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BO】陷落 44

前文提要: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

44

黄少天睁开眼睛,又是白色的天花板。

大约有那么零点几秒的时间,他以为自己又回到落日的医务室,后来的事都是自己在禁闭室里被关出来的错觉。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落日的医务室没有这么舒服宽敞的病床,干净又带有阳光暖意的房间,和正规医院的气味——这里是第十局专属医疗所。

叶修在他床脚哗啦啦抖着报纸,抬头一瞥对上黄少天黑溜溜的眼睛,愣了半秒:“哟呵,醒啦?”

“我怎么被你们塞这儿了?”黄少天抬手揉了揉脖子,“我没……”

话都没说完,就被叶修一个迅雷不及掩耳的按铃打断了:“没事就好,我们带你来做生物研究解剖的。”

……这人还是瞎扯淡不过小脑。黄少天撇了撇嘴:“文州呢?也被你们塞病房啦?”

“哟——”叶修拉长声还带拐弯地叫了一句,“标记那么厉害啊,这还没活蹦乱跳呢先惦记起Alpha了,白养你那么多年。”

“哦那你不是好棒棒,要不要我管你叫爸爸。”黄少天冷漠地白了他一眼,“明明是你们先把我搞到这里又把人弄没了我们两情相悦热恋期分不开怎样你打我啊略略略略略。”

“……”叶修叹了口气,“你都不知道怎么被搬到医院的,好意思说自己没事吗?”

黄少天耸耸肩:“我自己的身体我很清楚,赶快把文州交出来。”

“不行。”张新杰推门而入,“你的信息素还没稳定,我需要监控到它恢复正常数值,在此之前我不建议你们见面。”

“监控?”听了他的话黄少天猛地坐起来摸向颈后——果然,腺体那里的纱布已经被摘除了,大概是喷了修复伤口的药剂,摸上去滑溜溜的一片,正中央连着两根细绳——之前根本没感觉,张新杰一说,黄少天顿时浑身都难受起来。

“我去你们什么时候给我弄上的?快点摘了这玩意!”

“我拒绝。”张新杰在对待专业上有一股执拗的冷硬,第十局的人们大多不敢惹他,尤其外勤——几乎都练就了一身完成任务全身而退的好本领。

黄少天这次命不好撞在枪口,只能乖乖受刑。

叶修在旁边看笑话一样围观了检查的全过程,末了还添油加醋地说:“死了这条心吧,文州被我罚抄第十局条例一百遍,现在估计关在图书室里深刻检讨呢。我黑纸白字写着不许办公室恋爱,让他去监狱接应你,结果接回来了个标记的Omega,公费谈恋爱,玩结局抽奖大赠送也没这么玩的。”

“少废话。”黄少天一边抬手配合张新杰身体检查一边说,“我跟他又不是一个办公室的,他是公费谈恋爱我是什么?公费吃牢饭吗?我们单位待遇真不错。”

“……你居然说得还挺有理。”叶修弹弹裤子,“以后十局如果还有谁不听话,我就送他们去监狱里体验生活。”

黄少天又翻了个白眼——他现在整个人被张新杰用各种大大小小的医疗器械扫描着,能动的也只有眼睛了。不过很快他就从嬉笑打闹的氛围里跳出来,正了正神色:“说正事吧,现在什么情况?”

他不是完全失忆,也没有普通的Omega那么脆弱。和喻文州标记完成的那一晚他清楚地记得窗前的日出和Alpha善后的安抚,也记得从日出地平线远方轰隆隆开来第十局的车队。只是那天早上他的确精神和体力都透支,喻文州替他穿好衣服,把人抱在怀里,舒服地顺着他的脊背:“少天累了就休息会吧,剩下的交给我。”也不知道是标记完成后信息素里被喻文州渗透了暗示还是他真的累到不行,还是喻文州按摩的手发和说话的方式太令人放松了,黄少天的确感到困倦和疲惫像棉被一样盖在身上,嘟囔着翻了个身把头扎进喻文州怀里,居然就真的睡着了。

