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BO】陷落 41

大家新年快乐~

没把陷落留在2016,有些遗憾【

不过没关系,眼瞅着胜利在望了……!

前文提要:一个负责任的预告——下章摆脱耍流氓。

=======================================

41

“这看上去都已经脱离人类的范畴了吧。”黄少天托着下巴蹲在门后——那个东西,或者说是陈警官,比他原本涨了有两倍大,肌肉组织从皮下裸露出来,遍体通红。上面还挂着一条条湿漉漉的——喻文州观察了一下认为是脂肪和表皮,把黄少天恶心了个够呛。

它开始出现还有点人类特征,手里拿着枪,追着喻文州和黄少天。可不一会儿就好像被什么细菌入侵了一般,自己把枪折断丢开,抱着头大声嚎叫,甚至一头撞进了围墙。

“这是干什么?”黄少天把它引到空地上,喻文州跟在他身后,他气喘吁吁地回头看,“丧失人性啦?”

喻文州皱着眉:“他的试验品里比较成功的就深海一个,身体素质好成那样也不过半成品。坦克和其他Alpha就更……”

那个大个子不过距离他们十米,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丧失了目标。

“以陈警官的身体素质,撑到现在不容易了。”喻文州说,“我估计再过一会儿,等提取的腺素完全侵蚀他的身体细胞,很可能会产生像类似克隆人死亡一样的腐败现象。”

“那可这是,”黄少天擦了把头上的汗,“想想就恶心。”

“嗯。”

“换个角度思考,我们现在是不是用不着跟他打了。”黄少天站起来摸摸后脖,被喻文州抓住手拉开。

“?”

“的确……比打他更麻烦。”喻文州叹了口气,“我们得活捉。”

黄少天用一种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呢吧的眼神惊恐地看着他。

他抬抬下巴:“我们不但要活捉,还要把他藏好带走。这么大动静,你以为不会惊动狱方?如果只是普通的陈警官,带走会更容易些。镇上的消防队不足以应付这个等级的爆炸,按照原本的计划,等天亮现场还未处理完的时候叶局他们带人过来封锁现场……”

“等等等等!”黄少天拦住他,“我怎么又不知道你说什么了,叶修?他来干嘛?”

“接应我们。”喻文州抬手给了怪物陈警官一枪,那玩意终于注意到他们,狂奔过来。他拉着黄少天往监狱来的反方向,一边跑一边说,“我之前去镇上的时候和王杰希对结果,大致预计了一下时间,局里这几天应该就有人在镇上值守了,听到爆炸立刻通报的话,大部队赶过来差不多要明天上午。”

经历了这么几次,黄少天都快接受他的设定了:“你这个程度已经不是刮目相看的剧本了,简直是肃然起敬。”

“料想不到的地方还有很多。”喻文州看看身后,“我猜测与电厂有关时已经让他们准备着手调查了,所以最好的情况是他们有了一定的证据线索,名正言顺地带人过来,这样即便我们在不可抗力下回监狱,也能第一时间向张益玮施加压力。但现在这个可能性已经赌不起了,一个是因为陈警官,一个是因为……”

他有些忧虑地看了看黄少天,没再说下去。

黄少天拍了拍他:“先别提那个……嘿,我有了个好办法。想不想试试看?”

 

李轩的车还没停稳,楚云秀已经从副驾驶跳下来。

Alpha的身手敏捷漂亮,翻身脚尖刚落在砂砾之上,下一秒已经冲进了主厂房区,从近一人半高的铁丝护网上翻过去,消失于夜色。

外警班的有三四名Alpha跟随楚云秀冲进去了,剩下大多是內警的人,李轩安排了几个人守住外围,自己带着吴羽策和郑轩也冲了进去。

主厂房的爆炸已经接近尾声,剩下一团冲天般的篝火在熊熊燃烧,只是站在外围也能感受到那股迎面而来的热浪炙烤。

楚云秀手下的人已经开始四散搜寻,她皱着眉:“烧成这样,如果有人在里面,那估计也不用救了。”

郑轩喘了口气:“刚给镇上的消防队打了电话,他们过来也要三四个小时,估计到了天都亮了。”

“该烧的也都烧完了。”李轩摇了摇头。

“总之先周边搜查一下,沙漠这么大,夜里气温低不易藏匿,唯一有方向的只有一条公路,其它地方走了只会迷路。”楚云秀说,“根据爆炸我们过来的时间,应该还没跑远。”

仿佛印证她这句话一般,刚刚说完,就有人在远处大喊:“发现黄少天了!”

