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双生(新版) 07

先赶在12点前发掉!(修了一下~

CPP地址

=============================

07

之后一周,黄少天都没有来消息。

喻文州按部就班地生活,并未主动联系,偶尔路过第一次抓到夜雨的那个菜场,才低头看看手机,露出片刻笑容。

直到第二个周三下午,同事去市总局办事,回来神秘地拍拍喻文州肩膀,抛过去个意味深长的笑:“瞒得够死的,打算什么时候跟大伙交代?”

喻文州茫然地眨着眼,同事仔细观察,见他不像撒谎,便说在总局人事那边的哥们桌上看见了喻文州的调令公文,具体去哪儿还未决定,不过那边经受的人事调动,十有八九要升迁了。

听他形容一番,喻文州心里便有了底,果然隔日分局领导把他叫进办公室,说总局那边一年一度人才筛选,有领导看到喻文州的履历觉得合适,打算把他要过去,问他的意见。

借口而已,总局那边所谓的人才筛选,怎么也要先借调考察,再笔试面试,才有资格被挑选。喻文州无功无过地本份工作,哪里来的“高层赏识”。

意见自然是没有的,这件事就定下来,随着调令一同递到他手里的还有一张密封信,上面写着特勤部——正是蓝雨主管部门,信他没拆,揣在兜里一路带回了家。

流程和交接还要走几遍,与同事的饭局恐怕也少不了,不过在此之间,喻文州有别的事要先做。

他换上便服,索克萨尔透过镜子看着他:“我以为你打算等他先来找你。”

“不是已经来了?”喻文州挥了挥手里的信封。

“里面是什么?”

“一会儿你就知道。”

他出门打车,直奔酒吧街。

 

太阳没落山,酒吧街还没苏醒。

郑轩一脸哈欠地擦着吧台的桌子,蓝雨除了任务之外每周三次训练,如果没有外勤任务,平时的上班内容可以说就是晚上酒吧的工作。他也算正经公职人员,日常业务居然是调酒……说出去亲爹都不信。

门口有人敲门,郑轩抬头看了看表,喊到:“没到营业时间,不开门!”

可来人耐心挺足,又坚持不懈地敲了一会儿。

“谁啊……”郑轩晃过去拉开门,一愣,“喻、喻警官?”

“你好。”喻文州礼貌地打着招呼,“请问少天和魏队在吗?”

“呃,”郑轩作为核心组员多少听说了喻文州要调过来的传闻,但落没落实他并不知情,神情犹豫了片刻,“他们在基地里,我帮你打个电话?”

“不用了。”喻文州对他笑了笑,“我自己下去吧。”

他才第二次来蓝雨,不到逢魔时刻,蓝雨整个酒吧显得干净冷清,台桌的木椅架起,两三个服务生正擦着地,看见他一边打量一边走过来,都露出了好奇的眼神。浅蓝色的光将将照亮舞台和厅面,喻文州绕过后台走到另一边,思索了片刻推开侧门,转头问距离他最近的一个服务生:“洗手间是这个方向么?”

“往里走右手边。”服务生回答,莫名还有点紧张。

“谢谢。”喻文州点头,顺着走廊往男厕所的方向走去。目光扫过三个隔间门,毫不犹豫地推开那扇挂着“维修中”牌子的木门。

不会吧——跟在他身后的郑轩暗暗吃惊,这也能猜中?是他太聪明还是蓝雨机关设置太简单了?

就在他思考的几秒里,喻文州已经摘下墙上的塑胶手套,推开水箱的盖子,从里面拿出了密码盘。

他的另一只手里捏着从单位拿回来的密封信,此刻已经被拆开,里面有一张小纸条,写了一长串字符,喻文州照着顺序按动表盘,后墙无声打开,露出一人宽的门洞。

他低头走进去,门随之关闭,黑暗的通道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另一个人的声音站在不远处:“亏得你能找到这儿。”

喻文州笑起来——尽管对方看不到:“少天亲自来接我?”

“是啊,”黄少天的声音有些没好气,“我不来你走错路挂掉,找谁说理去。”

“是郑轩给你发的消息?”

“嗯,”黄少天不想多言,“走了。”

喻文州下意识地抬手向他声音所在方向抓去,人没抓到,倒是迎面碰到一只手——黄少天估计想扯他胳膊或肩膀,不料黑灯瞎火自投罗网,被喻文州一掌捏住。

掌心的指尖僵硬片刻,终于勉勉强强地勾住他,喻文州卸了力,任由黄少天牵着他往里走。

“话说在前头,我只带你过一次,记好路下回自己来。”

“好。”喻文州笑着答应。

走过第二个分岔路的时候,黄少天还是没忍住问:“你到底怎么猜到入口的?”