令他惊讶的不是能在别人怀里入睡这一部分,而是居然连第十局的人到了和狱方交涉把人带回来种种漫长的手续里和往来那么多人,他居然没能醒过来。他们外警队的老队长魏琛要是知道了能把他从第十局一直打回警校不可。

“还能是怎么回事,当然是文州干的。”叶修悠哉哉地说,“哦不对这话有歧义……确切地说,是我们到的时候你还没醒,文州要了医疗队的安眠针,先把你送回来了。”

“……好吧。”虽然情有可原,但在睡眠中被人注射药物都没醒也够让他非常不爽了——好在是喻文州,黄少天哼哼了两声,居然还有点觉得高兴。

“后续就那么回事了,监狱方是王杰希去的,没让文州出面,只说你俩是第十局重要人证,需要提走,反正就权限来说,第十局还是比一个监狱大不少。”

“这说辞跟骗小孩也没什么区别了。”黄少天皱皱眉,“这件事应该不止一个人涉及,光带走我们没用吧?”

“啊,我也准备了其他套餐。”叶修掏出一支烟,被张新杰瞪回去了,只好夹在手指尖摆玩,“张益玮这个监狱长,说涉事他确实冤枉,但说没关系也不可能。陈警官这么庞大个系统和漏洞,张益玮不不知情至少是收了好处的——不管就什么形式而言,所以我这次去还捎上了老韩。”

这黄少天还真是没想到,意外地挑眉:“警局局长亲自下手?”

“也要给人家面子嘛。”叶修笑得贼兮兮,“而且系统老大说话管用,张益玮停职候审,我带你们出来也比较轻松了。后续调查警局配合第十局共通推进。”

“总感觉韩文清被你阴了一道。”这样接下来的调查等于警局必须给第十局开绿灯了,叶修简直是典型的吃完了还打包。

“话不能这么说,至少这个案子警局也参与进来了,前期工作没他们半分力,最后要分走我们一杯羹,这波不亏了。”

“陈警官呢?”黄少天问。

“说出来你也不信,”叶修啧啧两声,“他居然还活着。文州这法子想得挺好,老王从后备箱里把人弄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傻眼了。”

“应该是他临时注射的几种药物间产生了中和性”张新杰插进来,“药物组已经采样分析了,过几天能出结果。”

“不过也没个人型了。”叶修摇头,“现在还在ICU里躺着,就在你楼下。有空你可以去看看他。”

“但不能出院。”张新杰补充道,“当初我就不赞成这个计划,虽然监狱的抑制片只要不采取行动伤害性就不高,但执行上来说是不可能的。况且目前的情况——被长期抑制信息素后又被强制发情,一般Omega很容易产生不可逆的身体损伤。”

黄少天一点儿也没觉得身体有什么不对:“我又不是一般的Omega。”

“你的确不是。”张新杰说,“但你还属于人类的范畴,就算是经过训练,也有个极限。再来一次身体必定无法承受。”

“那倒不用担心。”叶修笑笑,“他也没那个机会了。”

“……”张新杰把医疗器械从黄少天身上摘下来,“目前体征还算稳定,喻文州的标记措施其实是危机情况下的正确选择,Alpha的信息素中和了你的发情状态,把伤害值降到了最低——也正是因为非发情期发情,你现在才能在标记后立刻恢复正常。”

“新杰的意思是,如果属于正常发情期,你现在就该住在酒店里,在一堆人围观下和文州搞。你看,还是现在这样好点吧。”

叶修这人,抓住把柄就喜欢没事提提,黄少天简直烦死他了,挥挥手赶人:“行了行了后续那么多调查你不去做,跑我病房里偷什么懒?”

