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BO】陷落 29

我回来啦……

总算找到更新的感觉~虽然也没少写,但总有种这个月没写字的错觉呢= =

前文:打boss的路上也要手牵手

===================================

水滴啪嗒落在黄少天的脸上,他迷迷糊糊睁开眼,喻文州用拇指擦了擦他的脸颊:“吵醒你了?抱歉。”

“我睡了多久?”黄少天哑着嗓子低声问。

“不到一个小时。”喻文州说,“可以再休息一下,估计还需要些时间。”

墙边空间狭小,喻文州盘腿坐着,目不转睛地小心拨弄墙上的机关,黄少天拿着表躺在他的膝盖上,头顶是喻文州上扬的下颌弧线,又一颗汗珠顺着鬓角滑落,挂在下巴上摇摇欲坠。

黄少天鬼使神差地抬手抹了把,喻文州没动,笑着说了句谢谢。

他即使被关进禁闭室越狱也是风度翩翩的,上一次看见他出汗是哪个场景来着?黄少天回想了一下,突然觉得这个沉闷的储物间更热了。

他不敢随意翻身,只好直挺挺躺着聊天:“这出口设置得够隐秘的,该不会从盖监狱时就计划好了吧。”

“好问题,”喻文州说,“即使不是预埋好的,也是很早就放进来了,等回十局可以再查查看落日初建时的数据,应该能有收获。”

要找到秘密通道的门并不难——这里的空间狭窄,可能出现的关键点让喻文州闭着眼睛也能摸出来。但“门”上的钥匙的确难搞,他们把它镶嵌在了电路表的深层,毫不起眼的密码锁。如果手边有台电脑应该不太费事,不幸的是他们的卧底生活基础就建立在一无所有的现实塔顶。

喻文州拆掉了他的树脂镜片,反正到这个地步它已经超额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你觉得老赵是主谋吗?”

“不是。”喻文州肯定地回答。

黄少天挑起眉:“这么坚决?”

“他在会上的发言和监控室里的行为,与其说是帮凶,更像某种措不及防的掩饰——他应该没有参与到计划当中。”

“你的意思是,他知情不报?”

“嗯。”喻文州稍稍吐了口气,“我和李轩打听过,赵警官性格冷漠,私下里行为也比较孤僻,他不是好控制的对象。如果不是这个事件的主导,那就将会是个完全无关者……”

他放下手:“也不能这么说,在他知道主导是谁的瞬间,已经和案件直接挂钩了。”

黄少天愣了愣:“好了?”

“好了。”喻文州揉揉他的头顶,示意黄少天坐起。几块透明的集成电路板在层叠的电线后方闪烁着微小的光。墙面后方滴滴答答地有了响动,声音越来越近,最终“咔嗒”一声,整个电箱向墙内陷进半寸,喻文州托着顶端轻轻向上推了一把,电箱随之升起,露出下方密不透光的黑色洞穴。

喻文州和黄少天互看了一眼,黄少天把他的表戴在自己手腕上:“我先来。”

他在墙边摸索了一下,果然摸到金属梯的横杆。黄少天翻身踏上去,一步步下沉,终于头顶被黑暗完全吞没,只看见一小块摇摇晃晃的光点。

喻文州等他下到一定高度后跟上,能感觉到四周墙壁拥挤着,像黑暗的实体,勉强能单独通过。电箱底端垂了一根绳索,在他身后摇晃,大约爬了两分钟,那种拥挤感一下子消失了,光点在他左侧,黄少天轻拍他的腿:“小心,到底了。”

他把手表的光拧到最亮,刚刚好照到洞顶——他们发现了一条长长的隧道,规模接近下水道,两个人并肩站在其中仍然宽敞,墙壁和脚下居然还简单地用水泥浇筑过,出乎意料地平整。因为光线不足,看不清道路延伸的方向,但至少他们心里都有数:这不会是一条像看上去那么容易走完的路。

黄少天绕了一圈,走回到喻文州身边:“这么大的工程,就在日落的眼皮底下,亏得他们只是制造了死人,如果越狱,这能跑掉一个连——你说他们怎么就不想跑路呢?”

“精神控制。”喻文州握着他的手腕又仔细查看着四周,“他们‘接’你的阵势你也见识到了,如果不是精神上被完全统治,也没有别的理论可以解释他们白天和夜晚两种完全不同的人格展现。我们的对手不容小觑。”

“害我在监狱里不得不卧底半年,毕生难得的体验啊。”黄少天恬恬嘴唇,“如果轻易就被搞定,故事高潮也丧失可看性了。”

“是人是鬼,总要见见面。”喻文州说。

他们在彼此眼中都找不到丝毫动摇的惧意,这很好,黄少天满意地想:“你猜这条路通向哪儿?”

“通向哪儿我不确定,但它一定不短。”

“哦?”

喻文州拉着黄少天蹲下:“你看,地面上有轮胎磨痕——他们是开车从这里离开的,也就是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地浇筑水泥。”

“……”黄少天感叹,“怎么不就近找个地方呢,太费劲了。”

“开车一个是快,另一个是方便搬运,”喻文州走到绳子末端,“尸体。”

黄少天顺着他的视线,粗麻绳看不出颜色,但它正下方散在地面上的片片黑点怎么看都是干涸的血迹。

“还记得阿梅么?”喻文州说,“我猜他是被刺头杀害的,深海说半夜看到你在同他说话,应该是他们其中一人吸引了阿梅的注意力,刺头在后面动手。那晚去我的房间不过试探,阿梅是他们早就定好的实验目标,用提取的Omega信息素实施。”

“然后把阿梅尸体从这条路运到他们的老巢,挖掉生殖腺后再伪装成颈部砍伤丢回现场。”黄少天啧啧两声,“胆子够大。”

“他们已经在监狱里建立了足够的权威。”喻文州说。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黄少天擦了擦额头的汗,“走吧。”

地下通道阴寒,喻文州在上面出的汗早就干透了,黄少天又是出的哪门子汗?

“少天,你……”喻文州想抬手摸摸他的脸,动作却顿在半空。

“嗯?”黄少天抬头,“怎么了?”

喻文州像是思考着什么似的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缓缓放下手。

“我想我猜到了,这条路终点的坐标。”

TBC

评论(118)
热度(1921)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