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瞬 中(后半)

咦有人没get到鹿梗,太清纯了!【


等等也没有那么黄?!?!【尔康手。just被小可爱调戏了下0v0

======================================

房间里将近有一分钟,没有声音。

黄少天坐在化妆镜前的转椅上,脚尖交叉,右手指尖捏着支没点燃的烟,灵活地在指缝中打转。

他微垂着眼睑,灯光落下层层深浅的阴影,目光没有落在这个房间的任何一处,像是沉思。

喻文州安静地站在门口,看着他。他很久没有这么仔细地看过黄少天了,方才在台上只算得匆匆几个照面,黄少天坐在他右后方,喻文州一直压抑着尽量让自己不看往那个方向。

他们固然都是专业的演员,但求精确地掌控着自己的喜怒哀乐,可真情实感最难控,喻文州也怕自己心念的某些细枝末节在镁光灯下无所遁形。

不管是过去的、现在的,还是遗憾的、未竟的,他知道不能给自己惹上麻烦,更不能惹到黄少天。

椅子上的人总算动了动,抬起头,微微牵动嘴角:“刚才还精神十足,怎么现在反倒没话说?”

喻文州笑笑,走过去:“少天都没话说,我还能说什么呢?”

黄少天倒是真被他勾起了什么似得,笑道:“也是,哦还没恭喜你,国际影帝。”

“谢谢。”喻文州说。

“好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个,刚才在台上没记起来,现在总算做了了结。”黄少天从椅子上跳下来,“我走了。”

喻文州一直保持着安静,黄少天走到门边,才开口叫他。

“少天。”他侧着头,眉目温和,像多年不见的老友,眼里尽落了漫长岁月的细碎,“你才是那个完成学生时代梦想的人。”

 

“我记得黄少当年成天吼着要拿奖、做影帝。”郑轩开着车,在路面上打方向盘,“在学校时总笑话他,没想到……唉,这也算梦想照进现实了。”

每年考艺校的俊男美女那么多,有财有势的、有材有学的,毕业后撞进商业化的国内市场,进入奖项候选的资本和大环境相悖,流水线与匠心,黄少天做了完美平衡。同样国外打拼的郑轩虽然做不到设身处地,但凡换位思考,也很能理解他做出的努力。

他上一次见黄少天和喻文州差不多,都是毕业季,周围同学陆陆续续决定了方向,只有黄少天的合约迟迟未定——他算那届表演系里拔尖的学生,就郑轩了解的范围内,不少公司有意愿,但黄少天依旧每日往返于排演室,捣鼓隔壁戏剧系的新作,无动于衷得近乎冷酷。

喻文州的机票已经定了时间,相熟的哥们儿散伙饭也约了好几摊。两个人还是同进同出,好得像穿了一条裤子,郑轩并没有从中嗅到异样,说来也奇怪,明明即将分道扬镳,他却还笃定地觉得喻文州和黄少天能一直修成正果,走到终点。

直到他后来也决定出国,他乡偶遇喻文州,才晴天霹雳地知晓他们已经分手,而那时喻文州在国外仅仅呆了不到三个月。

分手的细节喻文州从未提起过,郑轩把它当做他心中的一根刺,也不敢伸手拨弄。忙碌的课业和压力赶得他不得不向前跑。郑轩一向以胸无大志为人生目标,出国进修只是懒得就职,好在运气不错,旁边站着天塌下来会抬手顶住的喻文州,一路搭车回国也算顺顺利利签入大公司。

录影之后,喻文州的生活里没有再刻意提起或回避黄少天,他进入繁忙期,郑轩先行回国的期间就收了不少投递的本子,等喻文州回来数量只增不减。获奖影片还在国外巡展,报映了下个月的另一大影节。喻文州再次以男主身份被提名,这次有签约公司坐镇,态度更谨慎了。对他本人而言,同等量级的奖项只拿一个便够,但站在公司的立场,需要更多的筹码和噱头,于是很未雨绸缪地开启了展前公关。

上节目、记者会、影片宣传、公关活动……喻文州马不停蹄地总在赶往下一个工作点的路上,拍完戏好容易养回点的肉又有掉的趋势,令他的经纪人头疼不已。

 

“讲真,”郑轩端着外卖的盒饭,“你是不是想跟黄少再续前缘?”