“后续工作又不需要我亲自上手,不是还有你家喻文州呢。”叶修说,“他替我干活,我替他看人,很公平了。”

“我们家喻文州也是有脾气的。”黄少天怼回去,“等你把局长的位置让给他再说。”

“行啊。”叶修一点都不生气,“乐得我清闲。”

黄少天还要说什么,被张新杰拦住:“探病时间到了,这几天还得持续观察,有什么事留着以后再说。”

在病房里张新杰的职权比叶修还大,后者无可奈何地被他请了出去,不过连张新杰自己都走了,留下黄少天一个人反而无聊了起来。

没什么事可做,只好躺着。黄少天抬起手,上面连着几个检测设备,又摸摸后脑——那两根没什么存在感的线依然扎在他腺体内。之前进监狱时带上的所有植入体内的设备应该都被取下来了,甚至连痕迹都没留下。

唯一留在他体内的,只有喻文州的信息素——标记完成后的现在,他反而没有了实感。

或许是因为对方现在不在他身边。黄少天缩进被子里,嗯,还真有点想他了。

 

张新杰限定的入院时间为一周,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

期间来看他的人不少,有以前外警队的同事——基本是来看热闹顺便赞美一下喻文州,真正的勇士敢于标记黄少天,反正他们做不到;有负责后续工作的调查员——因位喻文州被迫隔离而不得不临时抓人来;有朋友、认识的人——甚至连忙于带外警队训练班的魏琛都抽空跑了一趟。

叶修基本上是每天来,跟他打打嘴炮放放松。虽然案件真相水落石出,但要连根拔起还是颇有些困难,需要时间和计划层层推进。尽管他总气黄少天说把工作都丢给了喻文州,但从他身上的烟味黄少天大概能猜到现在第十局内部相关部门加班加点的盛况。

张新杰没有限制他的活动,黄少天下楼看过一次陈警官。他还没有醒,插着呼吸机浑身上下缠满绷带躺在重症病房。张新杰说他醒过一次,但能不能好起来不好说。异变撕裂了他身上所有的皮肤,稍有不注意感染就有可能会死。

“这样活下来也算是对他的一种惩罚了。”黄少天站在窗口感叹。

李轩也来看过他一次。

王杰希编的那个拙劣的谎言当然只是个花架子,第十局的人出现的时候他们就明白了。他作为非内部人员且是陈警官的同事兼后辈帮了不少忙,所以这次探病很容易就见到了黄少天。

“没想到你们还真是第十局的人。”李轩苦笑,“幸好我猜对了。”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黄少天问他。

“喻文州过来问我那一次就多少有了点想法,但只是有个模糊的直觉。”李轩说,“不过我一向比较相信直觉,现在看来是对的。”

他们随便聊了聊,目前监狱被警局另派了人接管,之前所有的相关人员都被调查。李轩是中层里最快完成审查的一个,自然有时间到处跑。

“你人挺不错的。”黄少天拍拍他,“万一失业了可以来找我,我带走后门让老叶收了你。”

“不用了。”李轩苦笑,“第十局干活太辛苦,不如在乡下养老。”

当然他这句话里真实成分有待研究,毕竟黄少天心里很清楚,和叶修打过招呼还能破例到医院里探病的人,是不太可能和第十局没什么关联了。

他在落日卧底的半年多转瞬即逝,倒是住院这一周,漫长地像度过了好几个十秋天。

到第四天他已经躺不住了,和李轩聊完更是抓耳挠腮地想见喻文州一面。甚至已经开始规划起晚上越狱的种种细节。

就在他正思考着怎么在拔掉监控器到护士站警铃响的这间隔差3秒内从五楼病房逃到医院门口的时候,门旁的窗口突然传来了两下轻轻的敲击声。

那里是正对着走廊的一大扇电子横窗,方便张新杰路过查房。黄少天可以从内部屏蔽,但张新杰有权限从外面打开电子窗帘。

很显然,现在敲窗的人没有这个权限。

黄少天突然福至心灵,从床上跳下来,用不到0.5秒的时间冲过去打开了屏蔽帘。

喻文州带着攒了好几十个秋天的笑意站在他的窗外。

tbc

评论(93)
热度(2498)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