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瞬 下(中)

本来想今天一口气写完,但明天还有事,就不熬夜爆肝了【。明天再战。

胜利就在不远方……!

-------------------------------------

差不多是一天的戏份结束,黄少天和工作人员道别走出现场。

他目前在B组拍戏,副导演掌镜,导演的A组在隔壁棚,两边同时开工。今天A组完结得比较早,苏沐橙还披着外套捧着杯子跑到他们那儿串场。

影后走过难免有人追捧,黄少天刚下戏,看见自己座位旁边站了一圈人,挑挑眉,凑热闹地打了个口哨。

知道他们关系好的一圈儿工作人员都笑了,苏沐橙大概是故意的,看都没看他一眼,把头扭到一边。

“靠,这死丫头!”周围扑哧声四泄,黄少天要上去理论,被眼疾手快的助理喊住,郁闷地拉进保姆车里卸妆。

隔了一会儿,苏沐橙不紧不慢地探了个头进来:“结束啦?哎呀衣服也换了,早知道先让我偷拍两张发微博。”

黄少天:“……我看出来了,你是下班太早闲得无聊。A组今天怎么回事没人干活吗?”

“提前结束了。”苏沐橙趴在楼梯旁,看着黄少天举着电吹风呜呜作响,“导演有贵客。”

“什么?”黄少天刘海飞舞,“导演怎么了?”

“没事。”她笑笑,“应该会有惊喜。”

黄少天没读懂她话里真意,后来回想,免不了想拎住她教训一顿,怎么看在同学之宜上让他有点心理准备。

但又准备能怎样,防火防盗防EX,都防不住喻文州在他眼前晃。

北方边境的影视城天地荒辽,拍戏时连围观群众都没有几位,到了晚上7点后,狗都没了影,室外气温降到个位数,黄少天随手披了件外套,埋头向外走。

工作人员们还在收拾场地,助理和导演确认明天的拍摄行程,反正也没人,他悠悠哉哉地在城里转,灰土在布景上蒙了层破败的美感,霞光未散,不知哪个朝代的街角转面贴了民国的海报。黄少天从一家当铺正门穿过后门,阴差阳错地走到A组附近,迎面差点撞上某个人。

对方先伸手扶住他,大约是向光,一眼认出黄少天。

“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

这个声音太熟悉,最近又反复在他梦里出现,黄少天免不了反应了三秒,向后一跳:“哇靠你怎么在这儿?”

喻文州放下手,微微笑了笑:“我来谈事情,放心不是跟踪你。”

又接了一句:“本来想完事先去那边堵你,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

没想到是自投络网吧。黄少天郁闷地想,看来苏沐橙口中的“贵客”与“惊喜”就是喻文州了。

太阳从风与沙的地平线落下,喻文州身后是橙黄浅白到深蓝色的交界线。他穿着长风衣,围巾两段在风里轻轻摇摆。

喻文州看看他身后:“就你一个?”

黄少天随手指指:“助理在后面,老郑呢?”

“我打发他先回去了。”

黄少天眼眉一挑:“谈事情还能同经纪人分开行动?”

“那倒不是,”喻文州笑笑,“只是请你吃东西,总不好带上他一起。”

他侧过头,在冷色调的光线里看着黄少天:“上次是你请我,这次总算逮到机会。”

上次是喻文州临走前的最后一顿饭,他身上大多的钱已经换成外币,卡也注销。黄少天拍拍兜说怕什么我请你,带着他去学校东门口最好的酒楼胡吃海塞了一顿。

就他们两个人,还特地要了个大包间。没有喝酒,但吃得很开心,有一种末日之前最后狂欢的气氛。

因为毕业季,店家彻夜不打烊,喻文州记得他们聊了很多,直到第二天凌晨,黄少天结账送他去机场。

后来遇到郑轩偶尔聊到,才晓得他从机场回来,在宿舍里整整呆了一天。

没睡觉,也没吃饭,郑轩和黄少天是对床下铺,晚上翻身时能看见他翘着脚平躺在床上的黑色剪影,不像睡着的样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当时只是纳闷,远距离不像黄少天和喻文州克服不了的问题,当然在他后来得知真相,回想当初,也觉得甚是作孽。

七八年时间,同期女星结婚的孩子都出来拍电影了,多刻骨铭心的爱情也能被漫长的时间潮汐洗刷,更别提区区一段校园恋爱。

喻文州的面相里就刻着理智二字,这么多年郑轩从未在他私人生活里看到能够趁虚而入的裂缝。追求的人不是没有,他都处理得很好,偶尔他会想该不会是旧情未了,又实在觉得扯淡。然而这次回国好像又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郁闷的经纪人在酒店百思不得其解,当时人二位却已经在市区找到家饭店,坐下面对面了。

边陲小镇的生活水平不高,大半靠旅游业支撑,过了旺季街面完全冷清下来,喻文州找到一家火锅店,看装潢像新店,但整个大堂也只有他们俩。

店门口放着十几年前的劲歌金曲,前台的小姑娘捧着手机在看韩国综艺,不时笑出声。喻文州点了菜,把单子递给黄少天:“还有别的想吃吗?”

