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BO】陷落 31

重要的更新了【。

前文提要:力的作用是相互的,爱也是~

================

31

风力发电厂距离监狱3公里左右,是一片占地面积极广的建筑群。均匀间隔的白色风车像种在沙地上的蒲公英,工作厂房设置在这片蒲公英地的正中央。

喻文州在来之前当然也研究过这个地方——它是沙漠里监狱唯一的“邻居”,提供了里面一切的电能。场主是镇上某位有钱人家,第十局对他做了背景调查,身世清白。

根据发电厂上交的设计图纸,它的占地面积几千平米,三分之二的土地上放满了风车,主厂房由最先进的设备控制,平时只需要十人轮班监控。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发现过这条神秘的地下通道。

白色的光从门后探出头,喻文州给了黄少天一个眼神,后者贴紧墙壁,像一道看不见的影子滑进另一边。

门外接着金属镂空的步道,一辆敞篷电瓶车靠停在拐角。头顶一排明晃晃的白炽灯,四周簇拥着扭曲的电气管道。根据位置判断,应该还在发电厂的地下层,黄少天贴着锈迹斑斑的扶手,警用胶皮鞋底踩在钢铁架上,几乎没有声响。

他的鞋也是从狱警那儿抢来的——毕竟落日只配给囚犯软底布鞋,跟光脚区别不大。喻文州跟在他身后,进门的短时间内他已经观察过一圈地形,根据记忆里的图纸,他们应该处于发电厂地下维修层的某个房间。这里的通路都是隔断的,为了能在突发情况或故障时期只关闭坏损的部分保持整体运作,非常合理的设计。只是放在此时此刻,难免有悬疑片里犯罪现场的神秘。

通路不长,走到尽头又是另一扇门,虚掩着。黄少天在门后听了片刻,确认无人埋伏,抬手推开。

这扇门后又是另外一道走廊,水泥浇筑,横纵过房间门口。这里看上去更有厂区的味道——白色墙壁刷了半截青漆,粗糙地能看见刷痕,天花板上挂着灯管,没有开,沉暗的过道里只有墙角的应急灯照出逃生方向,黄少天摸到墙边的开关,啪地打开,灯管发出接近爆裂的丝丝电流音,一闪一闪地映着喻文州的脸——看着有点吓人。他又把它关上了。

这条走廊上均匀分布着许多的门口,看上去都一样——或许每一间打开背后,都是相同的。

喻文州不这么看。

这里已经是犯罪者的大本营,他们像白蚁一样从根基侵蚀了这块土地,替换成恶的洞穴。走廊两端监视器的红灯亮着,但应该没有拍到他们。

他举起枪,双手稳定,扣动扳机,子弹啪地穿过镜头射入墙体。黄少天同时搞定了另一边更远距离的摄像头,面无表情地垂下手。

“碰运气吧。”喻文州说,“只能挨个房间找了。”

大部分房间门都上了锁,需要专门的通行钥匙才能打开。门禁和粗陋的装修格格不入,电子锁卡在漆皮斑驳的门上,喻文州和黄少天各靠一侧的墙壁交替掩护前进。厂房的空气里充满机械运作的低频震动,喻文州摸到转角最后一道门口:“你打算离开这里前都不跟我说话了吗?”

黄少天的手越过他朝另一个方向的尽头抬手一枪打穿摄像头,率先走过转角:“你可是Alpha,Alpha和Omega需要交流吗?我记得要保持距离避免互相影响。”

他念Alpha的时候有点咬牙切齿的可爱,喻文州轻咳一下遮住自己想笑的欲望:“Omega是记仇的生物——我下次会记住这一点。”

“少来性别推论。”黄少天拧着眉,“你居然是Alpha!叶修让Omega进入Alpha监狱卧底,却让另一个Alpha伪装成Beta医生来接应,到底是我搞错了还是你们有问题?”

“计划的一部分。“喻文州说,“而且看上去很成功——你看,我们连自己人都骗过了。”

这是什么值得炫耀的资本吗。黄少天更生气了:“你是个Alpha!而且你还不打算告诉我。”

“你已经第三次强调了。”这次是喻文州先打掉第四个监控,“我之前向你承认过,现在也坦白了,性别隐瞒真的这么重要么?”

