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BO】陷落 38

前文链接:喻文州先生目前独占欲值已经满破


=====================

第二枪和第一枪一样快,瞬间击中了深海的肩膀,那道红色的裂缝。

鲜血如同岩浆般喷涌而出,顺着那道裂痕洒落在地板上。

深海被子弹的穿透力推到身后玻璃舱门上,他看上去与其说痛,不如说更为茫然。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伤口后终于发出愤怒的吼叫。

他看起来很想冲过去把喻文州撕碎,黄少天的反应更快,从床上一跃而起:“真不知道你那位主治医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呢还是什么。”他看上去依然不太好,汗水浸透了锁骨,但目光明亮,“神经毒素可是曾经我的家常便饭。”

为了避免深海突然袭击,他还特地挡在了喻文州前面,但深海只是往前挣了一下,就像被什么固化剂凝在了半空中,寸步难移,只有血还在喷涌地流。

另一只手从黄少天身后伸过来。

“Alpha威压。”喻文州冷漠——或者更近乎于冷酷的目光看着他,“你是说这样?”

深海痛苦地扼住自己的喉咙,喻文州抓住他的脸,用力按向玻璃舱。那可是相当重的一手——黄少天看着他的后脑击破了强化玻璃舱门,撞在金属的内舱面上,发出巨大声响。他缩了缩脖子,感觉连自己都产生了幻痛。

深海巨大的身体沿着弧面滑倒,连抽搐都销声匿迹,喻文州才转过身。他应该也经历了一场恶战,脸侧、腰腹都有些擦伤,衬衫也划破了几处,但怎么说——黄少天心脏猛跳——看上去比平时更性感了。

也许是Alpha信息素爆炸产生的错觉,黄少天揉了揉鼻子,虽然因为神经毒素他的五感还有些迟钝,不过……

“过来,少天。”喻文州向他伸出手。

“啊?干什……”黄少天一个走神,被他揪着前襟拉进怀里,医生侧过头,贴着他的脖颈,对准金属片覆盖的那片肌肤狠狠咬了下去。

“嗯!”黄少天攥紧喻文州的衣服下摆,Alpha的气息不容置疑地、凛冽地沿着腺体扎进他的皮肤与血管。他猛地睁大眼,像是有把火从尾椎上一燎而起,接着被排山倒海的海浪淹灭。

这是黄少天第一次直接地、毫无防备地接触到喻文州的信息素,他虽然没有刻意避免和Alpha接触,或者是考虑谈个恋爱,然而根本上在于第十局外勤紧张跌宕的生活,和即便在那群Alpha之间,也没有一个能够把他拿下、让他毫无芥蒂地敞开被标记的对象。长期的训练使他对Alpha的信息素亦格外敏感——尤其是发情期,多数时候,那只会掀起黄少天体内的躁动、好好痛快打一场的欲望,而不是什么旖旎的想法。

喻文州注定对他与众不同。

Alpha的信息素如其人,带着奇妙的撩动与安抚的平和从他身体中化开,没有任何的不适反应。倒是在这个硝烟弥漫、群魔乱舞的场景之中犹如醍醐醒脑,鼻腔通畅、驱散了恶臭。

他弓起紧绷的脊背渐渐在喻文州怀里放松下来,Alpha适当地松开嘴,不让自己的气息冒犯引进下一阶段的发情深度,又恰到好处地平息了刚刚催情剂的药效。喻文州抬起脸,面有不虞,眉眼之间锐利的结还打得死紧:“暂时缓解一下,撑不了太久,我们得尽早解决然后从这里出去。”

黄少天却比他显得轻松多了,他像发现新大陆似地闪闪发光地盯着喻文州看,从他嘴角抹掉一小块血迹——是他的——用舌头舔了舔,露出些许锋利的笑:“你看上去很像电影里的吸血鬼。”

喻文州被他这句话撩起了眉毛:“是啊,初拥过后,你轻易也死不了了。”

一只克隆“黄少天”爬到他的裤脚,喻文州头也没回,一枪抵着眉心爆了头。

“……”黄少天咋舌,“太狠了吧。”

“这些东西与你无关。”喻文州的话语间夹着寒气,“我还没有追究他们私自收集你的DNA合成的罪行。”

“是是,您说的都对,我们应该把姓陈的揪出来复制个百十来个挨个在他面前杀了。”黄少天笑起来,也扭断一个试图啃咬他的“自己”的脖子,“这些连智慧都未开发的生物,大概还不如爬行动物智慧。说起来,外面那些你都解决了?”

从他被深海劫持,到喻文州赶来,中间没出现过其它人——包括陈警官。喻文州点头:“枪手我基本都解决了,陈警官跑了——不过我大致知道他去了哪里。实验室刚才我也在另一端发现了一座,为了一劳永逸,我做了点小安排。”

他从兜里翻出几个空弹壳:“我在其中一架控制台内部制造了块短路系统,然后把实验室们的线路连接都基中串到那座控制台上。”

“每个实验室电缆的尽头都绑着一颗小型的简易炸弹。用现成的火药。”他晃了晃弹壳。

“所以当备用系统不堪负荷,切回主系统的时候,短路的火花会引爆炸药。”黄少天吹了一声口哨。

“陈警官最后的藏身之处应该就在备用系统的厂房。”喻文州说,“那里应该有他所有实验材料的备份——他还不至于傻到把多年心血拱手让人。电厂厂房有应急防御系统,当他发现我们脱离了掌控,他应该会启动系统,把我们反锁在厂房里。但应急防御直接连接的是主电源系统。”

黄少天了然:“所以你是等着他亲手毁掉自己的实验室,wow。”他真诚地感叹了一句,“我应该一辈子都不想做你的对手了。”

喻文州没有回答,只是抬起手用拇指擦了擦他的脸:“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黄少天——独一无二。”

黄少天意气风发地笑着——不管他现在看起来多狼狈,就像刺穿乌云的一道阳光。

他侧过头轻吻了喻文州的手腕:“那当然。”

深海在他们身后发出混沌的呻吟,黄少天转过去,一下子从夏天的阳光变成冬日的风雪:“看来醒了。”

喻文州下了十成十的狠手,但还是刻意避开了他的要害。

很不可思议,但黄少天清晰而确定,那是喻文州和他不必言说的默契。

他扯出了一个笑,侧过头,走到深海面前。利剑一般的气质重新凝回到他的身体里面。

“既然醒了,我们继续。”

tbc

评论(137)
热度(2481)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