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瞬 中(前半)

对我有什么误解= =!虐点上已经全部写完了!

稍微延长了点细节,今天搞不定了,放一半先。

希望本周能迅速搞定~

==============================

不是刻意忘记,当人在温饱线上挣扎浮沉,风花雪月更像是山那边的海市蜃楼。

喻文州虽然说不上吃不饱饭,但在国外这么些年,说不辛苦是骗人的。

郑轩下午过来接他,一眼便看出这位大神根本没怎么睡。好在洗过澡,换了身西服,人模人样,也就随他去了。

合约签订得很顺利,新公司老板拉着喻文州好一顿夸奖欣赏,末了又带他参观公司,一楼大厅摆放着许多各类影视奖项,长廊上颇具艺术性地镶嵌着公司旗下的男神女神们。

 喻文州一路走过去,在转角前顿了半秒。新老板拍拍他肩膀:“看,这是我们新晋影帝黄少天,哦当然分量不如你那尊重,但在新一代里已经很出挑了。过几天你上节目就知道。”

老板话说得十分客套,那张相片是黄少天年初在奖台上的获奖照,角度和姿态抓得极好,他略扬着头,勾着笑,嘴角浅窝盛着青春,半边梳拢的额发又透了些成熟出来。玻璃框脚四处的灯映得星光熠熠。

这已经是他在国内拿得第三座奖杯,青年一代里唯一的横扫,右下角眉飞色舞地签了他的名字,看得喻文州眼角一跳。

他记得大三那年夏天,黄少天拍完他人生第一步小成本独立电影,撕开练习本铺了喻文州满床,每一页都是他自己的名字——“签名要早练啦,万一别人找到我,写不出来多尴尬。”

喻文州笑得仰到床脚,黄少天恼羞成怒地扑过去抢他手里的棒冰。台桌上老式风扇摇摇摆摆转过来,把那堆纸片吹了满屋。

那些久违的细节像穿针引线般被慢慢从水底深处拉扯而出,喻文州面上波澜不惊,和老板谈笑风生地走过,只有郑轩在一边胆战心惊,生怕他突然搞出什么惊人之举。

不过他还是低估了喻文州,回去后两天,喻文州居然借了黄少天这几年的电影光碟,窝在酒店里全部看掉了。

郑轩哑口无言地看着坐在一圈垃圾食品中的喻文州,影帝悠然自得地盘在沙发上:“上人家的节目,总不好什么功课都不做。”

郑轩心里想黄少天的功课你还用做?倒退几年你就是他的功课。

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地叫人来打扫干净四周,把喻文州赶进浴室,等人出来刚好送来新定的西服。

“你不是说上人家节目要好好准备,”郑轩把衣服塞过去,“准备好了。”

 

喻文州慢条斯理地换衣服的间歇问郑轩:“电视台那边你有接触过吗?”

“有啊。”郑轩说,“见了他们领导和节目导演,梳理了大致流程——哦记得一会儿提醒我交给你。”

“没有看见少天?”

——分手怎么还叫得这么亲热,郑轩摇头:“没见到,他是嘉宾主持,不定期出场。听说公司安排他适当上点综艺凑数的,毕竟国内综艺正火,混圈里的多少都不能落下排场。”

“也不错,适合他。”喻文州对着镜子打理完,从里屋走出来,“我们走吧。”

录影约定的是下午4点,喻文州三点半就到了电视台,被一众工作人员夸赞不愧是国际影帝,守时间。其实他对这个名头不太有真实感——奖项是上个月才拿的,而此之前他也一直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而已。

相较起黄少天实实在在地比他红多了,他毕业出演了当红偶像剧,接着被电影导演相中上了大荧幕,挑戏的眼光也不错,好几部的上座率在国产片内都数一数二,角色间反差也大,以至于第二部的时候就直接斩获了最佳新人和最佳男主两项奖,隔年又拿了另一权威的影帝,今年是第三座了。

用郑轩的话讲,他不过只是出崭头角,黄少天已经进入了黄金上升期。虽然国际影节影帝这个称呼比较能骗人,但轮实绩,喻文州距离颇远。

好在新公司给足了排场,分派来了几名新助理,其中还包括造型师。郑轩作为他长久以来的经纪人空降跳槽,仍居原职,是合约条款里他所坚持的一部分。电视台专门安排了单独休息室,助理们像小蜜蜂一样在里面忙来忙去准备沟通,显得他与郑轩十分无所事事。不一会儿负责造型的小姑娘提着化妆箱过来做造型,喻文州点头微笑,居然把人家笑脸红了。

郑轩摸摸鼻子,退到一旁。这样的场景他其实不少见,有时也庆幸他是个弯的……他想。

主持人在开场前十分钟跑来提前探了班。这位名叫李轩的主持是国内小有名气的娱乐主持,大家寒暄片刻他便笑着开口问道:“喻影帝之前看过流程了吧?对安排和问题上有什么建议可以尽可能提,我们全力配合。”