李轩和吴羽策互相对看了一眼,惊讶非常,而楚云秀反应敏捷地已经冲出去。

黄少天出现的位置在靠近外围围栏附近,先发现他的是內警的一个小警察,据他说当时刚好回头打了个哈欠,看见车门旁边有个阴影,他喊了一声用手电照过去,没看到人脸,但是看见了囚服的颜色,再加上身形,目测是黄少天估计不会有错。

他当时应该试图想偷一辆警车的,但被人发现后就迅速掉头跑了,剩下撬了一半的车锁警报大作。

“想偷车跑?倒是个不错的思路。”楚云秀看着警卫指的方向,“你们几个别动,外警跟我追。”

吴羽策从头到尾皱着眉,直到楚云秀走了,才走到李轩旁边,低声开口:“明明知道这里有守卫,还送上门一样地过来撬锁?”

李轩耸肩:“谁知道,也许他艺高人胆大,对自己手艺特别有信心呢?”

吴羽策仍然直觉觉得哪里好像不太对,但李轩一脸心不在焉的样子,他没有问下去。

 

黄少天的确没有跑远,他跑回了之前备电室,等楚云秀带人跑远,他竟然再次原路返回,回到外围门口附近。

那里有一间警卫室和几段围墙,恰好能制造几个视觉四角。他蹲在墙下擦了一把汗,轻轻喘了几口气,一分钟之后,喻文州从另一边悄声无息地潜过来。

“办妥了?”他低声问。

“好了。”喻文州同样小声回答,“就放在倒数第二辆车里,我记住了车牌,不过他们应该到天亮都不会离开。”

“所以我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嘛,万古不变的道理。”这么一会儿,又有不少汗从他额角滑落——或许是火光未灭,“现在我们去哪儿?”

陈警官一如喻文州所料,在追逐坚持不到五分钟后就开始了反噬,手脚像失控了一般扭曲挥舞,被黄少天用屋里顺出来的电缆绑紧后陷入了深度昏迷。

Alpha比Omega力气大得多——根据基础分配,他和喻文州兵分两路,由他负责吸引守军的注意力并且制造声响,喻文州把已经口吐白沫的陈警官抗到后面,塞进其中一辆警车的后备箱。

东西没少,所有人的精力都在搜寻他们行踪之上,没人会想到自己车里会突然多出一个人。

“王杰希的车放在距离监狱三公里处左右的杂木从里。那个位置是我从医务室里远眺时发现的,和我们现在的位置刚好是个三角,过去不会太远。”

他抬手摸了摸黄少天的后颈,刚刚被陈警官一枪扫到,有点擦伤,虽然流了些血但伤口应该不深。但那个位置……

“你确定没问题吗?”

黄少天拉过他的领子,扎扎实实地吻了喻文州一口,深吸气:“没问题,走。”

 

“你们主要守着电厂方向,一只老鼠也不能放出来知道吗?”李轩靠着车门,指挥守卫围住了大门口的几个据点。

“我还是觉得你瞒着我了点什么。”吴羽策转过头,瞪着他。

李轩笑了笑,他抬起头,突然说:“你记不记得我们刚来那会儿, 不适应沙漠的天气,以为这里会热死人,结果没带棉服,晚上第一次出勤,差点被冻死。”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吴羽策回忆了一下,现在的他们早就习惯了这里巨大的温差,出来之前都带了防风外套和厚棉服。但就算这样,也不能完全挡住风……

风?

吴羽策抬起头,一阵风撩起他的头发,就像是有谁在背后轻轻推了一下。

“起风了?”

“是啊,起风了。”李轩掏出打火机,刚打开火苗就被噗地一声吹灭,“注定是个消停不了的夜晚。”

打火机口的青烟随风擦过他的脸侧——不远处,有两个黑影如同轻烟,消失在视野的外围。

他仿佛没有看到一般垂着眼角,把打火机收回了警服外套。

tbc

评论(64)
热度(1910)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