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BO】陷落 40

前文提要:作者本来打算写到这章完结的,失策了。


===========================================

40

陈警官倒退几步,跌坐在地面。

备电室空间比主电厂要小得多,因为平时很少用到,所以操控机上布满灰尘。他身后是一排冷冻储存架,透明玻璃门后的冷光照亮着无数颜色诡异的瓶瓶罐罐。

操控台上方的五六块液晶屏已经全部黑掉了——当然,即便没有监控视频,从窗口外也能看到主控电机房化成的巨大火球,伴随着二次爆发的巨大轰鸣,震动着地面。

他从来没有一天想象过自己所有的“成果”会以这样的形式粉碎在他面前,它犹如一个噩梦般的幻觉,紧紧扼住他的身体,难以反应。

陈警官的父亲曾经是小县城的巡逻警官,母亲是法医,一个标准AO组建的家庭。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对于性别和信息素有非同寻常的执着时,是他进入警校的第一学期。

一个普通的Beta,在Alpha居多,几乎没有Omega的封闭训练营里,虽然背靠性别法则已经减少了绝大部分意义上的性别欺凌压制,但是在训练场上,他也深刻感受到Alpha从体能到力量极限上和自己根本的不同。

他们的体内同时存在生理性别和信息素性别,生理性别可以改变,那么信息素性别呢?

这个一直围绕着他的困惑,直到他毕业实习、分配到落日后,终于累积到一个峰值。

源源不断被送进来的Alpha罪犯、同期入职却比他升迁更快的Alpha同事,撕裂了他的性别认知。

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不能是我?是不是获得Alpha信息素就能够掌握力量?哦不,不一定获得,只要他能够把他们捏在掌心里……

他通过父亲以前在镇上执勤的层层关系网,认识了当地事业大亨。一个久病卧床的Alpha,迫切需要一个治病续命的良方。

又花费了几年时间,躲过同事的目光建立起电厂的实验室,一点一点利用Beta不受信息素影响,用心理技术渗透进落日的犯人之间,诱使他们参加进入他的研究。

当那些大个子Alpha乖乖躺在实验室,任由他们摆布的时候,陈警官心理获得了从未有过的满足感——他确实可以控制这些在生理上比他更占优势的性别群。

但那种感觉只是一时的,很快精神的流沙向下凹陷,他需要更高层的东西来填满。

实验计划层层推进,好在Alpha的精神体力支撑力都够强,他的金主也活得尚好,通过信息素和血液治疗,延长了他的寿命和陈警官的实验时间。

但技术推进早晚要遇到障碍,陈警官一向仔细谨慎,可现阶段需要更多的试验品。

贪婪的欲望是黑暗里的爪,伸向和黑暗同色的受害者群。

自上而下层级的控制手法,一边用金钱和自由利诱囚犯,一边用无差别杀害胁迫,大半监狱的资源都掌握在他的手里,甚至于看守队伍。

引入Omega信息素是他在后阶段下的决定——也足够小心了,放在一个他熟悉但距离落日足够远的地方,掌握的都是边缘人群,被警察发现的几率微乎其微,即使发现了,也没有人会调查到那些被“死人”标记的信息素来源。

原本万无一失的设计,该说他运气终于用尽还是迟早事发,撞破的居然是第十局。是那个心细如发的叶修。

黄少天刚来到落日的时间段正好在外部计划被中断的日子里,陈警官不是没怀疑过他,多方试探,他却没有一点有和外界联络的迹象。

那种感觉是会上瘾的——他需要Omega的信息素作为研究介质,而刚好他的来源被破坏,但老天意外送来一个最纯正、甚至强大到也许能对实验起关键性作用的Omega,贪婪凌驾于理智,陈警官谨慎而徐徐展开了捕获黄少天的计划。

没想到这个计划,最终竟成了作茧自缚的定时炸弹。

并且是自己按下了开关。

“不、这怎么能……我不……”他颤抖着抓住衣襟,“我已经走到这里了,怎么能失败、怎么会失败、我不可能失败!!!”