“我没问题。”喻文州保持着得体的微笑,“我也是很少做访谈节目,若有不得体也请多包涵。”

他海外归来,说话却不夹生,翩翩得体。李轩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连连客气了几句。

“采访不止我一人,节目里常有几个客座主持,哪怕是话少的嘉宾也不太容易冷场,所以放松心情,当做是去聊天就好。”

“好。”喻文州握了握他的手,和郑轩一起送到门口。

“听见没有,”他的经纪人捅了捅喻文州,“叫你放轻松。”

喻文州好笑地侧目:“我看上去很紧张。”

“我当然看不出来。”郑轩说,“但有些人可以。”

 

他口中的有些人在开场前都没有出现,直到场务助理喊喻文州进棚开录,绕过场边高架的摄影机,黄少天的身影才突兀地跳进他的视野。

跳脱得没有丝毫真实感。

他翘腿坐在主持席旁边的高脚凳上,侧着头让造型师帮忙打理领子和头发,手里攥着稿子,口中念念有词。镁光灯下的皮肤柔和而透明,像是拂去了光阴的手,停驻在最美好的一刻。

也许是感受到这边的注视,黄少天突然睁开眼看过来,眼神撞上一秒,又自然地错落开。

他旁边的另一位客座主持小姑娘倒是发现新大陆,嗷地一声跳起冲到喻文州面前。

“喻先生您好你好,初次见面我是你的粉啊!你在XXXX里的表现太惊艳了我@#¥%……”

小姑娘语无伦次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堆,还未等喻文州接话,那边的黄少天倒先开了口:“喂喂丢不丢人啊快回来,不要让嘉宾怀疑我们节目主持人的职业素质好吗?”

“黄少你懂什么啦……”小姑娘回头跟他哇哩哇啦地吵了几句,又回过头对喻文州笑笑,“不好意思刚刚太激动了。”

“哪里,我也是第一次受到这么热烈的节目组欢迎,现在不紧张了。”喻文州也对他笑了笑,跟着走到台前。

黄少天的造型师已经离场,他从椅子上跳下来,隔着一节楼梯,居高临下地看着喻文州。

“Hi.”喻文州先伸出手,既像许久未见的朋友,又像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不远不近地同黄少天打了招呼。

“Hi.”黄少天垂着眼,握了握他的手。

两人此时都算得上影帝级别的人物,这个照面打的顺水推舟,场内没有一个人觉得奇怪——除了郑轩,而郑轩觉得自己大概是紧张到魔障了。

李轩从另一侧钻出来:“唉喻先生你怎么跑上台了,快躲起来。观众马上入场了,等会儿我开场后叫你,再上来。”

喻文州此时已经松开黄少天的手,应了句好,转身走下台。

“黄少你也是,归位了,准备开始。”

“哦。”黄少天笑笑,走回台上。

“怎么样?”郑轩迎上去,喻文州摇摇头。

“想起了点旧事。”

“……我怎么有不好的预感。”

“你别紧张。”喻文州站在摄影机下,他这个位置是侧机位,恰好斜对着台上的黄少天。观众们随着引导逐渐入场,他也恰好被摄影机挡住,没人注意到,“还记得我第一次到宿舍时的事吗?”

郑轩当然记得,喻文州是插班生,被班导刻意安排住进来。墙角空置的下铺堆满了杂物,他一个人安静地清理好,放上自己的东西。

那是个金槟色阳光的下午,黄少天打完球回到宿舍,发现自己的东西放在寝室中央,那个随便挪了他私人物品的人理直气壮地坐在他斜对面的床上。

将近八年前的记忆被猛然激活,和刚才的画面重合起来。

喻文州没有站起,看着黄少天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又面无表情地盯着。

而后他先伸出手,对黄少天心平气和地说了一声“Hi.”

——“下面有请新科国际影帝,喻文州先生!”

漫漫如潮水的掌声中,喻文州迈步向前。

 

李轩不愧是经验丰富的主持人,调节气氛的一把好手,喻文州入场后先是热情周到地寒暄一番,介绍了几位客座主持,待喻文州坐定后又同观众们科普他最近的成就。

喻文州靠在嘉宾专用的沙发中,西装外套解开,露出笔挺的马甲和衬衫:“主持人过奖,我也只是幸运地出演了一部好片而已。”

“喻先生可是我见过最谦虚的影帝了。”李轩吹捧道。

“我听这话怎么这么不顺耳呢?”黄少天适时插进来,场下一片笑声,李轩沉痛地看着他:“不是我说黄少,你第一次上节目左右捧着奖杯,要我夸你谦虚实在违心啊。”

“所以拼数量我当然输了。”喻文州笑着,“不敢在前辈面前造次。”

“去去去,谁跟你是前辈!”黄少天嫌弃地摆摆手.

“不叫前辈,叫师兄总没错了吧?”

