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双生(新版)10

组队打怪了。

写剧情真爽啊……

CPP连载

==========================

10

“快递员”足足按了一分钟,无人回应。

“小钱出差了,不在家。”黄少天靠在电梯间门口,盯着1803的方向说。

“小钱?”喻文州站在他身后,好奇地问,“你们认识?”

黄少天眼神怪异地看了他一眼:“你不认识你的邻居吗?”

“我刚搬过家,不太熟。”喻文州说。

“1803是小钱,证券分析师;01刚搬进来一个多月,大学教授李老师,教对外汉语,家里养了两只哈士奇;我住02你知道了,04是个姑娘,姓齐,互联网白领,单身……你什么表情?别误会啊,上次我表弟来帮我看家,电梯里遇到惊为天人,逼我帮他打听的。”

“人家没误会你想追?”

黄少天意外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差点误会了,我解释好久,把我弟臭骂一顿。好在人家齐姑娘是工作狂没空谈恋爱,不然肯定当我痴汉。”

“所以你表弟为什么要帮你看家?”喻文州接着问。

“有任务呗,很久之前的事了,人比较多所以费了些功夫……不对,我告诉你干嘛。”黄少天瞪他,“打听户口啊。”

“没有的事。”喻文州淡定地说,“只是想了解一点少天,毕竟很快要做同事了。”

黄少天心想我上次就想吐槽你见两三面就直呼其名的莫名其妙,但那时没料到未来要做同事,现在低头不见抬头见,算了。

他把注意力放回1803,那人还在门口按着门铃,手里的箱子却掉到了地上,黑色雾气从密封边丝丝缕缕地漏出来,缠住他的脚腕。

啧。黄少天压低声说:“果然……不知道小钱招惹了什么鬼怪。”

“未必。”喻文州看着那率黑烟似的玩意探出几根细枝往门缝里钻,又不得章法地缩回来,爬回身体,“枝寄生时不能离开寄生体,否则会‘死亡’。这个人应该刚被寄生不久,而且看服装,应该是真的快递。”

“那他为什么这个时候来送?”

“入夜才是抽枝发叶的时候。”喻文州冷静地分析,“快递这个职业很方便,他们会接触大量的人,如果我是寄生者,我也会先潜伏一段时间,等摸清这个人的行为轨迹再取而代之。”

“你的意思是,他现在是模仿这个快递员白天的工作模式,出来打猎了?”

“嗯。”喻文州点头,“而且我猜,是它寄生到这个身体上的第一次。”

“猜有什么用,”黄少天看着对方冷笑,“试试不就知道了。”

他从电梯间走出来,朝着1803的方向喂了一声。

黑枝如触手般迅速缩回外套里。

“你来送快递啊?我住1802。”黄少天好像毫无察觉地同他打招呼,“小钱这几日不在家,他说有快递让我帮他代收一下,要不你拿过来给我吧。”

“代收……”“快递”机械地跟着念了一声。

“是啊,不放心的话打他订单上电话问问就对了。”黄少天笑着说。

“快递”低头看了看盒子,有抬头看着黄少天的方向——他的眼球已经完全变黑了,黄少天眼神压下,不动声色。

他们距离只有半个楼道,忽然间那人咧出一个森然的微笑,黑雾哇地从他口鼻中喷涌而出,瞬间卷住了黄少天。

喻文州下意识地冲出来拉住他的手:“小心——”

再下一秒,和几天前一样的场景,黑色的空间。

“……”

“……”

黄少天抽出冰雨,蓝光莹莹亮起。他现在表情一定很臭,因为喻文州在苦笑。

“你跟进来干嘛?”

“换做少天你也没办法置身事外吧。”

“可我是蓝雨正式的外勤,你培训都没……”黄少天想起上次最后被索克萨尔帮了一把的场景,自己把自己噎住,“好吧。”

喻文州善解人意地放下台阶:“我站在外面也帮不上忙,寄生体释放黑雾之后自己也会化入其中。给魏队方队打电话,他们赶到你差不多也完事了。倒不如两个人一起快些,你也好早点休息。”

这个理由在这个莫名其妙的空间里神奇地产生了烟火气般的说服力,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吐出来:“也是,那就让我们来看看这是个什么样的怪物。”

喻文州分析的八九不离十,这个“触手”——或者叫它“枝”,刚寄生在这个身体里不久,能量并不稳定,比起上次那种诱敌深入制造了三四层空间又难对付的庞然大物,它要简单得多,黑暗里生出无数只细小的触角试图将他们俩拉进黑暗,但碰到冰雨又被烫得缩回去,有几只“手”拉到黄少天的后衣摆,喻文州抬手一拂,一团银火从他手中扑出,把那些咸猪手烧成几段僵硬的黑炭,乱七八糟滚到地面。

他看着黄少天惊讶的眼睛,笑了笑:“一点基础的魔法,索克萨尔说我的体质适合学,不过接触的比较晚,基础还没打足,太复杂的还要靠他。”

他就着那点余火,又画出一块简单的法阵,罩在两人脚下,阵圈以外的触手都无法靠近了。

这次的还像点样子——索克萨尔在他身体里说。

“谢谢夸奖。”喻文州笑道。

“啊?”

