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BO】陷落 36

前文提要:文州去哪儿了。

---------------------------------------------------

黄少天快得像一道剑光,他甚至还比对方早开了一枪,如同西部片里决斗的快枪手,距离陈警官最近的犯人闷哼一声倒地,火舌舔着地板才拉到他们面前,他左手抄起刚才坐着的塑料椅,身体则向反方向扑去。

塑料椅连一秒都没能坚持,被打得粉碎,但对于黄少天他们这种人来说已经足够了。他们身后是错综复杂的电站控制机箱,他躲进其中一个,听见枪声在背后停下来。

谁都不敢随便打这些控制台——他和喻文州都非常清楚这一点,这里每一台控制机都关联着发电设备,甚至很可能关联着地下那些“收藏品”。

从枪声起到落不超过五秒,四周突然安静的像深处的丛林,最后一只弹壳掉落在地面,黄少天听见陈警官哼了一声:“你们第十局的还真够有默契。”

他松了一口气:喻文州没事。

“我接受夸奖。”黄少天靠着机箱说,“所以你们打算投降吗?”

他好像说了什么奇妙的笑话,陈警官呵呵呵呵地笑起来——他的笑声可真不好听,像风扇铁片刮在土地上般沙哑粗粝。他说:“你们就两个人。”

“两个人可以做很多事。”黄少天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换了一架控制台,他能听见脚步声再往自己的方向靠拢——谢天谢地,喻文州你要是和我有哪怕一毛钱的默契,都别说话。

“比如,你看我们现在两个人就闯进了你的实验室,或许还是核心地带。”黄少天举起枪,他的子弹不多了,得想方设法再搞一把,“而你现在不敢开枪。我觉得你选错地方了,陈警官。”

“你觉得我不敢开枪?”陈警官盯着面前的一片控制台,他的试验品们已经走了进去,“你说的,这是我的地方。”

“我同意。”黄少天的声音已经听起来非常遥远,“所以你比我们顾虑得更多,不是吗?”

他话音甚至没有落下,陈警官就听到一声枪响,然后其中一座控制台蹦出几缕火花。

他皱了皱眉——黄少天说的没错,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不愿意动这些控制台,不仅仅是因为它们管理着电厂所有的能源,更因为它们是这座荒漠实验室的伪装。

发电厂有备用系统,那是一整座高性能发电机,再另一个厂房,只要把开关切过去,这里的小控制台们就会停止运作,但不会影响到电力输出,原理大概等同于备用电源。

他们称之为“大个子”。大个子一半是监狱投资,能在最短时间内重启电源,避免监狱停电发生意外。而另一半是镇上投资,支撑一段时间内断电后维持小镇的正常生活。

大个子是有负荷极限的,实验室的电力就是它的临界点。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陈警官并不想去动用它。

可惜黄少天是那个万不得已。

一个第十局的Omega,闯进实验室核心,绑架了他们的医生,杀死了其中一个试验品,逃脱了他们的掌控——可以说是最糟糕的情况,他所算好的一切万无一失,偏差了分毫,反而变成最不稳定的威胁因素。

啪。又一个控制台被毁坏了,头顶的白炽灯闪了闪,陈警官皱起眉:“老筒。”

老筒弯着腰——他比陈警官要高,但仍然把自己缩到对方视线下方,低着头。

“去操作台切换模式。”陈警官看着丛林般的控制森林,“然后把他抓住——记得留一口气,你们用什么样的方法都可以,就是别让他死透了。”

 

最后一声枪响,伴随着整个厂房一瞬间的阴暗,控制台只闪了两下,就完全陷入沉默。

不止是他打穿的哪一个,黄少天环绕一圈,所有的控制台都停了。

白炽灯矩阵如同一座坍塌的白矮星群,光亮向内缩小、闪烁,然后慢慢地再次亮起来。电荷摩擦的轰鸣划过穹顶,黄少天丢开手里已经打空的警用制式手枪,把MP5抗在背后,轻轻笑了一下。

出任务有时候也讲究运气的,他觉得自己还算不错,想要新武器,就有人送上来一把。

他把刺头拉到旁边的一个拐角,用电缆缠住他的手腕,顺便把他双臂肩膀卸开,估计没有人发现的话,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即使醒过来,也动弹不了。

他一开始就打着怎么样能骗来一把枪的主意,陈警官的反应完全应了他设计好的那套路数:电厂有备用电源,为了能够抓住他们,他一定会启动备用电源。但在他下决定之前,不会有那么快,所以黄少天帮他下了个决定。

他用仅剩的三颗子弹,设计好间隔和方向,依次打穿了控制台。陈警官在不安定因素的压迫下,一定会让人去开启备用电源,而追兵们同时也会朝着他开枪的方向追过来。他们不知道陈警官的临时安排,起码在灯光暗下去之前,黄少天有充足的机会在这座迷宫里把他们揍倒。毕竟他也不是第一次干了。

运气很好,只来了一个刺头,恰好是视线转暗的瞬间,他用枪托用力击打在他后颈的控制器上——那个小铁片直接连接着腺体,可见会有多疼。又在太阳穴上来了一下,刺头连声都没出就栽倒在地面。

黄少天收缴了全部的子弹和枪械,拍拍手从转角走出来。计划目前已经完成第一步,接下来他要盘算好怎么在这个错综复杂的黑色迷宫里找到喻文州,和他一起逮了陈警官,再搞个大新闻,从电厂里跑掉。

最好是炸个厂房什么的,他想着,走到半截路的尽头。

这里的控制机向两边延展,最中间的一排只摆了一半,地面上黑色电缆如同扭曲纠结的蛇群一样向空地延伸,一直延伸到一个巨大的玻璃舱底座之下。

这种玻璃舱黄少天和喻文州在楼下见过,里面装了不少的“实验体。”但这个明显不同——它是平躺着放在地面的。

玻璃舱内只留有一半的液体,荧光蓝色,难以分辨。黄少天感到其中一部分流过他的脚底,从他那个角度很明显可以看见,玻璃舱敞开着。

里面的人,应该就在附近。

或者他根本没离开。

生物本能赐予他非同一般的直觉和警惕性,黄少天脊背收紧,就地翻跳到通道另一端,他刚刚站的地方已经炸出一道圆坑。电缆们露出断裂的胶皮和金属芯,在空气中滋滋作响。

只要是在这个厂房里的人——他敢保证,刚才那声巨响所有人都能听得见。

液体被电流和热气蒸发到半空,朦胧的雾气间,有个人影向他走过来。

黄少天抄起MP5扫射了一轮,只听见子弹嘭嗙打在地面和金属之上的声音,那个黑色的影子依然没有停顿,越靠越近。

它甚至有一股熟悉的威胁感——黄少天后退了一步,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硝烟和水蒸汽都慢慢沉到地面,深海转了转脖子,浑身赤裸,从左肩颈到右胸炸开一道深红色的伤疤,如同雷电留下的痕迹,透明的表皮下能清晰看到血管和跳动的腺体。

他比在监狱里看上去还要粗壮一倍,身高更长,白炽灯都打不散的阴影,落在黄少天的脚尖。

“公主殿下。”深海开口,是个极为陌生的声音,他裂开一个可怖的微笑,“我终于找到你了。”


tbc

评论(37)
热度(1741)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