“不了。”黄少天摆摆手,“火锅不就那几样,先上点填肚子,不够再加吧。”

点单的服务员也没能认出他们,喻文州还好说,黄少天外面裹着薄羽绒外套,背了个黑色背包,里面穿着普通的长衫长裤,比起演员更像个采风来的游客。

晚上气温降得很快,因为只有他们一桌客人,大厅难免有些空荡荡的凉气。服务员很快把锅端上来,热腾腾的水汽蒸起,暖意扩散。

黄少天趁着喻文州给他倒茶的间隙问:“导演叫你来干嘛?”

喻文州垂着眼,用壶里的热茶水烫着碗筷:“导演叫演员过来,总不可能是讨论国家大事。”

说的也是,黄少天噎了一下:“戏决定了吗?”

少说喻文州回国也超过半年了,无论综艺或是社交场合都出席了不少,该结识的人差不多认识了一圈,但新戏还不见踪影。趁热打铁好像没被他考虑过,黄少天偶尔翻到娱乐版,也能看见网上有人发出疑问。

不过按照他多年前对喻文州的理解,他从不做没准备和打算的事,说好听点是计划性长,说难听是动作太慢。

果不其然,喻文州笑笑:“我还在看本子,这次来找导演也是谈论一下计划,可能还要准备一段时间。”

黄少天这里的戏虽然近尾声,但还不算排完,他也听说导演接下来还有打算,但光是这部戏的后期处理估计都要排到明年,喻文州真是接他的戏不得等死?

喻文州看出他的疑虑:“只是接触而已,合作也要找对口味的。我其实已经有了计划,大概近期会公布,和这边合作的话应该也是下部或下下部了。”

“哦……”黄少天喝了口茶,锅里咕噜噜地翻着水,喻文州从锅里夹出肉放在他面前的盘子里。

“先吃吧。”

他没有刻意地提起过去,但一举一动都让黄少天免不了分神,刚刚点菜的时候也是,下单几乎都是黄少天爱吃的——哪怕是这么几年过去,物是人非沧海桑田,但口味总不会大变,喻文州的举动让他非常不合时宜地想到某个俗语,又因为对方不越线的反应而觉得自作多情。

本来就是和平分手,这么多年过去不说旧情如何,同窗之谊还在,黄少天默默在心里念叨着不要多想,这顿饭居然心平气和地吃完了。

晚上是黄少天的助理开车来接的他,喻文州住在镇上另一家酒店,同他们不顺路,也拒绝了黄少天捎他的邀请,先目送他们离开。

关上车门之前他对黄少天笑笑,说了句:“晚安,明天见。”

黄少天不明所以,但第二天AB组合并拍戏,他果然在片场看见了喻文州。

他站在导演身旁,隔着重重人群,对他微笑。

这一下令黄少天想到多年前班级排戏的时候,哪怕忙到昏天黑地,他回头找喻文州,都能看到他对自己笑。

如同在湖心投下涟漪,黄少天也免不了没来由地心跳加快。

也许是事情没聊完,也许是导演想让喻文州熟悉国内拍摄环境,总之喻文州在影视基地“见习”了五天,也陪黄少天吃了五天饭。

工作人员小姑娘里不乏有喻文州的粉,这几日更是被圈得狂热,黄少天下戏总能听见一群小姑娘聚在一起叽叽喳喳讨论喻文州本人有多帅多绅士,还有运气好的搬东西碰到,被喻文州顺手帮忙,花痴得不要不要。

黄少天一边看着剧本,一边听她们叽叽喳喳,心里像塞了一团锯木屑一样烦得不行,偶尔还碰到苏沐橙意味深长的眼光,更火上添油。

但在喻文州将回去的那天,跟他混熟的几个小姑娘偷偷跑来,问他能不能帮忙管喻文州要签名。

黄少天一脸莫名:“你们自己要去不就好了?找我干嘛。”

小姑娘不好意思地说:“我们人多嘛,怕他不高兴,黄少你不是和喻先生很熟的?我看你们经常一起吃饭。”

“……”黄少天一时间竟无言以对,想了想对方似乎真的没说错,这几天天天和喻文州混在一起,不知不觉居然也成习惯了。

直到中午喻文州拎着外卖敲开他保姆车的门,黄少天没好气地把一堆签名版丢过去:“喏,你的粉丝求签名。”

喻文州挑挑眉,把手里的面食和白切肉放到黄少天面前:“怎么都递到你这里了?”

肉香混着香辛料的味道在狭窄的空间里扩散开——那实在太诱人,黄少天拍了一上午,肚子早饿了,没撑几分钟就打开盒饭扒拉起来。

喻文州在他对面找了个位置坐下,向黄少天助理借了根笔,安安静静地开始签名。

他的字一直很好看,黄少天瞟了几眼:“你不吃啊?”

喻文州嗯了一声后才抬起头,看了看黄少天:“不吃了,一会儿赶飞机。”

“今天就走?”

“嗯,有工作需要完成。”喻文州签完放下笔,对黄少天说,“来日方长,等你回G市,我们再约。”


tbc

评论(37)
热度(996)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