那可不是我都做好和Beta过一辈子的准备了还跟李轩打听过医学信息素干涉代替标记的方法结果你告诉我你是Alpha关键我从头到尾没看出来简直智障——这些弹幕挤满了黄少天的大脑,很遗憾他一句也说不出口:“你什么时候承认过?”

“你问我是否还有所隐瞒的那次。”

“……”

“我也说过我会找合适的机会告诉你。”

“……”

“叶修不会无缘无故曲线救国,他看中这个计划人选的合适性要大于性别选择,我以为你确定进入日落的时候就知道。”

“这算是合适的时机吗?”黄少天不爽地反问。

“不算。”喻文州说,“但是没办法,任务当前,选择一个能够最大程度保留战斗力的方案是我需要优先考虑的,毕竟……”

他在忽明忽灭的灯光下看着黄少天:“不仅仅是我的信息素会影响你,少天,一个体征正常的Alpha和处于发情期危险边缘的Omega靠近,而对方又是他盼望与爱慕的对象,在这种条件下要求他保持高度集中的冷静有点强人所难了。”

黄少天脸上腾地烧过一团火焰:“你……”

“秋后算账的事等秋后吧。”喻文州手指放到唇边,“我们找到地方了。”

他们在不合时宜的吵架过程中也没有停止脚步,在第二个拐角的第五间房,喻文州招呼黄少天走过来:“应该是这。”

黄少天看了看它,和之前他们看过的每一间门口并没有什么差别:“你怎么能确定是?”

“光。”喻文州说,“我们路过的房间和入口间相似,门缝下能看见微弱的光。唯独这一间没有。”

他退开半步,果不其然。

“还有密码锁。”喻文州按亮显示屏,不是密码锁,而是虹膜指纹界面,“和其它密码锁模范得很像罢了。”

黄少天看了一圈:“你有什么好办法打开它么?”

喻文州想了想:“除了随便抓一位实验人员,我只想到了一个。”

“希望我们想的同样。”黄少天举起枪,在锁扣上下连开两枪。

门锁液晶屏暗下去,喻文州和他击掌,轻轻推开门。

这扇门似乎比他们来时那扇更厚重,房间内如他所说的一片漆黑,喻文州靠在门后,黄少天躲在门口另一侧保持戒备。

“什么味道?”

他低声问喻文州。刺激得让他想喷嚏。

喻文州皱起眉,没有回答。他对这个味道要跟熟悉一些,如果没猜错……喻文州手指摸上墙壁,拧开开关。

紫色的灯从头顶两侧依次由外向里层层亮起。

“看见什么了?”黄少天又问了一句。

喻文州转过头,神色复杂。

大约有那么几秒后,他才开口:“你不会太想看到这个场景。”

黄少天愣了愣,见他退开门,让了半步。

他转到门口,先看到了几座巨大的玻璃柱。

或者应该叫它巨型培养皿?标本瓶?黄少天不确定它的名字,这玩意他见过几次,在第十局的生物研究院,张新杰指给他看的。

但他从来没有见过像这么大、并且整齐排列的玻璃舱,底座连接着错综复杂的电线,顶头灯光昏暗,缺恰恰好照亮其中的“物体”。

喻文州走过来和他并肩而立:“你闻到的是福尔马林……我现在很难确定他们是否还活着,或者说,是否还属于‘人’的范畴。”

那里面装泡的,都是一个个完整的人。

完整的Alpha,在刚不久之前,还试图拐带黄少天离开牢门。

玻璃舱分裂两排,左右各四,一共八只。

老筒、刺头、花臂、铁锤……都是老朋友了,像暗夜的傀儡完成任务后被主人收回,放进保险柜里储藏。即便黄少天不喜欢他们,却仍然被眼前诡谲阴冷的场景弄的脊背发凉。

他的目光落在最后一个玻璃舱里。

那个人比其它几个明显大一圈,身体强壮,却和他们同样闭着眼,站在玻璃舱,与黄少天隔空相对。

——深海。

tbc


评论(83)
热度(2140)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