“在禁闭室。”

“很好,还有其他问题吗?”

李轩举起手:“郑警官的意思是,Omega只是表象不安定因素,黄少天进来这么久,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我们应该彻查Alpha们从哪里得到的、或者是通过什么方法引发了信息素失控,犯人之间有我们没掌握的暗线,发展下去哪怕没有黄少天,也会有别人受害。”

“除了黄少天还会有谁受害?”张益玮问,“监狱里都是Alpha,警官们半数以上Beta,没有信息素共鸣效应,这才是落日建立初衷,也是我们一直努力的方向。”

“黄少天没来之前受害也没有很多吧。”一个不大不小的声音从长桌末端传来,本来就不算热闹的会议猛地鸦雀无声,喻文州微微欠身,看见正在苦笑的陈警官。

他像是破罐子破摔一般站起身:“近几年监狱的死亡率一直不断提高。虽然落日被叫做死囚监狱,里面关押的都是十恶不赦的混蛋,我们也没有法律裁决权决定他们的生死,犯人们更没有权利决定他人死亡。Alpha聚集在一起容易信息素和肾上腺素同时升高,存在彼此互相排斥现象——这个道理我很清楚,政府每年规定了监狱死亡名额,这我也能理解。但不能说监狱意外死亡线未达到就说明一切正常。只要有犯人死于非法律定罪的期限,就应该是不正常的。”

他这段话说得张益玮脸色越来越难看,旁边的警官拉了拉他的袖子,陈警官低头沉默片刻,终于坐下。

一时间没有人再发言。逐步上升的死亡率是每个狱警都清楚、却多数避而不提的事。监狱长本人更是讳莫如深。熟悉他的部下都清楚张益玮为此也焦头烂额,想了很多方法。他害怕死亡率会成为晋升路上的一个把柄,可他到目前为止依旧无能为力。

他沉着脸,用警帽敲敲桌子:“老李,你怎么看?”

李警官和陈警官是同批进入落日的老狱警,和他们同级的还有3、4个人。其中李警官最年长。他半天没说话,张益玮又换了另一个人问。

“事实还需要调查吧。”

“未必像我们想的那样,去年不是心脏病自然死了一个?”

“呃,我觉得我们也要从自身找原因……”

一堆人七嘴八舌地说了些没用的话,李警官才终于动了动,抬起头。

“小郑,”李警官开口叫郑轩,“落日有多少人犯。”

“483人。”郑轩老实回答。

“警备呢?”

“不足100。”

陈警官好似立刻明白了他的想法,苦笑道:“老李……”

李警官挥手,对张益玮点点头:“狱警平均一人面对5名罪犯,大都是命案死囚,扣除外警班守备任务,在警备基础上除以二是内警平时面对罪犯的数目。罪犯性别99%的Alpha,唯一的Omega身体素质好过Alpha,可内警全部为Beta。”

张益玮看着他,李警官继续说:“这一层面,建狱之初上层肯定考量过,辅助内警班除了人手,还有各种强制警用设备。可机器毕竟不是人,每个监狱的人犯都有每个监狱的生态。我们的工作,除了看守,还有防范。二者都当是力所能及。”

“我在别的监狱实习时有个老狱警教会我一句话,”他的目光落在桌面之上,那里还有未擦干的油渍,反射着扭曲的人脸,“避免自己被拖进去最好的办法,是维持监狱生态,做旁观者。本分尽足,其它自生自灭。”

张益玮点点头:“这句话很有智慧,你们内警班可以打出来贴在宿舍门口。”他满意地示意李警官坐下,目光略过陈警官落在李轩身上。“姜还是老的辣。”

李轩笑笑不作答。

“那就这样。”张益玮拍拍他服帖挺括的警督制服,站起身,“会后警报解除,今天晚上食堂不提供晚饭,所有人在狱房反省。喻医生回头看看黄少天的情况,好了也把他送回去,过几天我报告写好提交批示后直接送进禁闭室,上庭之前都不用再出来了。”

 

“喻医生。”陈警官小跑两步追上喻文州,递过手里的东西,“药箱还你,谢谢。”

“不客气。”喻文州接过,“处理好了?”

“啊。”陈警官笑了笑,“底下一个小孩被误伤,也不好意思说,好在不太严重,不劳烦您,我自己就能处理。”

喻文州表示理解:“我听李轩警官说你们在警官学校也要学基础护理,不过特殊时期大家忙,有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

“您太客气了。”陈警官感叹,“之前的医生非常怕罪犯,能不管就不管,结果还被罪犯威胁,吓得立刻辞职了,我们本来为了这事儿也挺焦头烂额,张警督写了好几份检查报告,好在新来个靠谱的。”

喻文州低头边笑边往办公室走:“听说您在监狱里很久了?”