“对哦。”李轩眼睛一亮,“喻先生和黄少现在是同一家公司,怎么样黄少,感到压力了吗?”

黄少天一挑眉:“谁怕谁。”

喻文州笑笑。

李轩像是又想起什么:“说起来喻先生的大学也是在国外念的?”

“本科是国内,后来出国留学才顺势在国外发展。”

“哦,那本科读的是哪所院校?”

喻文州的眼睛飘过去,黄少天顿了片刻:“我们学校。”

“啊?”李轩吃了一惊,喻文州解了围。

“我们是同学。”

李轩倒吸一口气:“这么重磅的消息不早说,黄少藏得够深啊,我还以为你们第一次见。”

黄少天耸耸肩:“挺久没见了,听说他回来我还一时没反应过来,刚刚场下打了个照面,都来不及叙旧。”

“说得倒像节目组不厚道了。”目光在他们指尖扫了一回合,“既然这样也给我个赎罪的机会,我这个主持的位置今天让给你了,你们俩好好聊聊叙旧。”

“哇这么大方。”黄少天夸张地做了个表情,“我不干,我又不傻,工资不开叫我挑大梁,节目组太狡猾了。”

李轩套没套上,愁眉苦脸地叹了几口气,最后说好吧,两位久久未见的老同学,最起码来个爱的抱抱。

这一次是黄少天主动,探身对喻文州伸出手,喻文州借力站起来,把他轻轻搂进怀,拍了拍后背。

李轩又问了些他们上学时的趣闻,黄少天龙飞凤舞地答了,喻文州间或插两句嘴,仿佛他们真的是单纯的老同学,未曾发生。

这些都是节目的夸张效果,喻文州心里万分清楚。他的履历不是秘密,搜索引擎主页面上就能看到,又和黄少天同年,想想也能琢磨出个七八。

但大多数的观众不知道,李轩努力给节目组营造了爆点,这一段八成也会剪碎放进预热的宣传片中。

话题很快又被带回到喻文州国外的生活和电影当中。自打他获奖,影片的海外放映版权很快被国内公司买下,准备下个档期送入院线。然而大多数的观众都没有看过片子本身,李轩也没看过,于是简单问了问喻文州大意梗概,又问他拍摄时有无趣事。

喻文州侧头沉思片刻:“记忆深刻的事倒有一件。”

“哦,是什么?”

刚刚中间插播了电影的预告片,有一段画面是喻文州赤裸走在荒野,恰好远景,什么也看不清;而镜头拉进时,焦点落在他嶙峋的肩胛骨,和脊椎处深深的凹陷当中:“拍这段时导演清了场,所有女性工作人员回避,男性工作人员大概也对我的身体不感兴趣,远远站在摇臂四周。因为距离比较远,所以听不太清,导演开始都是用喊的,而我又要背着镜头向远处走。”

“那里是我们找的野外荒原,我走着走着,突然丛林里钻出了一头鹿。”喻文州好似也想起什么,忍不住笑意,“那头鹿还小,也就刚刚到我腰侧,它好奇地打量了我一会儿,小心翼翼地凑过来……而我当时,你知道的。”

他做了个手势,李轩瞬间明白,做了个夸张的表情:“不是吧?!”

观众席上已经传来几声忍俊不禁,喻文州摇摇头,表示不堪回首。

“后来呢?”

“我当时在镜头里,没听到导演喊停,又不敢动。”他笑得无奈,“那段时间为了减重,几乎没怎么吃饭,觉得自己打不过也跑不过,马上就要完了。好在助理导演跑过来救了我一命,后来我才知道,导演喊了好几声卡,我都没听见,还傻乎乎地往森林里走。”

他这段引得全场哄堂大笑,李轩又趁热打铁问了好几个问题,配合助理主持聊几段别的片场八卦,访谈在其乐融融的气氛中结束。

这场下来所有人对喻文州的印象都提升了好几十个百分点,尤其是李轩——他也很久没遇到没有偶像包袱,肯拿自己糗事来娱乐观众的演员了,喻文州说话舒服,抛梗接梗也很到位,是个让采访者不费心的对象,结束后拉着他好一顿跨,又热情地说要请他吃饭。

“晚上还有另一通通告。”喻文州委婉拒绝了,“下次吧。”

郑轩先回休息室收拾东西去了,喻文州一路同人打招呼,慢了很久才走到休息室门口。

门一推开,第一眼不是郑轩,却是黄少天的后脑勺。

喻文州停顿半步,看了看房间标签——是他的休息室没错。

“哟。”黄少天转过椅子,抬手打了个招呼,“完事了?我来找老郑叙叙旧,不打扰你们吧?”

“欢迎还来不及。”喻文州走进来,郑轩立刻跳起来。

“我想起来有个电话要打,”他光速冲到门口,“你们慢慢聊。”

tbc

评论(48)
热度(1186)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