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双生 08

索夜的前情差不多就这样啦!

差点又赶不上12点前……!

四个人(魂?)目前的关系大致是这样的。

喻vs索:可以交流的共生关系,普通同事x

黄vs夜:虽然共享身体但没见过面,不影响咱俩好兄弟。

喻vs黄:彼此有兴趣(文州兴♂趣更大点

索vs夜:单方面记得前情追人中vs完全不记得了你是谁能量好强令人害怕别过来

黄vs索:有点紧张vs没啥兴趣

喻vs夜:有点兴趣vs啊我喜欢这个人(宠物视角)

=============================

08

索克萨尔的压迫力黄少天见识过,不知不觉便进入防卫姿态,听到他那句话一愣,下意识去看魏琛。

魏琛把烧到低却一口没抽的烟从嘴角拽下来,叉着腰沉默片刻,叫了黄少天的名字。

黄少天从兜里拿出那根小金属棒,在索克萨尔的视线之下按了蓝色按钮。

当初他刚进蓝雨,魏琛和方世镜准备培养训练的时候,如何切换黄少天和夜雨声烦的状态是一大难题。

他们尝试了很多“唤醒”方式,最终确定安全方便的就是这个音波哨。它一体两头,顶端的按钮自带安全锁,除了黄少天的指纹之外无法触发,两边各是不同波段的音频,蓝色的可以唤醒夜雨声烦,红色唤醒黄少天。

夜雨声烦的波段所有的“人类”——包括黄少天自己都是听不到的,魏琛多心留意了一下索克萨尔,不出他所料,索克萨尔在黄少天按出哨音时皱了皱眉。

他也听得到这个认知,进一步佐证了喻文州话语里的真实性。

黄少天眼睛一闭,脑袋如失重般往地上栽,栽到一半突然撑住了身体,慢慢站起来。前后不过一秒种,再抬起头已经换了人。

夜雨声烦像还没醒完全,甩了甩脑袋。他和黄少天性格差距甚远,不爱说话也很少笑,瞳色是有点深色的蓝。等他视线终于能集中并落在索克萨尔身上时,先愣了愣,随即瞪大眼,面露出极为紧张的神色,蹭蹭退到了墙根。

在方世镜和魏琛眼里,如果夜雨声烦是一只猫,那它现在恐怕尾巴竖起、全身炸毛了。若不是没有彼得·帕克的超能力,估计他能直接蹿到天花板顶。

索克萨尔皱起眉,往前走了一步,夜雨声烦整个后背都贴上了墙,眼一闭一睁,黄少天眨了眨:“聊完了?”

聊个P,前后不过一分钟,还从没见夜雨声烦这么怂过。

方世镜咳嗽两声,打破尴尬:“那个,可能他有点紧张。”

索克萨尔面沉如水地又看了一会儿黄少天,转身走回到房间中央。

“行了,”魏琛说,“人我们叫出来了,反应控制不了,不算违约……现在能不能先把正事讲了?”

索克萨尔手右手一抬,身下阴影刷啦啦钻出几条黑色触手,纠结拧巴成了一张黑色的椅子。他躬身坐下,看着魏琛:“你说。”

“……”这人进门没做什么,谱倒挺大,魏琛忍了忍,“刚才我们提过,你们和那些怪物之间的关系,是不是……”

索克萨尔打断他:“他没交代过你们?”

他自然指的夜雨声烦,魏琛摇头:“我们遇见他和少天的时候他话都还不会说,一问三不知。”

索克萨尔低头一笑:“怪不得。”

他把手放在权杖顶端,轻轻摩挲:“我记得你们提到过‘触手’这个词,你们对于它又是什么样的认知?”

方世镜接过:“我来说吧,它在我们的世界出现差不多有半个世纪左右了——这是有记录的时间,最初数量不多,见过的人也并不清楚它的攻击方式,所以不知不觉中数量逐渐增长,直到20年前发生的恶性事件。”

“陈氏灭门案。”魏琛低声说。

“是。”方世镜点了点头,“一个地下组织洗脑教众杀害了陈氏家族上下近20口人,一夜之间。而且所有人死状诡异,没有外伤,全部张着嘴瞪着眼,整个眼球被染黑,耳口鼻也检测出一些黑色粉末,成分不明。尸检最终结果是全身器官衰竭——这部分媒体没有报道。”

“因为报道了就无法定那些人的罪。”魏琛从口袋里又摸出一支烟叼上,“犯罪现场的照片上,陈氏一家被全部拖到客厅,按照身高大小一字排开,有挣扎却没有打斗的痕迹,而凶手们——大大方方地从摄像头下进入陈家,又坦坦荡荡地走出来。就因为尸检上没有他们之间任何一个人的DNA。”

“本来差一点就要变成无头悬案了,碰巧有个狱警值班的时候发现了‘它’。”方世镜接着说,“他应该是有能力的,目睹了教众向主教献祭的全过程。”