冷光和火光映照着他的脸,如同被冰火切割过的表情,瞳孔里凝聚着濒临崩溃的、疯狂的风暴。

“没有那么容易结束的……”他喃喃自语,从地上蹒跚爬起,嘴角抽动,“我还有……”

 

郑轩他们也看见了火光。

毕竟电厂距离监狱距离没有那么遥远,在一马平川的荒漠,深色的黑夜被火光点燃,星河褪去了颜色。

追捕逃犯的分队才刚刚集结完成即将出发,震耳欲聋的巨响把所有人都钉在原地,李轩望着爆炸的方向,嘴里喃喃:“我靠这么大动静……”

吴羽策转头瞪了他一眼,他立刻转口:“我是说,怎么回事?不会是逃犯搞得吧。”

“不排除可能性。”楚云秀把狙击枪背在背上,吹了个口哨,“所有人,电厂方向。留守人员关闭监狱一切进出口,进入锁定模式,没有我的指令不得开门!”

“不是我说,那里基本没有人的吧?而且这么大火灾,是人早被炸死了。”李轩说。

“放心,我叫了火警。”吴羽策关闭了通讯系统,“不管发生什么,就在监狱旁边,是或者不是,我么都有义务去探个究竟。”

“吴警官说得对。”郑轩深深叹了口气,坐上驾驶座,“我们走吧。”

 

与此同时,黄少天踹开了备电室的大门。

这里更像个值班室,通常也被维修人员当成值班室,没有系统问题时他们只需要到这里调取所有控制机的数据记录就可以,根本不需要走进主厂房,因为发电厂平时可以自主运行,所以这里的利用率也屈指可数。

备电室的防范系统也远不如厂房,门是铝制的普通开关门,方便人员出入。刚刚陈警官的确跑进来反锁了门,但黄少天一枪打穿了门锁,用脚就把门打开了。

喻文州端着枪在他身后掩护,备电室光线昏暗,除了几个失去工作能力的液晶屏之外,只有一个控制台,几米开外是一座巨大的备电系统,而控制台和备电系统之间,摆放着一架顶到天花板的玻璃储柜,柜门打开,里面的瓶瓶罐罐摔碎了一地。

“跑了?”黄少天谨慎地走进去,低声问喻文州。

“应该没有,我刚才查看过,没有后门。窗户只有两处,都是密封的。”

“这地方不会也有个地下室之类的吧?”

“那就不好说了。”喻文州视线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查看一下。”

黄少天靠近控制台,低头看了看:“啧,的确是自作自受,估计气疯了,连自己的实验成果都砸,还是怕我们拿到证据销毁后先跑路?”

地上全是碎玻璃渣,几乎没个落脚的地方,喻文州皱皱眉:“不,打算销毁证据潜逃的犯人不会用这么笨的方法,有这个时间他早就……”

他忽然神色一凛:“难道!”

“小心!”黄少天同时呼出声,一道劈开空气的火光冲着喻文州飞射过来,黄少天用力把他撞出门,那道火光擦着他的后颈,落在喻文州刚才站的地方。

他们再一次狼狈跌倒在沙地之上,黄少天就地一滚站起来跑到房子转角作为掩体,喻文州则默契地向反方向躲开。子弹噗噗打在土地上,扬起一道沙尘。

“没事吧少天?”喻文州在另一个转角背后喊。

“没事……嘶。”黄少天抬手摸了一把脖子,拿到眼前满都是血,“区区擦伤。”

他抬手往门口的方向射了一枪,门内突然没了动静。

“你看清了吗?”黄少天叫了一声,“嘿老陈,你都弹尽粮绝了,不打算出来聊聊?”

里面安静得不可思议,喻文州从另一边绕过来蹲在黄少天的旁边:“我猜他没办法跟你聊了。”

“什么意思?”

仿佛是回答他这句话,刚才被黄少天踹飞的铝门,这一次又从房间内飞出来,彻底和这个庇护所脱离了关系——和将近同样体积大小的水泥块一起。

黄少天瞪大眼睛,一只深红色的巨手,扒在墙上,血管凸起,那块墙面瞬间就被捏得粉碎。

“我想,陈警官把剩下的实验药品全部给自己用了。”喻文州说。

一个巨大的肉块伴随着这句话,从房间里冲了出来。

tbc

评论(43)
热度(1696)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