喻文州想了想说:“你每次进出蓝雨都不是工作人员的身份,我猜应该不会设置在后台更衣室这些比较难找的地方。一般客人能够随意进出又相对隐秘的区域只有洗手间;三个隔间只有一个挂了维修牌——是很明确的目标信息,我进去就看见挂在门后的塑胶手套,说明东西藏在需要戴手套才能碰触的区域,除了水箱我想不到别的地方了。”

“……我觉得老大应该更新一下了,最起码换个隔间。”

“要不是魏队托总局给我密码,我即便找到入口也进不来。”喻文州说,“还有你,少天不来接我,恐怕我现在已经走错路,生死未卜了。”

他这一串不知是吹还是什么别的话呛到黄少天,猛地咳嗽起来。

第三个岔路拐过,终于远远看得见蓝雨的大门,光线也亮了一点,可以模糊看见彼此的轮廓。

“到了。”黄少天说。

喻文州还握着他的手,黄少天抬手打算敲门才发觉,瞪了他一眼。喻文州笑笑松开,黄少天推门而入:“老大,人带到啦——”

空旷明亮的办公室里坐着的两个人一同抬起头。

喻文州点头示意:“魏队,方队。”

“小喻是吧。”方世镜招呼他,“欢迎欢迎。”

魏琛皱着眉打量了他几个来回,转头对黄少天说:“小子,你确定?”

黄少天耸耸肩,还没说话,喻文州不卑不亢地开口:“魏队怀疑什么?”

魏琛看他一眼:“演技好的警察卧底不是没有。有能力不新鲜,不过一体双生灵魂……我不清楚你从谁那儿打听到少天的,如果让我发现你骗人,咱们就得好好聊聊了。”

“好。”喻文州从容应下。

魏琛仿佛这才从他身上看出点乐趣似的,眉峰一挑:“跟我来。”

 

他走进办公室右侧的一间里室。这间房比外间小很多,但没什么装饰配件,所以显得宽敞。地上铺着不知什么材料的地板,触感柔软,脚踏上去没有声音。四壁应该也是特殊材料制成的,喻文州观察了一圈,对这间屋子的功能大致有了个猜测。

“这是我们的其中一间训练室。”魏琛示意最后进来的黄少天关上门,“墙和地板可以缓冲攻击冲击,声音也传不出去,更能集中精神。最早训练少天和夜雨就在这里。”

他看着喻文州:“少天告诉我们你的情况之后,我们做了详细的调查,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你之前有过与众不同的行为或经历。要么是你虚构的故事,要么是你非常会隐藏。既然来了蓝雨,你的能力就不应该是秘密了。”

“我明白。”

魏琛抬抬下巴:“废话少说,展示一下吧。”

喻文州走到房间中央。

灯光是从几个方向打过来的,极为明亮,他转头问方世镜:“能关上或者调暗光线吗?”

方世镜点点头,走到门边不知道按了什么,房间一下暗了一半。

喻文州抬起手——现在地上能清楚看见他的影子了,轻轻在半空凭空一抓,黄少天眼睛瞪大眼睛,魏琛和方世镜顺着他的目光才注意到喻文州影子对应的部分突然长出一根细长的棍状物。

魏琛嘴张了张,烟滑到嘴角。喻文州手腕立起,另一只手探进阴影——谁也没看清他做了什么——像魔术师抽出事先准备好的道具一般从阴影里抽出一根权杖。

权杖通体漆黑,顶端乱枝缠绕,捏着一颗看不出材质的、圆润的黑色珠子,外层在灯光下浮起一圈虹晕。

虽然方法不太一样,但魏琛和方世镜见识过夜雨当年是如何凭空“造”出一把光剑,喻文州这一手几乎可以坐实他的身份。

更可怕的是,他居然是在自我意识占主位的情况下召唤出武器。

“你……”魏琛话未出口,喻文州突然转过头对黄少天一笑,再闭上眼,周身的气质瞬间改变了。

冷然的、锋锐的压迫感倾扎而出,他抬起头,眼睛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瞳色变得金黄,杏核状的瞳仁缓缓掠过在场三人。

“自我介绍就不必做了,想必你们都知道了我的名字。”喻文州——此刻已经是索克萨尔说,“还有别的疑问吗?”

同样喻文州的声音,字里行间却透露着冰冷的气息,魏琛和方世镜对视一眼,先问出一个疑惑很久的问题:“你和夜雨声烦来自同一个地方?”

“你们想听故事,我一会儿会详尽说明。”索克萨尔说,“现在,我有个要求。”

“你说。”

“礼尚往来。”他侧过头,目光锁定黄少天——或者说在看他身体里的另一个人,“我已经在你们面前现身两次,作为交换,你们应该把他叫出来了吧。”

tbc


评论(39)
热度(758)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