“是啊,落日我和老李资历最久,还有外警班的老沈老田。比我们更资历久的只有罪犯了,您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随便问。”

“那倒没有。”喻文州慢慢走着,抬头看了眼陈警官的肩章,“只是你们来了那么久……为什么内外警班班长不是……?”

“嗨,”陈警官叹气,“后生可畏嘛,再说了,就刚才我在会议上的表现,换我是张警督我也烦。”

“但您还是说了。”

“心里憋不住事儿。”陈警官自嘲笑笑,“还不长记性,前监狱长就得罪了,现在更不招人喜欢。”

“没有的事。”

“您别安慰我啦。”陈警官说,“本来嘛,这辈子如果没啥意外,就要在这个一毛不拔的大荒漠里退役了。其实落日建立之初警队大家都不乐意来,毕竟又偏又荒,工资打卡里没地方花。但后来政府给了许多许诺和退休报酬,我缺钱就报名了,也没想升官发财,能不被里面那帮人折腾短寿就算这辈子没白干。”

喻文州想了想,突然问他:“您同意张警督的意见么?”

“什么?”

“把黄少天转移单独关押。”

“治标不治本吧。”陈警官摇头,“没有Omega的突破口,以后还有其它幺蛾子,深海这次不就是肆无忌惮这一点,不过毕竟我不是监狱总负责人,也许张警督的角度有他的道理。”

“您说的很对。”喻文州想了想,“我会找机会和张警督谈谈,您先休息吧,稍等确认黄少天没事后,我叫郑轩带他回牢房。”

“辛苦您了。”陈警官松了口气,笑着挥挥手,目送喻文州拐入楼道尽头。

 

黄少天当然是没事,喻文州走之前他信息素已经降下去了,只是这位可恶的搭档趁他浑身脱力的时候给他换了身囚服抱上病床还拷住手脚。这些都不是他的对手,他唯一的对手是来接喻文州班的郑轩,和后来接郑轩班的内警班实习生——对方在全狱警官开会的一个半小时里上身挺拔端枪正坐在黄少天旁边一言不发,愣是让他说干口舌也没找到破绽。

一个人说话说久了没有观众反馈,黄少天也会累的。他躺下眯了会儿,再睁眼面前的人又换回了喻文州。

“看到我失望吗?”他的搭档微笑。

嗯,这个打招呼方式说明四周没别人,黄少天伸了个懒腰,病床边上的手铐不知怎么就当啷落了地:“还好还好,有好消息的话,亲你也可以。”

喻文州简明扼要地把开会内容给他叙述了一遍,黄少天咋舌:“张益玮可真想得出来,独立建造一个特殊Omega监狱把我隔离关一辈子?他也不怕我精神失常大闹天宫把陷落房顶拆了跑路。”

“在那之前估计他会先给你套个铁罐把你丢进太平洋。”黄少天四肢的手铐都被他解开了,喻文州一一捡起来,“为了避免这种惨剧,我们也该进行下一阶段的任务了。”

“等等等等,我怎么觉得跳跃性那么大?”黄少天拦住他,“你找到主谋了吗就下一步?怎么下一步啊老张都说要关我到上庭了,你又不能像上次借口发情期检查每天看我,就算是我想办法也没办法持续半年发情期,早成人干了。”

“不用。”

“啊?”

“你不用进紧闭室。”喻文州说,“我对主谋已经有大概想法,今天检查完你回牢房,半夜他会来找你,你跟他走,顺便解开吴羽策之谜。”

“幕后是谁?你怎么确定他今天晚上会来找我?”

“因为张益玮的话。”喻文州说,他也不再像刚进落日时瞒着黄少天身份样小心翼翼,“他要把你单独关押,也就是说至少派两个人以上的警备专门面对看守你,主谋既然能操控落日两大派系头目,自然也能把手下渗透到独立牢房当中,届时想出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喻文州摸摸他的脸:“他今晚找你,是和你谈实验意向,你可以顺着他的话走,反渗透到他们组织当中。”

“在他们还把我当小白鼠以为骗到手的时候准备好瓮活捉。”黄少天笑笑,眼里跃跃欲试,“我喜欢这个剧本。”

“原本诱导计划是想一箭双雕。”喻文州说,“要感谢张益玮的智商,我们完成了一箭三雕。”

“嘿。”黄少天笑,“我就喜欢这样的傻瓜。”

喻文州看看他,突然弯腰凑到病床前。

“靠,干嘛?!”黄少天给他吓了一大跳,反射性后仰,顿时体会到刚才浴室里使用过度的腰椎上压迫的酸麻,脸挂不住红起来。

“我算不算带回来了好的消息?”喻文州问。

“是又怎么样?”

“既然是好消息。”喻文州凑上前,“那就亲一个吧。”

------------------

喻总:少天,说话可是要负责的。

评论(77)
热度(2061)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