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BO】陷落 45(end)

谢谢大家这么长久的追连载……完结真的有一种不真实感。
其实还有很多话想说,但目前人出门在外,就不多说了。
先祝大家新年快乐~基年大吉ba!
还有番外,过几天会放上来。
本子也会有的,请大家放心。

总之还是要说一声谢谢\(≧▽≦)/辛苦啦大家!


45
“这人还是那么喜欢搞突然袭击。”黄少天这样嘀嘀咕咕着,嘴角眉梢却像刻上了欢喜二字,压了两下没压住,干脆任其自由生长。
喻文州相比起住院百无聊赖的他看上去要好很多,大概是下了班直接过来的,还穿着西装,人模人样。但隔着玻璃窗属于喻文州特有的温和、没有明显侵略性、却存在感和压迫感都十足的Alpha气息还是和他身后的阳光一起穿透玻璃,沁人心脾地渗入黄少天的身体。
唉,真不知道当初怎么笃定地相信这个人是Beta,大概是被偷偷灌了迷魂汤。黄少天满意地眼神在自己的Alpha身上打了几个转,突然意识到喻文州还在门外,蹦起来:“你等会儿,我去开门。”
“不用了。”喻文州笑着说,“我贿赂了楼下护士才偷偷跑上来,讲好只能看看,回头被张新杰发现了你要延长观察期了。”
黄少天皱皱鼻子,一脸不满意:“知道还跑来。”
“没办法,谁让我想少天想的不得了。”喻文州的目光百转千结,勒得黄少天胸口生出一股莫名的疼痛,这要是还在落日,他早砸开玻璃带喻文州跑了。
大约标记后的AO之间难免生出这些那些藕断丝连的粘糊情感,黄少天勉强把自己从喻文州的注视里拔出来:“怎么样,我听老叶说他这几天压榨你呢,等我出去揍他一顿给你出气。”
“放心。”喻文州抬起手指在玻璃上蹭了蹭——好像这样就能摸到黄少天的脸,“还不至于,我要是加班,他也闲不了的。”
说的也是,黄少天不由自主也把手放上去,然后忍不住扑哧笑出声:“唉,这不是都搞定了,表演什么擦玻璃呢。”
喻文州也笑了:“是,再等等,很快就能见到了。”
话是这么说,两个人站在玻璃窗前谁也不肯先走,黄少天抱怨出任务的时候还能想方设法天天见面,喻文州甚至能跑去禁闭单间,现在任务完成,反而倒成了牛郎织女。
两个人像打电话谁都舍不得先挂的情侣,还是第十局那边给喻文州发来消息——这个人居然翘班跑出来了,黄少天一边觉得不可思议,一边又心里高兴得欢欣鼓舞。
喻文州一直在外部安插,这次任务正好回到第十局,不过还没有正式安排部门,暂时统筹负责这次落日案件所有的后续工作。虽然说得轻巧,但在短期内除了叶修就输他最忙了。
当然无论是他还是黄少天都很清楚叶修安排的用意:像这样和第十局所有相关部门配合行动,能给喻文州提前打好印象基础,统筹工作非常考验喻文州的能力,但只要顺利完成,将来不管他进入哪个部门都不会有人置喙——黄少天对他很有信心。
“得啦,你还是先回去吧。”黄少天说,“别我出院了发现你失业了,影响多不好。”
喻文州眨了眨眼:“真的失业了少天要怎么办。”
黄少天假装为难地皱起眉:“还能怎么办,把叶修打一顿,然后养你呗。”
喻文州笑着说:“怎么办,我有些期待起来了。”
黄少天知道他在开玩笑,但这么说下去估计又要好一会儿分不开,只能挥挥手把人赶走了。
到了晚上,“探监”的事张新杰还是知道了。
“你的信息素数值有明显变化。”张新杰唰从监控仪里抽出一张记录纸,“这么幼稚地认为我会看不出来吗?”
“……你说是不能接触,又不是不能看看。”黄少天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这种见面和手机里看照片有什么不一样。”
“所以我连手机也没给你。”张新杰认真地说,“幸好你目前身体情况比较稳定,如果再次被诱导进入假性发情期就麻烦了。”
“我不是都标记了吗?”黄少天好奇地问,“应该不会了啊。”
“你的确是被标记了,不过不是最稳定的状态。”张新杰说,“毕竟不是正常时期的发情,也没有针对生殖腺进行信息素渗透,所以标记状态不是非常稳定。如果有另一个和喻文州实力相近甚至更高的Alpha——我是说在你正常发情期,而对方能搞定你的情况下,这个标记会相对容易覆盖。”
“切,我还以为会怎样呢。”黄少天一脸不以为然,“没可能的事了。”
“虽然我也是这么认为,但不能排除一切可能性。”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建议你出院后的第一个发情期和喻文州再重复标记一次——当然了对于标记的AO属于必然发生的程序,我只不过提出提醒而已。”
“……我真是谢谢你了。”
“不客气。”张新杰面不改色,“还有三天就能出院了,多忍几天吧。”

