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BO】陷落 39

前文提要:啧,比想象中又写的长了……!

====================================

39

监控器闪烁的冷光落在赵警官身上,他手里捧着茶杯,坐在这面不断闪动的荧光之壁下,浅蓝色的光在他身后投下长影。

郑轩敲了两下门,赵警官没回头他先推门而入:“师父。”

赵警官把茶杯放回到桌面上:“巡视完了?这才几点,不会偷懒了吧。”

“我哪敢。”郑轩苦笑,提着水壶给他续了一杯水,“我那层人少,所以反而没太浪费时间。”

赵警官听到这句话,放在桌面的指尖抽动了两下,面色毫无波澜:“你知道了。”

“……”郑轩放下壶,把水杯推到他面前,“师父,我不是傻子。”

赵警官掐掐鼻根,从抽屉里摸出眼镜戴上:“什么时候知道的?”

“有一段时间了吧。”郑轩摸摸头,“不过我没有切实证据也不敢相信,牢里风吹草动的谣言太多了,很难判断哪个是真的,但……”

“但喻文州开始调查让你确信我有问题。”赵警官抬头——从郑轩进门到现在,他终于正视了他,“不错,说出去我带你出师也不丢人了。”

“其实我百分百确认也是今晚的事。”郑轩在他的目光下不自觉地站直,“我确实不知道喻医生和黄少在‘调查’什么,甚至没有更早察觉他们是一起的,除了今晚——巧合太多了,黄少无缘无故越狱,您在中控室和喻文州发生了什么我无从得知,但捉拿黄少天的通知是他发出的,他怎么知道黄少天会出现在哪里、又为什么和同样希望捉拿罪犯的您起冲突、明明是一伙人却为什么出卖同伴……矛盾点太多了。”

他叹了口气:“我知道您一直嫌我不够上进,我的确不是有野心和目标的那类人,我一直希望当一个安稳称职的狱警——就像您……”

“像我就坏了。”赵警官摇头,“我不是一个好师父。”

“我……”

他抬手止住郑轩:“明天我会向狱方自首,把我知道的事都交代清楚,至于你,我知道你是哪种人,监狱不适合你。我会找机会向上级申请把你调离,希望你不会重蹈覆辙,成为我这样的……警察。”

“师父……”

 

同一时段,李轩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被吴羽策用眼神紧紧盯着。

“我说阿策,”他咳嗽两声,“你也看了半天了,到底看出什么名堂来没有呀,还是突然觉得我今天格外俊美无匹挪不开眼……”

“少打岔。”吴羽策冷漠地说,“你今天不对劲。”

“啊?”李轩动了动胳膊腿儿,“挺对的啊身体倍儿棒吃饭倍儿香。我今天晚上还巡视了两回呢!找遍落日也没我这么尽职尽责的內警队长了。”

“知道我的意思就别装傻了。”吴羽策干脆把脚蹬在沙发扶手上,“换以前这个时候你早睡着了,现在还精神得跟什么似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又都被关起来,你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我不信。”

“你都说了他俩被关起来了,我这不是着急得睡不着嘛……”李轩挠挠脸,“再说平时咱俩也不一起值班,与其说我不正常,你还特地跑过来加班才不正……”

楚云秀一脚踹开休息室的门:“你俩正不正常改天再说,出事了跟我过来!”

李轩差点被她从沙发上吓滚在地:“我靠拜托下次敲门……怎么又出事了?!”

“问你那个新来的医生朋友。”楚云秀三步并作两步往楼下跑,李轩和吴羽策紧追其后,“又、越狱了。”

“谁?”吴羽策问,

“还能有谁,喻文州和黄少天。”

“哦……”

“你听上去好像一点也不惊讶。”

楚云秀看了李轩一眼——吴羽策也看着他,他连忙换了个表情:“我是说,哦?!”

“他俩居然是一伙的?”楚云秀没理他,推开禁闭室大门,“你们调查过吗。”

“有……”

“没有!”李轩抢在吴羽策前面说,对他做了个表情,意思是等会儿告诉你,“呃,你是怎么发现他俩不见了的?”

“停电。”楚云秀刷开门,侧头让他俩看里面被残忍扒光丢在禁闭室里的守卫,“刚才不是停电了1秒,监狱拥有最快的备用电接续系统,但灯暗下来的时候总有感觉。我当时刚好路过门口,担心是不是黄少天又搞事儿,想着进去看一眼。”

她看着孙亮还不省人事的脸叹了口气:“的确不是他们搞的,他们早跑了。”

“的确,”吴羽策蹲下检查了片刻,“被撞击至昏迷,还有轻微的发情征兆。”

“有头绪吗?”楚云秀问。

“问我?”李轩一脸无辜,“我能有什么头绪,我巡逻的时候什么都没看见。”

“……”

吴羽策皱着眉头站起来:“得向上级报告了。”

