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陷落 33

前文提要:即将与boss谈心~


==================================

来人按了门口的开关,灯没有亮——当然,已经被黄少天打坏了。

“怎么回事。”那个人反复按了几次,“短路吗?”

另一个声音嘲笑他:“发电厂短路,说出去大概能笑一年。”

那个人反复尝试了几次都没有反应:“唉算了,估计是灯泡坏了。”他窸窸窣窣地摸了一会儿,一盏蓝色的光亮起。

“带应急灯总是没错的。”他说,“哪怕在发电厂。”

灯应该被他提在手里,上下左右地乱晃。喻文州拉着黄少天往后退了几步,灯光穿透玻璃器皿,擦过他的鼻尖。

“每次看都觉得很恶心。”另一个声音说,“你说做这么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当然是为了……”他正要回答,突然脚下踩到了什么,“咦?”

探照灯落在地面上,另一个人也凑过来看:“这是……玻璃碴?灯炸碎了吧。”

“我看是。”他抬起头,照了照头顶的灯,“你看。”

“那可够厉害的,幸好没人,不然得毁容……不过也没关系,复制张脸换上去就好了。”

那人点点头,打算把灯放下来,蓝色的光束掠过不远处的地面,有个东西晃了晃他的眼。

“那是……”他凑近打算看清楚,突然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到。

“小心,别动。”一个声音在他耳后响起——绝不是他的伙伴,但他好像在哪儿听过,“你的应急灯大概应付不了这样的紧急场面。”

他感觉得到自己后背被什么坚硬冰冷的物质抵住,还能是什么呢,他哆嗦着举起手:“别、别……”

“别紧张,我暂时没打算杀你。”黄少天亲切地从他手里提过应急灯——刚才也是他在偷袭的同时把灯的开关关上了——照在这个倒霉鬼的脸上,“我们正好缺一个解说和一个向导,你们来得正好啊,刘医生。”

喻文州手里的枪抵着另一位,听见黄少天的话抬了抬眉:“他就是刘医生?”

“没错,你们没见过吧,应该打个招呼。”黄少天推着他慢慢往外走,“怎么说你们也是前后上任的狱医呢。”

刘医生已经认出了黄少天的脸:“不、我、黄少你知道……”

他踉跄了两步,黄少天扯住他的领子:“哟哟别乱动,我拿的可是內警配枪,保险栓拉开的,你用过应该不会不知道这玩意实在算不上什么好货,说不定又要走火喲。”

“我……我没有。”刘医生快抖成一把筛子,喻文州感觉现在他身上无论挂了什么都会被抖下来,“我什么也不知道的黄少。”

“别这么说,你比我知道的多多了。”黄少天拎起他往前走:“毕竟你比我早到这可不止一两天——我猜自从你不辞而别开始?哦那可相当一段时间了,我和喻医生都混熟了呢。”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黄少天说:“走吧刘医生,你们这个电厂空间够大,我想在到达你们大本营之前,我们有充足的时间来叙叙旧。”

 

黄少天口中的刘医生,自然就是那个差点被挟持然后惊吓过度辞职跑路的前任狱医。

从打开应急灯的时候黄少天就认出他来了,短暂的惊讶过后,想想居然也还算合理。这么庞大的一个生物医学领域研究,总要有点专业人士在场。

不过黄少天对这位刘医生实在印象淡薄,除了两次去医务室开Omega抑制剂的药物和常规检查以外,他们几乎没有接触过。但他知道刘医生多少有些怕他——当然了,他也怕其他Alpha,黄少天比Alpha还要可怕。

“关于那次绑架案我还有个细节之前忘了跟你说。”黄少天一边拎着人往外走,一边跟喻文州说,“那次劫持事件还有个小插曲,狱方其实给刘医生配备了手枪,但可能主人长期不懂得保养,在自卫的时候走火了。幸运的是没伤到自己,反而打伤了罪犯,所以最后才能顺利逃脱。”

“的确命大。”喻文州评价。

“这次就不好说了。”黄少天摇摇头,“你要是真跑路也就算了,怎么投靠了坏人,现在想跑也跑不掉啦。”

喻文州把另外一位打晕绑在了房间内的玻璃舱旁边,劫持人质一个就够了,多了反而行动不便。

他们拎着刘医生转过三个拐角,终于发现了电梯。

“我以为你们这些见不得天日的勾当都是在地下进行的呢。”黄少天看他按下一层的按钮,冷笑了两声。

“大部分试验品的确放在地下。”刘医生老实交代,“不过老板觉得都放一起不方便,所以常用的备品都在一层工作间——实验室也在那里。”

“只有一层是打通的广间。”喻文州说,“克隆实验需要实验室面积,大概这样的确比较方便。”

黄少天哦了一声:“平时都没人检查么?我是说电厂的经营方。”

“大部分都是老板的手下。”刘医生说,“老板用电厂,也是经过电厂老板同意的。”

黄少天和喻文州互相看了一眼。

“所以你们克隆这么多实验体,目的是什么?”喻文州问他。

“老板说是保存生殖腺体的活性。”刘医生老实交代,“核心研究都是他和另一位在做,我只是平时打打下手,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什么都不知道就跑到这个地方打黑工。”黄少天用枪口敲敲他的背,“我真不知道应该说你胆大还是胆小。”

“我有欠债,”刘医生说,“而老板说要给高薪,远高于监狱的医务人员,所以……”

“所以你就帮他杀人顺便处理后续还以为自己拿到了一份好工作?”黄少天说,“让我猜猜,你的老板在你还在落日干狱医的时候就盯上你了,不过狱医工作忙时间也不自由,所以干脆制造了一场意外来助你合理脱身。我说的对吗?”

“……”

“看来是对了。”他笑笑,“最后一个问题:你们老板是谁?”

刘医生还在不停地抖着,却也没有开口说话。

电梯已经靠近一层,面板发出轻微的滴声。

“算了,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你。”他一把拎起刘医生,向门外推出去。

“我们亲自拜访他。”

tbc

评论(24)
热度(1706)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