“怎么说?”喻文州放下本子,饶有兴趣地问。

“没来由,直觉,大概是多年积累对你为数不多的理解。”郑轩老实地说,“我没什么意见的,你记得报备。”

喻文州侧头想想:“我好像几个月没联络他了。”

“所以才奇怪。”郑轩慢吞吞地吸了口汤,“如果你俩真没什么,也不至于叫我错开和黄少上通稿的时间。”

喻文州这人,说他温柔体贴只得表象,归纳隶属天赋技能的一种。他可以把生活中很多尴尬的症结处理得得心应手,但郑轩见得久了,多少可以分辨出哪些是漫不经心,哪些是有意为之。

面了见,聊了话,忽而冷淡,必定是有大计划。

“我其实没想那么多。”喻文州指腹擦过剧本大纲上印的铅字,仿佛那些字跑不到心里,“原本只是觉得,他还肯理我已经算是幸事一桩。”

“说得好像你多对不起黄少似的。”

“感情的事,用对得起对不起来归纳未免简单粗暴。”他合上剧本,双手交叉合于胸前,“你要问我是不是问心无愧——是,但想不想补偿,也想。至于少天怎么想,我真不知道。”

郑轩被他那些弯弯绕绕搞得聊不下去:“我拒绝参与你们的感情纠葛,有什么账别在记者面前算就好。”

喻文州也没打算让他明白:郑轩有件事是冤枉他的,他并不是一开始就做了什么旧情复燃的打算。

人就是难以捉摸的生物,没有谁离了谁不能活,国内国外,他们各自路已走通,虽有坎坷,却脚踏实地。

但在某个特定的时刻——没有人能够预测,把它从记忆的旧物堆里掏出来才发现,那个箱子历久弥新地如同未别昨日。

黄少天不是他人生和事业路上的某一处选项。他更像风尘仆仆的外套里忘记何时放进去的十块钱,等待被发现的、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意外之喜。

 

郑轩差点就怀疑自己嘴里住了神祇,不然怎么话说出口那么灵,隔日就在公司电梯间遇见黄少天。

黄少天正在和助理交代着什么,balabala地快速讲话,头一回电梯门打开,露出喻文州的脸,饶是他也愣了3秒,台词断片。

喻文州那点肉最终没能被郑轩挽留,他看起来比上次节目通稿清癯不少,眉间淡淡疲倦,但精神尚佳,仪态严丝合缝。

“有新戏要拍?”这是黄少天的第一反应。

“没有,最近比较忙。”喻文州给他让了位置,“几层?”

“哦五层。”黄少天靠在电梯壁上,这里只有他、喻文州和郑轩,最后那位打了招呼就在角落里假装四处看风景。

“这么拼啊?”黄少天瞥了他一眼,“老郑要抱怨压力山大了吧。”

“冤枉!”郑轩哀叹。

“不拼怎么赶得上你。”喻文州等电梯门开,露出微笑,“回见。”

“回见。”

短暂的交锋喻文州没透露太明显的进攻意图,他本来就是个耐心十足的人,国外历练一圈,这个特性几乎变成了他骨髓深处的根深蒂固。

 

当然也他也没有单纯地守株待兔,转眼到月底,某家娱乐媒体平台举办了个年度评选。这种全靠粉丝网络投票和娱乐公司高兴的“盛典”,最大的意义估计也就体现在艺人的公关力上。每个被邀请的嘉宾都提前确认了行程,确保不会出现代领和奖不见人的情况,如果有,那么久换一位发。

黄少天和这家公司合作过几次,关系不错,也是最早一批确认了奖项和行程的艺人。倒是公司高层和喻文州聊到这场娱乐秀,突发奇想地给对方一通电话,强行安派了个“颁奖嘉宾”给他,说是去社社交顺便增加曝光度。