李轩打了个哈欠:“这么晚了,张警督早睡了,明天吧。反正大荒漠的他们也跑不远。搞不好还困在监狱的哪儿呢。”

“我看你是不着急。”楚云秀白了他一眼,“跑了犯人这么大个事,也……”

她话还没说完,顶上的灯闪了闪,啪地熄灭了。

 

监控室的屏幕也熄灭了,赵警官站起来,屋顶的警报红灯亮起,门外传来呜呜的鸣叫。

“怎么了?”郑轩问。

“停电,”赵警官皱眉,“刚才就停过一次,应该切换到了备用电源,为什么现在还会……”

郑轩跑出去问了问情况,回来告诉他:“的确是停电,警报关了所有的牢房门,狱警们开始清点人数了,刚才楚队和李队从禁闭室里出来,说喻文州和黄少天越狱不见了。”

赵警官愣了愣:“我一直坐在这里看着监控,没发现任何异样啊。”

“不知道怎么回事,您先在屋子里等等,我去问一下具体情况。”

郑轩跑到二楼,李警官带着人匆匆忙忙从楼上走下来,他也愣住了:“怎么您……”

“情况紧急。”李警官一脸凝重,“牢里几个犯人死了、喻文州和黄少天越狱,我刚才已经联络了张警督,你去通知外警队的人,还有李轩吴羽策,十五分钟后楼外集合,天亮之前必须把逃犯捉拿归案!”

郑轩呆住:“死了?”

 

“死了?”

黄少天探出手,在深海鼻子下晃了晃:“哦,还有一口气。”

他用胳膊抹掉额角的血,舔了舔刚才在打斗中咬破的嘴角:“我早说过,哪怕是第十局里,我打架也没输过。”

深海脸朝下,一根长而坚硬的玻璃碎片穿过他的右肩,把他固定在地面。脸上基本已经看不清原来的样子——黄少天是个有仇必报的,打人有限打脸,按照他的说法,深海的脸丑得恶心到他,还不如打个面目全非顺眼些。

喻文州在这段时间里最后确认了一下四周情况和情报,深海怎么处置是黄少天的事,他不会干涉——作为搭档的礼貌。

黄少天走过去,喻文州看着他:“处理好了?”

“嗯。”他摸摸嘴角,“还挺疼的。”

“很遗憾,我也没有止疼剂。”喻文州想了想,“或许可以亲一下。”

黄少天瞪着他。

“听说标记过的Alpha和Omega之间会有一些信息素安慰作用,应该也能止痛。”

“我发现在奇怪的场合讲笑话是你的特长之一。”黄少天感叹。

“战场精神,不要放弃希望和幽默。”喻文州扔给他一把枪,自己背上已经有了三把,“准备好换战场了吗?”

“走吧。”黄少天歪了歪头,他们距离出口并不算远,黑色的控制机边缘能够清晰地看到大门,黄少天的手刚放上去,一颗子弹打在门上,擦过他的发梢。

他转过头,坦克——那大概是他——站在他们身后。他将近一半的身体已经完全变形了,可怖的红色肿瘤像病毒一样从他后脖颈突起,蔓延全身,左手和右腿完全变形,站也站不稳。他右手持枪,掌心抖得厉害,攥紧枪柄,仿佛正在承受什么巨大的痛苦。

黄少天叹了口气:“都这样了,何必呢。”

“你不明白……”坦克艰难地开口,“我们别无选择。”

“你们原本至少可以在牢房里活着过完下半生。”

坦克嗬嗬笑着:“对我们这种人来说,那叫生不如死。”

他们是重罪犯,精神扭曲的人生赌徒。为了达到目的不惜牺牲一切。

“无所事事地活着,还不如死了。”他说。

“你比那家伙还像点样。”黄少天说,“起码值得我五毛钱的佩服。”

他抬起枪,对准坦克的眉心,两人同时射击,坦克只打中了门旁的灯,黄少天的子弹却穿过他的眉心,连挣扎一下都没有。

“对他目前的状况来讲,算是个幸福的死法了。”喻文州拍了拍他的肩膀。

黄少天突然抬头,看着斜前方墙上挂着的摄像头问:“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他话说完,一枪打碎了摄像头。

与此同时,仓库内部开始传来一阵巨大的爆炸声,烈火几乎在一瞬间席卷了整个房间。

喻文州只来得及说一句“跑!”就被热浪推举着抛到了厂房门外。

他们在沙地里打了是几个滚,接二连三的爆炸声响起,震动着地面,红色火光冲到半空,把星河密布的夜空映照得都黯淡下来。

黄少天耳朵里嗡嗡直响,他看着这场漫天大火,捅了捅同样趴在地上的喻文州:“真的管用么?”

“什么?”喻文州听不见,冲他大声喊。

“我!说!亲!真的!管用吗!”黄少天也喊回去。

“试试就知道。”

喻文州拉过他的头,狠狠地吻在了嘴角。

tbc

评论(65)
热度(2013)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