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BO】陷落 28

前文提要:持续副本读条中 


28

黄少天在离开禁闭区前摘掉了手脚上一切枷锁,甩了甩四肢:“啊,轻松好多了。”

他有孙亮警服里的磁卡,还有在第十局学会的一大堆邪门歪道,据小道消息风传魏琛写过一本《情趣捆绑指南108种方法》,如果真有这种东西,黄少天肯定拜读过。

“你的呢?”黄少天问他,喻文州用警卫的门禁卡刷开第二道屏障。

“进来之前就丢了。”他轻松地说,第一枚“纽扣”“意外”遗失后,没过多久又给他换上一副新的,不过喻文州这次没有刻意隐瞒——反正都打算越狱了,有没有还重要么?

孙亮他们被反锁进了禁闭室,除非他和黄少天路上遇到警卫,否则至少要到下一波换班时才会被发觉。黄少天曾提议要不要脱警服伪装一下,被喻文州否定了。

“没必要,”他说,“我们小心的部分只从禁闭室到甜甜圈的中庭,至少在禁闭区是绝对安全的。”

他说得好像认识地下组织的秘密地图一样,如果是一个月前刚揭开他真实身份的黄少天肯定会吐槽。至于现在,他知道他得信任喻文州。

因为他是这里唯一可信的、也是值得信任的、他的接应人。

中庭的光比禁闭区要亮——或者说,整个甜甜圈内部灯光大亮,穹顶的白炽光盈盈地充斥着中心,喻文州和黄少天贴在门后,黄少天从他肩膀处探了个头:“我靠,搞什么?”

“大概是刚才动静太大,干脆破罐子破摔。”喻文州观察了一会儿,小声回复他。

“这是谁都别睡的节奏?”黄少天啧啧叹道,“幸亏我们计划的是越狱,如果明天还让我回牢间,我怕要被群殴致死。不过这要怎么玩?向着光最亮的地方奔跑?”

“不用。”喻文州说,“跟着我走就可以了。”

他的手搭在黄少天的肩膀上,黄少天很快进入状态,连呼吸起伏都变得几不可查。喻文州按着他约有十几分钟,手滑到腕骨,轻轻捏住。

那是个信号。他从门后滑进顶灯编织的轻薄阴影中,黄少天如同鬼魅般悄声无息地跟上。

他们很快走到了阴影边缘,在距离喻文州前方十米不远是一位巡逻警察的背影,沿着底层环形半圆缓慢前进。他似乎完全没察觉到身后贴着一对儿“Ghost”,保持标准端枪的姿势前行。和他同步调的是对面半圆里同样巡逻的另一位伙伴。落日环形巡逻采取的是对面交叉的方式,最开始他还是斜背着喻文州和黄少天,等他们走过直径的点,角度立刻发生了变化。

李轩保持了喻文州对他认知里最大限度的克制——他只是停顿了一秒,面具护罩遮住了表情,没有泄露太多。喻文州和黄少天前方的警官甚至没有察觉,直到他和李轩即将擦肩而过——喻文州对着李轩笑笑,半截光打在他的脸上,迅速溶进黑暗。

黄少天跟着喻文州同时靠在了墙上,他听见身后传来一声细微的咔哒响,几乎同时,李轩打了个巨大的喷嚏。

“阿嚏!”

“怎么?感冒了?”同事侧过头拍拍李轩的肩膀,关心地问。

“没事没事,刚才鼻子痒痒,估计是头罩太闷了。”李轩拉了拉护罩,再抬起头,已经看不见喻文州和黄少天的身影。

 

“卧槽这什么地方?”黄少天在一片密实的黑暗里用气声轻呼,他感觉四周有很多东西硌着他的肩膀和腰部,要不是喻文州的手还牵着,他连对方在哪儿都摸不到。

和巡逻狱警们只有一墙之隔,纵使黄少天也不敢大喘气,李轩给他们做了完美掩盖,一旦暴露也得不到第二次机会了。

腕上的手又捏捏他,往斜后放拉动。黄少天闭上眼,向喻文州示意的方向斜踏出脚步。

他没有碰到任何障碍,距离感判断他正穿过监狱墙壁厚度一般的通道。这个通道本身就不宽,到后面还越发细窄,喻文州最后轻拉了他一把,黄少天晃了晃,鼻尖碰到某个坚硬冰冷的固体,紧接着被拉进另一处温暖生物的怀中。

喻文州拧亮了表盘,淡淡的电子光刚好够黄少天看清楚处境:四处都是横七竖八的钢筋和铁棍,缝隙间夹着粗糙裸露的水泥石块,他和喻文州靠在最里面的一小方空间里——更精确点,是喻文州靠在墙上,他靠在喻文州的身上。

“这是哪儿?”

