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双生(新版) 06

旧稿到此为止,其实这章基本也重写了……

cpp连载地址

=================================

06

坐在对面的警官氛围突然变了。他的右手放在桌面,眼神不错不移,眉宇间却缓缓释出了几分上位者的傲慢,魄力如锋锐的刀锋,压迫得白炽灯的光线冷下来。

黄少天生平首次出现了鸡皮疙瘩和汗毛同时起立的生理体验,他虽然无法和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交流,但偶尔也能感受到夜雨的情绪波动,那些第六感般的的危机反应无数次在命悬一线中救他性命。

如此汹涌而清晰的紧张和戒备简直前所未有,同时混杂了黄少天的讶异兴奋。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那是什么——这样的场景,他在十几岁的DV拍摄影片里看到过。

“喻文州”笑了一下——带着玩味和轻慢,这种表情出现在他脸上有些不可思议:“你从哪里看出来的,我应该没露什么马脚。”

那股魄人的压力在他开口后削弱了一点,撤去了攻击性。黄少天慢慢靠上椅背,他的身体一直紧绷着,贴上才察觉后心出了一层薄汗:“直觉。”

“喻文州”一怔,笑起来:“你们俩倒是像……”

“谁?”

“喻文州”没回答,看着黄少天:“把他叫出来。”

黄少天皱眉:“什么意思?”

“喻文州”站起来,天花板的灯光打在他肩背,在桌面落下阴影,他比黄少天只高几公分,哪怕之前在这里审问他,目光里也从来没有生出过压迫。然而这个“喻文州”却不怒而威的气质,周身轮廓仿佛都大了一圈,把他团团圈入阴影……

不对,影子!?

黄少天低头,刚刚还在桌面上的阴影此刻已经爬到他的椅子扶手,其中一只“手”抓住了黄少天的手腕。

他咣当踢开椅子跳起,右手却被固定得纹丝不动。黄少天手腕用力外拧,蓝色剑光一闪而过,阴影唰地松开。

他趁机退到墙边,刚刚被卸下一半的警惕重新武装,紧紧盯着对面的男人。

“你也是触手?”

“触手?”“喻文州”念了一遍,“你们说这么叫‘它’的?有意思……”

语气突然一变,苦笑着低叹道:“你吓到他了。”

他抬起眼,瞥像黄少天:“行,换你吧。”

房间里安静片刻,喻文州再抬起头时,对黄少天露出了一个笑容。

他在黄少天充满紧张的视线里慢慢走到墙角,手里端着一杯不知道从哪儿翻出来的纸杯,拎起暖壶倒了一杯水。

“喝点水吧。”

喻文州把纸杯推到他那边,重新坐下。

“你……”黄少天警惕地瞧了瞧,“喻文州?”

“是我,别担心。”喻文州笑着说,“抱歉,他也是临时跑出来,没有恶意。”

把我身体里还睡着那位吓得恨不得跳窗就跑也叫没有恶意?黄少天心里吐槽,但那股扎人的侵略感已经消散了,现在的的确确是喻文州本人。

他扶起椅子坐回桌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瞪大了眼睛:“你……能跟他交流?”

喻文州微微侧头:“怎么,你们不能?”

黄少天摊开手:“如果能,我需要亲自上门吗?”

喻文州啊了一声,笑道:“难怪……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部分,想来找我求证。”

“夜雨不太会说话,讲不清楚。不过我猜到了一部分,来求证也是真的。”就是没想到突然看见精分现场。

“抱歉,我还疑惑你为什么反应这么大,是我的疏忽。”喻文州温和地说,“夜雨……是‘他’的名字?”

“全名夜雨声烦,自己起的,我们平时懒得叫那么长。”

“看来我们也得做个自我介绍了。”喻文州敛了些笑意,“索克萨尔,名字是他告诉我的。少天,我们同类一体双生灵魂的人。”

喻文州说完那句话,黄少天心里突然涌上一股怔松且莫名的情绪,像久久拉紧的绳被人突然解开。

当年魏琛和方世镜把他带回蓝雨,弄清了他身上发生的事后,二人沉默许久,方世镜才开口对他说:“少天,你是特别的。”

蓝雨上下加起来十几人,都或多或少能感知到“空间”的活动,甚至有一些能力,可以与之抗衡。

但没有一个人像黄少天这样,身体里住着另一个灵魂,看起来不属于这个世界,拥有哪怕整个蓝雨加起来也难以抗衡的能力。

除了蓝雨,另外还有几个民间组织,魏琛交行深广,留意打听了多年,也没找到另一个和他情况相同的人类。

特别的确独一无二,黄少天多年早已习惯和夜雨声烦的共享生活,但眼前终于出现了同类——他不确定该不该这样形容,那种惊喜混合的复杂情绪,连他自己都感到意外。

从踏入警局见到喻文州那一刻的疑问,到另一个他显露身份,迟到的剧烈心跳在他放松这一刻纷至沓来。

黄少天慢慢把指尖压入掌心,脸上不显山露水地看着喻文州:“谁跟你少天了,喻sir我们不熟的。”

喻文州笑笑:“怎么也算过命的交情,你可以叫我文州。”

这人怎么说话的!黄少天脸莫名一热,抄起桌上的纸杯喝了一大口:“别扯开话题,那天你去蓝雨到底是查案还是找我?你不会在我执行任务的时候就察觉了吧?”

