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双生(新版) 09

小妖精缠身(?+卡文,晚了几分钟……

日更头像就一周一换吧!文州也算登堂入室了~

====================================

09

“少天,你送送文州吧。”会面结束后,方世镜对黄少天说。

索克萨尔把他们的来历讲完之后便换回了喻文州,这一整晚的信息量巨大,黄少天也知道魏琛和方世镜需要时间理头绪,没推辞,打声招呼带人离开了。

他们原路返回到蓝雨上层的酒吧,黄少天车停在后门,得穿过舞池从另一边出去。喻文州在舞台边驻足了片刻,黄少天转过头,脸上投着五光十色的昏暗灯火:“怎么,想玩一会儿吗?”

“不,”喻文州摇头笑,“只是觉得有意思。”

“?”

“黑暗边界之隔,是人间歌舞升平。”他低头看了看地板,在底下深处,是蓝雨的另一个世界。

黄少天后退几步,招呼他:“走了。”

上车后黄少天没问喻文州家在那里,方向盘打出去才侧头分了他一个眼神:“聊聊?”

喻文州猜到他会有很多问题——并非刻意隐瞒,但当着魏琛和方世镜并不能完全问得出口。甚至有一部分他们未必能够理解,但喻文州一定能理解。

喻文州很爽快地答应了:“去哪儿?”

黄少天想了几个地方,都不太靠谱,最后把车开到一个小区居民楼下。

喻文州心里有了大致猜想,却还是难免吃惊:“这里是……”

“我家。”黄少天熄火把钥匙,“走吧。”

 

黄少天家住在18层,这个小区虽然不算很新,但也是喻文州工作后开的楼盘,当时叫价很高,地段设施都很好。家里很宽敞,只有他一个人住,散发着单身汉特有的气息。有些小乱好在基本干净。黄少天在玄关刨了很久总算找到一双新拖鞋:“进来吧,随便坐。要不要吃点什么?上车后我才想起魏老大居然连工作餐都没给准备,早知道去郑轩那儿点外卖带回来了。”

他一边说一边往厨房走,几乎不给喻文州留反驳的余地,喻文州连忙跟过去:“不必麻烦了……”

“下碗面算不得麻烦吧。”黄少天从壁橱里掏出两包方便面,“前几天忘了买菜,凑合凑合。”

所谓的凑合,是把泡面下锅,撒了一把青菜卧了两颗溏心蛋的凑合,喻文州阻止无效,靠在厨房门外框边看着黄少天守着锅的样子:“少天会做饭?”

“嗯。”黄少天一边挑面一边说,“我出来住得早,家里人——尤其是我妈总唠叨,怕我外面吃不好。大学就逼着我学做饭了。人家同学放暑假在家里当米虫,我顶着大热天给我妈烧佛跳墙。”

喻文州脑补了一下那个画面,没忍住笑出声。

“好了好了。”黄少天把面汤和蛋轻轻倒入碗里,“端出去客厅吃,厨房太热受不了。”

两个人把面碗端到茶几上,黄少天从冰箱里翻出两听啤酒,抛给喻文州一罐,席地而坐后开始风卷残云。

“对了,你身体里的那位……索克萨尔?”黄少天腮帮子鼓囊囊地问,“他会吃东西吗?”

喻文州想了想:“他没有提过这方面的需求,应该是不用。怎么,夜雨声烦会?”

“有过一阵。”黄少天说,“他好奇心特别大,对什么都感兴趣,食物就是其中一阵。”黄少天晃着筷子,“我那个时候不知道他其实不需要进食,听他说感兴趣就掏钱买了一桌菜给他吃,结果换回来的时候差点没撑死。”

“噗。”喻文州笑得荷包蛋掉进碗里,“后来呢?”

“后来吃了消食片,在小区里走了三个半小时才勉强能坐下。”黄少天一脸往事不堪回首,“之后他再想要什么,我都反复确认后才敢给他。毕竟身体是同一个,能量守恒,灵魂可以消解怪物,但消解不了现实。”

他的话意有所指,喻文州垂眼看着碗里半颗卧得整齐漂亮的溏心蛋,无声地笑了笑。

一碗面吃完用不了太多的时间,喻文州去洗碗,再出厨房时黄少天已经快速洗完澡,换了身衣服,头发雾气缭绕,眼睛却很清明。

他问:“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他的存在?”

发现这个词用得很有意思,喻文州在沙发另一头坐下,想了想说:“夜雨声烦一直存在于你的身体里吗?”

“我不确定。”黄少天说,“我是某天突然意识到的,之前他在我身体里呆了多久、从何时起就存在、之前是否一直沉睡——这些我都不清楚,他自己也不记得。”

这大概也是他难以释怀和探寻的部分。喻文州沉默了一会儿:“……抱歉,这个问题我没有办法回答你。”

黄少天抬起头,喻文州坐在台灯的暖光下,看起来如隔层昏黄的雾霭:“我们的情况不太一样——确切地说,我是‘遇见’索克萨尔的。”

黄少天的表情真正地惊讶起来。

 