“献祭?”索克萨尔冷笑,“是喂食吧。”

“你这么说也对。”方世镜点头,“总之警方又把监控录像拿给不同的实验人群看,总算又找到几个能‘看见’的,坐实了黑影一说。因为不能按照正常流程定罪,还很折腾了一阵。陈氏是当地大族,媒体关注度非常高,判决下来后,局里就立刻成立了特勤部,之前那几个能看到的人是这个部门第一批成员,他们研究了黑影的行程、行为模式等等,最后得出一套系统结论。”

“它的本体是被我们称为‘空间’和‘界’的一个……不存在于我们生活空间的东西。黑雾是它用来狩猎的工具,也是它的一部分,我们叫它触手。触手通常以寄生模式移动,它们会找一个合适的目标——底层、生活不幸、自暴自弃……这一类人,因为它们的主要食物就是人类的负面情绪。一但被触手寄生,负面情绪也会被无限放大,人变得木然呆滞,在触手的操控下寻找其它食物。”方世镜推了推眼镜,“因为一个人无法满足触手的营养,它还要贡献能量给空间。‘食物’目标以普通人居多,触手会指使寄生体接近他们,然后找机会释放‘结界’捕捉,捕捉完成后人会被传到空间。”

“基本到这一步,人就没救了。”魏琛说。

索克萨尔点了点头:“我大概了解你们的认知体系了。在我回答你们的问题之前,我想问问——你们说的灭门案凶手现在还有人活着吗?”

“……”方世镜惊讶地看了看魏琛,最终迎着索克萨尔的目光苦笑道,“你猜得没错,最开始对于空间和触手的研究就是基于那些邪教信徒的活体研究之上的。警方表面处死了他们,暗中运送到特殊监狱,然后开始长期观察他们的行为模式。但研究只进行了五年,因为没有‘食物’,他们最终都死亡了。”

“让我猜猜,”索克萨尔站起来,“这里就是最初的监狱?”

魏琛看着他:“是。”

黑色的触手缩回影子里,他在房间中踱了几步:“以你们的能力整理到这些信息已经算很好了,大方向上都猜得没错。”

他将权杖在地上轻轻敲了两下,灯光唰地全熄灭。很快黑暗中心就亮起一个银色光点,光点逐渐扩散成光球,照亮了喻文州——仍然是索克萨尔身份的侧脸。

那光是从他权杖顶端亮起的,索克萨尔轻轻转动手腕,球里的光像会流动的水,竟然顺着地心引力的方向“流”了出来,细细的一股,落在地面。

光流落地后迅速散开,在黑暗的空间里画出复杂的形状轮廓。黄少天抬手碰了碰,指尖穿过的地方如细沙散开,等他放下手,又重新拧在一起。

等画完成了七七八八,他才看出图案的形状:“这是……”

“这是我的国家。”索克萨尔低沉的声音站在他身边,“如你们猜测,我不属于这个空间。”

巨大的银光沙画勾勒出一张立体的地图,图中央立着一座城堡样的建筑,四周零零散散着村落,图上有山水合流,草木林地,虽然形状简单,却勾勒出生机勃勃的模样。

“你的意思是,你们存在于另一个时空?”

“和你们对‘根’所在地理解相同——哦,我说的根,指的就是你们口中的‘空间’。”索克萨尔说,他的权杖在城堡旁一点,光点中央生出了一颗树形状的图案,比其它的银光黯淡一点,仔细看“树干”缓缓流动,枝叶抽开,竟然在不停生长。

“它是一株空间生物,来历已不可追,只知道是某天突然降落在我的领土,一开始不过是一颗黑色的种子,很快便长成树,等我们察觉,它已经扎根入土,吸收营养。”

“我们很快发现它以生物为食,尤其是人的情绪,它的枝叶是无形的——也就是你们所说的触手,可以钻入身体里吸收养料,更可怕的是它们不受空间限制。也就是说虽然扎根在我所在的空间,它能够进入到你们的空间,吸收你们的精神,供养另一个空间的母体。”

索克萨尔目光深沉盯着那株不断长大的树:“它的根系已经和我们的土地完全连结了,无法拔除,我制作的结界只能拖延它的生长时间,为了避免我的子民被它吸收,我研究出了防御魔法,但抵挡不住它在其它空间的进食,它依然在不停生长——直到20年前。”

魏琛一愣,眉头拧紧:“你是说……”

“它突然爆发性膨胀,终于将根系覆盖了我们全境。大陆逐渐死去,为了保住子民性命,我利用魔法把他们的灵魂提出,送到其它空间,自己几乎力竭而死。是我的近卫骑士团中的一位骑士不顾性命危险拉了我一把,才把我抛出原来的空间,来到这里。”

他挥动权杖,银光飞散,房间的灯重新亮起。

索克萨尔侧身看着黄少天。

“救我的人,就是你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

tbc

评论(46)
热度(844)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