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BO】陷落 30

前文:一条路走到黑

大家早就知道啦,现在少天也知道了=v=

==============================

黑暗如果有质地,那么一定是天鹅绒的触感。

黄少天擦了一把头上的汗,他们已经在这个通道里走了近一个小时,沉默和黑暗将时间掰得粉碎,当焦虑开始浮于情绪表面,耐力与信心则成同比不断削弱,连一分一秒都变得无比难熬。

第十局的外勤业务培训里有五官封闭训练,黄少天更倾向于把它归纳到拷问课程部分当中。喻文州应该也多少受训过,但应该没有他们的强度高。

他在第十局创造的诸多记录里也包含了这条,当时的主考核教官也很惊讶他在整个过程里表现出与平常完全不同的反差,但想想看,一个Omega能在Alpha擅长的领域与其他人平起平坐,也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不过现在他们是两个人,没必要忍受这个。黄少天往旁边抓了一把,扑了个空,闷不做声地皱了皱眉。

喻文州的手表电力有限,为了接下来的行动考量,他们把它关掉了。现在也只能凭脚步声来判断彼此的位置,但是喻文州不在他熟悉的位置上——更准确点说,不在自从他们打破某种接触尺度后,他所习惯的位置上。

他甚至离得更远,黄少天往左前方走了两步,旁边那个人很明显突然加快了步伐,躲到前面去了。

几个意思?!我是吃人的怪兽吗?他心中拱起一股无名火,有那么一瞬间黄少天很像把这个人狠狠压到墙上质问,毕竟在他的狩猎范围,还没有人能够挣脱他的速度逃走。这是他熟悉又陌生的本能冲动——这几次反复被迫进入发情期,他的身体腺素分泌已经出现紊乱的趋势。再加上近一年的抑制控制,黄少天已经察觉得到体内的熔岩开始烧断理智的外壳。

魏琛提起过他的不同。他不像一般的Omega在发情期会陷入难以抗拒的情潮和软弱,他具备甚至超过Alpha的身体素质,经过后天训练,已经养成特殊的应激反应与控制能力,甚至在发情期更具战斗力。

“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他师父感慨过,在烟灰缸里树了只烟头,“将来谈恋爱就麻烦了,先给你另一半点蜡。”

但想把一个人揍一顿和同时把他压倒在地上亲吻的冲动同时混杂在一起,对于黄少天来说实在不太习惯。

他习惯于潜伏和暗杀,但并不代表喜欢回避问题,所以他停下脚步:“你在躲我。”

“嗯?”喻文州也停了下来。

“从我们进入这个密道你就开始保持距离了。为什么?”黄少天语气冷淡地平铺直叙,“你知道在第十局训练过的外勤里没有错觉的概念。我以为我之前表述得很明确了:搭档之间最好不要有太多的秘密,尤其是在现在身份暴露之后,所以如果你对我有什么意见,最好早点说出来,我们达成一致等完成任务在秋后算账,我可不想关键时刻被队友捅刀。”

“……”他听见喻文州轻轻叹了一声,接着前方灯光亮起——他可离得够远的,起码有十米,“我在想你什么时候会问,现在可不算好时机。”

他把光调得亮了点,隐隐约约照出前路的轮廓——距离喻文州不足50米外,有一块金属的轮廓挡在路中央:“我们到了。”

这的确不是个好时机,黄少天愣了愣:“到了?”

“时间上来讲差不多。”喻文州看了看表,“40分钟,将近4公里,看来我估计的没错。”

在他们出发之前,喻文州在地上画了一幅地图。

他们一直陷入一个误区:尸体在监狱被发现、事件在监狱里发生,但这里其实未必是第一现场。

在黄少天将近一年的潜伏和喻文州来的这段时间里证明了虽然可以在监狱里做手脚,但大的动静依旧不可能。尤其是排除了监狱长的嫌疑之后,这里没有条件可以提供他们进行人体研究。

“那需要大量的医疗和储存设备。”喻文州说,“最好是一个隐蔽的,又距离监狱不太远的地方。同时他们得要足够的电力来维持这些设备的运转。”

提到电力会想到什么呢?黄少天也立刻反应过来:“风力发电厂?”

“对。”喻文州说,“我们没有仔细调查过那边,但一个提供了监狱全部电力供应,地理位置靠近、且几乎无人的区域,没有比那儿更合适了。”

根据地下通路的方向判断,他们也确实是往那个方向走的。

而现在他们走到了真像的门口。

喻文州凑近金属门看了看:“和入口同款密码门。”

“难搞么?”黄少天问。

“应该比刚才快。”喻文州说,“我先试试,少天你……”

他回头对黄少天笑笑:“最好就坐在那里休息下,别过来了。”

提到这个他就来气。黄少天冷哼一声抱胸靠在墙上:“你是打算如果拆出炸弹自己堵了让我跑路么。”

“你说是就是吧。”

“…………”

黄少天觉得大概世界上再没有第二个人能像喻文州这么讨厌——可以理直气壮地敷衍你,好像他多么为别人着想。

有了第一次经验,这次喻文州的速度有长足进步,大概不过五分钟,门就发出了一声轻响。

“搞定了?”

“嗯。”

黄少天从腰间抽出枪——这是他刚才从狱警身上顺来的,走到门边。喻文州给了他一个眼神:“准备好了吗?”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黄少天说,“现在不怕我靠近吗?需不需要我先冲进去你殿后好方便保持‘不知道为什么总之我要保持’的距离?”

喻文州笑笑:“你知道,如果有些话没写在初次见面的自我介绍里,恐怕在后面就很难找到合适的机会再去谈论它。”

“我觉得现在就是个好机会。”黄少天说。

“在进攻之前?”

“在进攻之前。”

喻文州看着他,在荧荧漫漫的淡蓝色光之下,显得那么神秘而难以捉摸。黄少天想,虽然没有太多的经验,但应该就是他了。

他对于自己的心态无比坦诚,这并没有什么好遮掩的,感情从来不是值得羞愧和隐瞒的东西。

“我和你保持距离是希望能够尽可能地不影响你。”喻文州慢慢地说,好像在给他一个可以消化过程的时间,“你比我更清楚自己的身体,反复的强制发情不是好事,我承认发情期会提高战斗力,但同时也会大量消耗你的体力。所以无论是从战略还是健康层面,在非必要的时候就尽量避免。”

“我是Alpha,少天。我不希望我的信息素对你产生不必要的影响——在它已经开始逐渐脱离抑制的时候。”

tbc

评论(115)
热度(2203)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