他说了执行任务几个字,喻文州胸口一动,点了点头:“你果然是蓝雨的人。”

“哦?”

“放心,我不属于任何民间组织,蓝雨的名号我也是当上警察才知道的。”喻文州有条不紊地向他解释,“原本我想过申请调过去,但索克萨尔不同意——他不喜欢和别人搅在一起,你可以理解为,不合群。”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说完话眼神微动,像听着谁说话,然后又笑起来。他好奇地问:“他……我是说索克萨尔,他醒着?”

喻文州点头:“能听见我们说话。刚刚骂完我。”

和另一个灵魂互相交流的体验黄少天没有,有点羡慕。他咳了一声:“所以你隐瞒了他的存在,也没加入蓝雨,那你为什么要当警察?”

“因为方便。”喻文州说,“索克萨尔不喜欢出手,但是有人管的事他就不管了,但多少还是会有漏网之鱼,以那些黑暗生物的习性,警察接触的概率高一些。”

“也是。”黄少天点头。

“我去蓝雨的确为了找你,”喻文州接着说,“不过察觉你在执行任务也是第二天早上人不见了之后,所以我想求证一下。没想到那里会发生意外,见到另一个人。”

“我也是。”黄少天嗯了一声,“我今天来只想询问一下你是否真的有‘与众不同’的能力,却没想到见了另一个人。”

“那天最后的魔法阵,是索克萨尔吧?”

“是。”喻文州干脆承认,“那个‘枝’的体量不太普通,一般的攻击很难伤到它,不过我们不出手你和夜雨也能解决,就是还要再非些功夫。”

“那为什么出手,他不是不喜欢多管闲事?”

“因为你……和夜雨,”喻文州轻声说,“他很想见见夜雨。”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儿:“这里不合适。”

喻文州笑道:“的确不合适,所以我让他等等,换我跟你谈。”

“你……”他迟疑了一下,“你如果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去蓝雨谈,魏老大和方队如果知道,肯定想见你。”

喻文州眼睛动了一下:“如果……我们不愿意呢?”

黄少天不自主地皱起眉:“我可以帮你隐瞒掉索克萨尔,但那晚上的事需要如实汇报。”

“放心,我不会让少天为难。”喻文州诚恳地对他说,“今天我们谈的内容你尽可以上报,等决定了见面时间,我再登门拜访。”

“好,”黄少天舒了一口气,彻底放松了身体,“幸亏……”

“嗯?”

“幸亏你是我们这边的。”黄少天说,“来之前我都做好最坏的准备了,刚刚索克萨尔用影子抓我的时候我还想完了,最坏不过你被触手控制,还好还好。”

“不至于吧,”喻文州失笑,“我看起来像怨憎恨的类型吗?”

“谁晓得,知人知面不知心,你第一次见我不也没料到我是‘两个人’?”

喻文州侧头想想:“准确讲,我第一次见到的应该是夜雨声烦。”

“……对哦。”黄少天撇嘴,“害我蹲班房。”

“这点我的确被你骗过去了,毕竟蓝雨是警察局内部的分支,我想要抓人怎么也能走程序,没想到要你做这么大牺牲。”

“咳咳,这个说来话长,意外事件啦,以后再讲给你。”他低头看了看表,站起身,“行了,事情搞清楚,我得回去了。”

喻文州跟着他站起:“我送你。”

他们并肩走到门口,黄少天跳下两截台阶:“就到这里吧。”

喻文州想了想,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留个电话?”

黄少天不觉有问题,报了自己的号码。

喻文州仔细存好,又给他打了个电话,挂断后说:“定了记得联系我。”

“OK。”黄少天三步并作两跳到底,冲喻文州挥挥手,“走了。”

“少天。”喻文州忽然叫住他。

黄少天转过头:“喻sir还有事?”

“其实我现在有点后悔,当年没去蓝雨。”喻文州慢悠悠地说,一阵清风扫过他们之间的台阶。

“早知道你在那里就好了。”

tbc

评论(29)
热度(820)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