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陷落 32

前文提要:开始打怪

-----------------------------------

玻璃罐离地近半米,黄少天抬头看着他,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深海看上去显得比平时更庞大——那大概是弧形玻璃的放大效果。喻文州仔细看了看其它操作台上的控制装备,说:“都不是本人。”

“什么?”黄少天转过头,他站在深海投下的阴影中央,眼睛里落了几片冷光,看起来不是什么好心情。喻文州走到他的旁边,看了看深海的,眉峰一挑。

“这个还活着。”他勾起一个没什么笑意的弧度,在面板上按了几下,容器里涌入大量泡沫,深海挣动两下,像过电版剧烈颤动起来。

“有意思。”

“这是干嘛,”黄少天双手抱胸,事不关己地看着深海陷入无意识的痛苦挣扎,“另类的SM游戏?”

“克隆。”喻文州说,“那瓶子里的几个。”

黄少天愣了愣:“克隆,你是说……”

“嗯。”喻文州推了推眼镜,“政府严令禁止的——当然听话的就不会成为罪犯了。克隆缺陷少天听说过吧?”

“不会有生殖腺、没有生育能力、有近50%重大基因缺陷问题和反社会人格。”黄少天说,“不过有一部分人坚信克隆人能够成为自己器官提供者,所以有钱人投资在这个项目上的也有挺不少,我们以前还捉过两个,不过后来都死了。”

他的话音低冷:“突发急性病,免疫系统缺陷感冒2小时候死亡,来不及急救,而且尸体腐烂速度是正常人的一倍。”

喻文州点点头:“看起来他们是自愿作为实验体提供基因的。毕竟这些死囚——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回到人世间,可如果克隆成功了……”

“就可以找人代替自己坐穿牢底。”黄少天顿了一下,“等等我记得里面很多人的死因是急病?”

“嗯。”喻文州看了他一眼,“与魔鬼交换生存条件。”

“另外那些被挖了生殖腺的是怎么回事?”

“我猜那才是实验的重点。”喻文州说,“而且是尚处于尸检能发现的阶段。”

玻璃舱中深海挣扎的动作愈发变大,他猛地睁开眼,瞪着黄少天。

“别担心,他看不到,只是应激反应。生存系统显示他目前还处于深度昏迷状态。”喻文州低头调整了几个按钮,深海逐渐安静下来,眼睛也慢慢合上。

“是吗?”黄少天冲他双手比了个中指,等喻文州抬起头就又像没事人似地笑笑,“不过你说深海是……活的?”

“嗯。他那里的溶液成分不同,包含生存维系系统。”

黄少天哦了一声,表示了解:“剩下的都是尸体。”

“作为实验数据。”喻文州说,“走吧,我们去下一间。”

“还有?”

“死了那么多人,你不会以为就这些?”

“说的也是。”黄少天举起枪,跟着喻文州走出房间,“也就是说,今天晚上到我房间口的是克隆体了?我说呢一个个看上去生无可恋的样子。”

“嗯,我猜他们身上被植入了控制程序。之前落日里的幽灵,应该也他们逃到这里的掩护。”

“这么大费周章。”黄少天冷笑着,“也不知道是哪位大人物在准备祸害遗千年。”

喻文州摇摇头:“我看未必。”

“怎么说?”

“有哪个大人物做克隆人需要这些逃犯?”喻文州问他。

“或许是本身身体就不太好?想要健康器官急救?”

喻文州摇头:“他大可以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做一个地下实验室,募集那些急需钱的人来做实验,要比这里安全、合法得多。他之所以选择这里有三个理由:1、资金不足,只能改造发电厂,囚犯们是免费参与实验;2、目标更大——所以不得不找更多的囚犯;3、脱不开身。”

“厉害。”黄少天压低声音说,“那么名侦探喻文州先生,你能告诉我这位地下实验室的头头搞这么大阵仗到底想干嘛么?”

“有一点你说对了。”喻文州击碎斜前方的摄像头,“器官。”

“……你不会是想说生殖腺吧?”

“对。”喻文州说,“深海对你说的那段话还记得么?”

“如果可以我很想回答不记得。”黄少天反手一枪,面色不快。

“他既然爆发了不同以往的信息素,我猜他们应该在进行某种生殖腺相关的增强实验。别忘了,克隆人除了能研究怎么克隆生殖腺,也可以作为活体移植的对象。”

“你是说他们把死人的生殖腺移植到克隆人身上保持腺体器官存活?”黄少天露出了一个恶心的表情,“别告诉我还想把那种死人玩意移植到活人身上,是想性别转变还是想统治世界啊?”

“我有一个非常令人不愉快的猜测。”喻文州说,“不过需要证据支持——顺带一提,我猜吴警官的声音,也很有可能是对方拿到他的基因信息,单独复制的。”

“……”黄少天脸上一会儿是你仿佛在逗我笑,一会儿又变成了笑不出来。

他们在曲折庞大的地下迷宫前行,又找到了两三个实验室——它们每个相隔距离都不短,并且没有分布规律,喻文州猜测是为了规避某些时候的突发情况。

黄少天在其中一间看到了那个当初偷偷告诉他秘密的家伙,他的尸体——是本人而非克隆体——同样被泡在储藏罐里,后颈皮肤深深凹下去一个深洞,像被某种野兽啃咬过,皮肤边缘被泡得发白,黄少天记得这家伙被太阳晒得很黑,没想到原本肤色能变得如此浅淡。

他们都是罪犯,按理说并不值得同情。但黄少天依然为此感到不愉快——也许是因为哪怕是命运的报应,也不该成为另一场犯罪的献祭。

喻文州的方向感简直像身体里安装了自动导航系统。他告诉黄少天他们的朝向是场区核心方向,证明是越靠后的房间里出现的“活体”就越多。

最后一个房间玻璃舱里已经全变成了活克隆人。喻文州注意到其中一个人后颈不正常的鼓起:“应该是塞了某个死囚的生殖腺。”

正当他准备操作仪器查看数据的时候,门外传来非常轻微的“滴”声。

黄少天的反应速度比声音更快。他抬手击灭了顶灯,同时喻文州已经默不作声地隐藏进玻璃舱之间的角落。黄少天后退一步,和他肩并肩。

他换了个弹夹,门打开,门口却没有脚步声。

喻文州安静得像没有呼吸,黄少天的指尖触到他的掌心,划了一道线。

那个意思是:欢迎部队到了。


tbc

评论(61)
热度(1797)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