“硬要说的话,杂物间。”

“这么深的杂物间,”黄少天举着他的胳膊上下左右照了一圈,“你一定是在逗我笑。”

“没有,这里确实是当过一阵杂物间,”喻文州从不知哪个角落掏出一把扫帚,“狱警们告诉我的,落日这么多监控和设备,总要设计电路水路和通风道,但通常此类通道都是最脆弱的,为了安全着想,设计者把它们夹藏在墙壁当中,并且设置好角度让人难以通过。这里最开始是作为维修保留的一块空间,因为在门边方便,久而久之被值夜班的狱警当做杂物室,甚至有人会钻进来休息。”

黄少天顺着他的目光找到了墙里镶嵌的铁皮柜门,估计是电路:“我怎么没听说过?”

“因为后续设施改造了。”喻文州说,“每层都为值班巡警设立了舒适的休息区,也有专门杂物柜,换谁都不愿意住进来。”

“但是老人知道……”黄少天点点头,算是理解了逻辑,“好打听八卦的李轩也知道。”

喻文州笑笑:“不是他,是郑轩告诉我的。”

“哦?”

“非常偶尔,提到过一次。”喻文州拦着他,往后面的缝隙里卡了半寸,像是恰好挤进了一个舒服的休息区,“只是说到原来有这么个空间,但具体在哪层,什么地方就不清楚了。你告诉我老筒他们带你从楼上跳下来的时候,我立刻想到了这里。”

“……”您到底是怎么想到的前后逻辑呢?黄少天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喻文州。

不过由于空间狭窄,他们又靠得太近,这种打量的视线很容易和什么水泥石块钢筋铁皮摩擦生热,削弱了他本来要表达的情绪,所以没一会儿他就觉得眼睛疼放弃了。何况喻文州呼在他耳根颈侧的呼吸实在是微妙又难耐,令他总有一种被低温烫伤的错觉。

喻文州还是非常善解人意地解释了他的思路:“一层主要是通路,所以监控格外多。他们把你带到定点区域,必然是走尽量经济节约少监控的路线,换做是我,也会想到在着陆后如何才能迅速隐藏。几个通路口都不可能——那里通常有人看守,也是监控记录经常调取的关键点,即使有人帮忙,也很难瞒天过海。我之前在监控室确认了你被捕的地方,最短距离是身后的墙壁。那里设置了抑制剂喷雾,但是唯独没有设置监控。”

“所谓眼皮之下?”黄少天点点头,“懂了。”

喻文州的观察力在刚才他们通过巡逻的时候已经有了充分的认识,今晚的五层巡警是上下和平行交错模式的,喻文州恰恰好能找到他们时间差的那个节点,保证楼上的每一层刚刚好背对着他们的行进方向,并层层错开,除了李轩那个位置的巡逻都在视觉盲点——而李轩是站在他们这边的,至少是站在喻文州那边的。

“之前情报交换多少起了作用。”喻文州说,“我想他应该有不少疑问,但是做出了正确的优先级选择。”

之前几个“使者”给黄少天做了示范,到黄少天被捕,这中间点掐得恰到好处,喻文州几乎百分之百确定“杂物间”的门是开着的,对他们来说,这里是通往纳尼亚王国的衣柜。

而现在他们要找到“衣柜”另一面的钥匙了。

tbc

==============

黄少天:我总觉得有人在假公济私,是我的错觉吗?

喻文州:不,是我们在共享成果。

黄少天:?

喻文州:你看,我借了职务之便,为了同你谈恋爱,当然算共享成果。

黄少天:……有福同享不是这个定义吧喂!

评论(66)
热度(2039)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