会场安排在某个高级商业区核心,或许是映衬了夏日这个主题,周边布置了层层卷浪般的蓝色,夜幕低垂的傍晚,坠挂在栏杆上的霓虹彩灯此起彼伏地亮起,车行缓缓入场,激起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晚会盛典,不过是走走红毯签签墙,然后在台下看表演,晚上酒席露一面,基本行程就差不多了。

不知道是否主办有意安排或是公司交代过,喻文州的车跟在黄少天后面,他们前后脚入了场——黄少天明显更具本土人气,栏杆外的少女们叫破了喉咙;喻文州这段时间曝光率充足,加之镀金影帝光环,也有了些群众基础。签名墙前团团围了不知哪家的少女粉,看到他走进来安静了两秒,一个心直口快的姑娘念了句“真人好帅啊”,声音巨大,四周传来善意的笑声。喻文州大大方方说了句谢,也被她们不吝掌声和尖叫地迎进场地。

座位反而没有安排在黄少天隔壁——难免有些遗憾。但他的位置在黄少天的斜后方,恰巧被笼在二层坐席阴影当中,即便目光游移,也毫不起眼。

挨着黄少天坐的是他几个盛传的圈内好友,看起来确实关系不错,全程时不时地咬着耳朵说笑,被投映在大屏幕,头顶上少女们叫得不明所以。

喻文州颁发的奖项早早结束,黄少天的奖项则偏重头,安排在后半场。喻文州中途去了一次洗手间,艺人们有专属安排的通道,一直通到后场的小花园,旁边还有供休息用的小厅。比起灯光闪烁的前场,这里格外静谧和低调。喻文州走过一扇窗,突然闻到一丝烟味。

他停下脚步,从窗口望出去,黄少天坐在一丛叫不出名字的花草中,凉椅嵌在树丛里,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而喻文州却在这段连地灯都昏暗的场景里找到了他。

黄少天应该先看到了他,却没有开口。喻文州抬手把窗口推得更开了点:“外面太热,一会儿进场又要重新补妆。”

“还要一个小时呢,”黄少天晃晃手里的烟,“来得及。昨天片场通宵,困死了。”

“新电影?”喻文州问。

“嗯。”黄少天含糊应了声,又朝他挥挥手,“快走快走,你站在哪儿目标太明显——卧槽你干嘛?!”

他话说到一半,喻文州突然跳上窗沿——他那里半地下的回廊,窗口半人高,恰好贴着外面的地面。他从花丛里钻出来:“不会被发现了。”

“神经病!”黄少天震惊劲儿还没过去,“不是我说你怎么老搞突然袭击……”

他卡了一秒,对面的喻文州明显迅速抓到了他话语中的重点——这是黄少天第一次在他们重逢后提起过去的事,喻文州体贴地陪他沉默着。

黄少天没能坚持多久,他掐了烟,站起身:“算了算了,我们回去。”

“不是还有一个小时?”喻文州反倒不着急了,“坐会儿吧。”

他欠身在黄少天刚刚坐过的椅子上坐下,黄少天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挨着他也坐了下去。

椅子其实应该是宽敞的单人椅,不过对于时常得注意保持身材的演员们而言不在话下,喻文州又瘦了点,甚至还略有点宽松。

黄少天皱着眉:“你差不多点,都快脱型了,老郑没帮你想想办法?”

“想了。”喻文州侧过头,“不过可能许久没回来,肠胃还不太适应。”

也是,国内网民都开玩笑说自己百毒不侵,喻文州这种常年饮食不规律的工种,反应或许更大点。

“食疗养养吧。”黄少天吐了口气,“我知道一家店……”

“你带我去吗?”喻文州打断他。

黄少天微妙地沉默了几秒:“你什么意思?”

身体挨着喻文州的部分被热度蒸起了汗,喻文州永远能准确抓住他的点,黄少天狮子座的好胜心蠢蠢欲动。

他却向后半步侧着脸问他:“我想知道少天的想法。”

“你后悔过么?”

飞机轰鸣,落在五年前的机场,黄少天站在关外,看着喻文州的背影消失在玻璃墙中央。

他们其实早就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

“现在结果看来,那至少不是个错误的决定。”黄少天站起来,“我要回去了。”

tbc

评论(34)
热度(1048)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