三天可以很慢,也可以很快。最后一天黄少天被押着又做了一套全身体检,在出院确认书上签了个字,提着包就走了。
在落日卧底了小半年,出来直接进医院,下楼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居然油然而生一股微妙的不适感。
人真是被关久了也能养成习惯啊。他感慨着,叶修的车已经拐进来,车窗落下对他招招手。
“先回局里走复职手续吧。”叶修叼着烟一边打方向盘一边跟他说,“监管部门那边还有一些心理程序,我跟他们说放你假了,等回来上班再说。”
叶修别的不提,护短这一优点是第十局上下公认的,黄少天也没有什么意见,躺在副驾驶座位上把叶修丢给他的文件都签了。局总部距离医院不远,开车十分钟就到了。进门的时候迎面正好一辆黑车开出来,擦身而过时对方摇下窗户——居然是韩文清。
“叶局。”韩文清面无表情和叶修打了招呼,又了黄少天一眼,“出来了?”
“怎么老韩,想从我这挖人吗?”叶修胳膊戳在车窗上。
“我只是有几句话想问。”韩文清说。
“你可以去问文州。”叶修说,“具体情况他都清楚。”
“但他并没有参与前期卧底。”韩文清说,“这方面还是黄少天的消息更直接。”
“这方面我已经想过了才安排文州跟你们接触的。”叶修说,“人家是互相标记的AO关系,有什么信息和细节早就交流过了,没问题没问题。”
“……”他的这句话问题最大,韩文清又看了黄少天一样,眼神看起来很像是要把人拎着领子揪上车,但最后也没说什么,摇上车窗走了。
黄少天抬眉:“你平时就是这么用员工的隐私打法别人的?”
“我说的不是事实吗?”叶修说。
“你这是报复。”黄少天义正严辞地指责。
“是啊。”叶修乐呵呵地停好车,“而且第十局我还说了算,你有意见吗?”
“总有一天我要带人给你套个麻袋。”

回来的感觉恍如隔世,黄少天一进办公室门就受到同事们热烈的欢迎,被人抬着差点从地上扔到天花板。
魏琛居然也在,靠着墙根儿捏着眼冷眼旁观,一边观一边骂:“臭小子,还知道回来啊!出个任务那么久,简直是白教你那么多年。”
“我靠老大你说话也要摸着良心!”黄少天好不容易从人堆里爬出来,一头一身挂满各种彩带和亮片,“有本事你换个人试试?小爷我很优秀了好吗,这不是一根毛都没掉地回来了,你知足吧。”
——还好意思说你一根毛没掉?信息素里一股被标记的味!魏琛嫌弃地白了他一眼:“过几天回训练营报到,我得重新练练你。”
“再说吧。”黄少天一点点把身上的亮片摘下来,“等我把手头的事处理完了。”
他要处理的事还有很多,比如从第十局的宿舍搬出来,找个新房子住。
这事儿在住院期间他就拜托过叶修了,对方好奇地问:怎么不干脆直接买一套,我给你的工资市中心地段不是问题吧。
黄少天摆摆手:你这种单身汉哪里懂我们有家室人的事,我也是要顾及另一半想法的。
得……叶修无话可说。刚才丢给黄少天的文件里,就有一份租房合同。
他从外警部遛出来,三拐两拐很快就找到了临时指挥办公室。
喻文州刚开完会,门口三三两两的人往外走,他和办公室里其他几个同事确认完最后的细节,转头就看到门口的黄少天。
像一个惊喜的礼物,他双手插兜靠在墙上,看起来百无聊赖的样子,自然得要命。走廊尽头的阳光铺在他的侧脸,看上去就比所有人都明亮。
他的眼神对上喻文州,眨了眨,立刻便笑了,手指在空气做成的玻璃上虚敲两下:“完事了?”
“完事了。”喻文州走过去,“刚刚回来的吗?”
“嗯。”黄少天点点头,突然像想起了什么,咳嗽了两声,“对了,前几天在医院里有个问题忘了问你。”
“你说。”喻文州温柔地看着他。
“你这几天住在宿舍吧?”
“是啊。”
黄少天一脸意料之中的表情:“你看,人生地不熟就是这样,第十局宿舍条件那么差,住起来和落日单间也相差不远了。你现在工作这么忙,休息可是第一件大事,对吧?”
还好吧……喻文州心里想。但他隐隐有了底,从他的角度能看到黄少天眼里的光。
他笑着问:“所以呢?”
“我有一个建议。”黄少天扬了扬手里的合同,“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喻文州抬手摸着他的脸,他们携手从那片荒芜的沙漠走出来,从互相不认识试探到彼此信任与标记,那么短暂的几个月,却仿佛走过了近半生。
黄少天面对他,打开了自己真实的全部。
“无论那是什么。”喻文州说,“我都乐意之至。”

END

评论(280)
热度(4158)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