算起来时间上应该比黄少天“觉醒”得略晚,喻文州没记错的话,是他18岁前,补习班下课后的雨夜。

G市冬天温度也远远达不到下雪的要求,平时甚至还有些暖,只有降雨的时候会略微带一些符合节气的寒意出来。喻文州那天补习班下课比较晚,往家里走的时候已经快12点。

教室到家里的那一路白日车水马龙,深夜街边的铺子都关门,反而显露出一些平时难以得见的冷清,如同翻开这座城市的另一面。

喻文州打着黑色的雨伞,站在路口等红绿灯,也就是这时遇见了索克萨尔。

起初他只是视线角落里一片黑色的影子,逐渐走进放大,喻文州意识到有人靠近时,抬伞看见的却是半个虚无缥缈的身体:长长的黑袍,银色丝线在胸前勾勒出复杂的图案,以及银发黑冠下及其苍白的一张脸。

如果给这个场景换上另一个布景,他或许还会以为是哪个学生社团的cosplay,但此处是深夜下雨的主干道,偶尔有飞车党轰鸣,强光打在来人还没长全的身体上——他另外一半的的确确是透明的,只是随着雨滴落在身上,黑色的雾气蒸腾而起,逐渐凝成完整的人,走到他的伞前。

很奇怪,喻文州当时并不觉得害怕或恐惧,他心里有一种冥冥之间的共鸣在安抚着情绪,即便看到如此奇幻的一幕。

来人身量比他高一些,狭长的金色眼睛自上而下打量着他,声音穿过滴答的雨帘直接落在他脑海中:“你看得见我。”

显而易见的事,喻文州点点头。

他又仔仔细细地把喻文州看了一圈,像是打量着某个物件,偶尔皱着眉头,最终勉为其难地下了个决定:“借给我你的身体。”

 

“然后呢?”黄少天抱着抱枕,兴致勃勃地问。

“当然没有答应他。”喻文州说,“换任何一个人,大晚上的半路遇到个‘鬼’,还颐指气使地要你出让身体使用权,都不会答应吧。”

“……说的也是。”

“所以后来我们又见过几次。据他说是因为恰好在那个时段和境况下灵魂与身体产生了某种联系,所以不刻意找我也会遇到,当然是真是假也是他单方面托词。”

“但你最后还是答应他了?”

“嗯。”喻文州言简意赅地说,“我被寄生了‘枝’的人类袭击,紧急情况下让他进了我的身体,然后就分不开了。”

“……”

“据他说,因为我们的灵魂共鸣很接近,所以身体才能毫无反抗地接纳他的灵魂。他被送到这个世界十几年,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身体或灵魂,原本也并不在意,但时间久了灵魂能力会被削弱,不能碰触实体也很麻烦,所以便开始寻找合适的共生者——找到我的头上。”

“原来如此。”黄少天点了点头,“啊,那你见过他的长相了?”

“嗯……你不是也见过吗。”喻文州笑笑,“灵魂更换的时候,身形和瞳色会有些许改变吧?”

“但还是你的脸啊,”黄少天说,“总不是真长得一模一样吧。”

“那倒没有,”喻文州想了想,“应该是像白种人的外表,轮廓很深,和我完全不一样。”

“唉,这么一说我也没见过夜雨声烦的样子。”

“我见过。”喻文州开口,黄少天一愣,他又摊开手,“不是我,是索克……”

“你们倒挺方便,想换人随时换。”

喻文州苦笑:“我们只是相处的比较有商量,他很少会在我和别人聊天说话的时候突然出现。”

“因为夜雨?”黄少天把下巴放在他怀里巨大的柯基抱枕上,“我看出来他对夜雨有点不一样……应该不仅仅是救与被救的关系,呃王和骑士?但夜雨好像不记得他了。”

“不但不记得,还有点害怕。”喻文州叹了口气,具体原因索克萨尔并没有告诉他们,“有时间我会再问问看的。”

他低头看了看表:“现在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我送你?”黄少天站起来。

“不用,”喻文州按住他的肩膀,“我住的地方离这里也不算远,走着就回去了。”

黄少天记得那个菜场:“……也是,那我就不送了。”

他靠着墙,看着喻文州换好鞋:“你那边工作还得交接吧,估计一周差不多能走完流程,到这边就不需要坐班了,定时培训有任务出任务就好。你来了估计我的工作也会轻松一点,哦对魏老大和方队还会安排体检,是特配的队医,不用太担心。”

“我知道。”喻文州直起身,向黄少天伸出手,“以后就是同事了。”

黄少天顿了两秒,握上去:“希望不会令我失望。”

喻文州笑起来:“如果你还有其它问题,可以直接联系我,你有我的号码。我知道的都会尽量告诉你。”

“好。”黄少天推开门,“走吧,至少送你到电梯口。”

入夜的单元楼道很安静,黄少天走到电梯间正要抬手按,突然“叮”地一声,其中一台电梯停靠在18层,门随之自动打开。

一个身穿工作服的年轻男子走了出来,他怀里抱着个纸箱,一直走到楼道尽头,喻文州转头看到黄少天皱着眉盯着刚刚的人影,走到他旁边问:“怎么了?”

“奇怪,我没见过这个人。”黄少天说,他往回走了几步,头探出去,这栋大楼一层有四户,电梯间在中间,年轻男子走到1803的门前,抬手按下门铃。

“送快递,您的包裹到了——”

黄少天眼皮猛地一跳。

他迅速和喻文州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都从对方的目光里读出同样的消息。

现在已经接近半夜11点,哪家快递员会大半夜地来送快递?!

tbc

评论(35)
热度(765)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