“我在跟‘他’说话。”

“哦……”黄少天点点头说,“从刚刚在我家的时候我就已经很好奇了,你们两个可以随时交流的吗?”

喻文州看着他迷惑了片刻,很快会意,眼睛弯弯地说:“不,这只是我们的相处方式而已。”

他抖抖手,把余下那点银灰拍干净:“他之所以选择我,肯定有些我们无法解释的玄学在里面,比如我天生可以看到这些怪物和他、能够使用魔法等等,但身体毕竟是我自己的,索克萨尔跟我说过,同一空间的灵魂和属于这一空间的事物之间联系更紧密,枝从来没有办法完全取而代之成为人类,它必须要留原宿主哪怕只有一片的灵魂,才能尽可能在这个身体里存继。我想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之于我们也是差不多原理,他无法取而代之我,但其实我如果表现出强烈的反抗,可以把他‘赶出去’。同样的,如果他腻烦了,也可以自己离开。”

黄少天愣住,他竟然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一点。

“你的情况更复杂,”喻文州安慰道,“你和夜雨之间的联系可能比我们更紧密一些,索克萨尔虽然不能完整占据我的身体,但他魔力强大,可以一直把我压制在身体里自己作为主导。所以最开始我们融合之后,他最先教我的是如何掣肘他的魔法。”

黄少天一挑眉:“君子之约?”

“很像他会做的事,”喻文州领着他继续往前走,“我们彼此都有能够完全占据主导,让另一方暂时失去感知的方法和能力,不过平时没有必要很少使用,毕竟身体里有另外一个人能聊天不算坏事,他还可以教我魔法。”

“你这样说我大概能理解了。”

“我觉得你和夜雨之间应该也可以制造这样的沟通渠道。”喻文州认真地说,“等以后我们可以慢慢研究……”

暂时不行——索克萨尔说。

喻文州顿了顿:“为什么?”

他魂魄受过伤,记忆也不完整,现在并非全盛,除非他逐渐恢复或者想起来。

“他说了什么?”黄少天敏锐地察觉。

喻文州摇摇头:“出去再说吧。”

他决意不再讨论,黄少天也没着,皱皱眉跟着银圈继续往前走。

没走两步情景又一变,黑色空间里突兀地刷出几栋楼,有的灰扑扑,有的还余着些颜色,像未褪净的记忆。

事实上这就是枝未能化解掉的寄生体记忆,之前那个小姑娘因为寄生时间过长,记忆被打包存在了另一个空间当中,这位还没具备那么强大的消化能力,制造出的空间和记忆交错,空间变得不稳定起来。

“可以刺激记忆多生成,”喻文州说,“这样冲击空间会变得更脆弱,枝本体为了稳定空间,会直接出现。”

“说的轻巧,怎么搞?”

喻文州画了一个新的法阵——比他们脚下的小,却也更精细,画好后他一只手把法阵拍进冰雨:“等属于原宿主记忆的片段闪过的时候,用剑扎进去。”

冰雨剑身的光亮了两个度,却不刺眼,黄少天试了一把,灰色的建筑恢复了本色,闪过的速度也慢下来,后面的记忆撞上,形成一个完整的碎片。

那大概是在某个快递点,同事丢件后把责任推到他身上,主管劈头盖脸一顿怒骂。

又飘过一个场景,黄少天如法炮制,这次是某个客户家门口,大概是被投诉了差评,主管带着他登门道歉。客户颐指气使的样子和主管恨铁不成钢的侧脸混在一起,黄少天一边看一边感慨:“他们这些做快递的背这货和人打交道,遇到的麻烦事也和接触对象成正比上升啊。”

“那也不是因此负面情绪爆发到被怪物趁虚而入的道理。”喻文州说,“因果选择罢了。”

黄少天抬头看了他一眼。

记忆的片段越来越多,挤压得黑色空间开始龟裂,发出咯啦的声响。

黄少天把剑在掌心里轮了一圈——喻文州的魔法阵拍进来之后剑身铭文发生了极为良好的化学反应——能量变得更强了,不知道是喻文州的原因,还是索克萨尔的反应。

但现实没能让他多想,他们脚下突然一软,“地板”蠕动起来,记忆碎片被这股力量重新揉碎散开,黄少天身体晃了晃没站稳,跌进喻文州怀里,被他扶着腰搂住。

喻文州压低中心,仔细观察着空间蠕动的轨迹。

“它来了。”

tbc

评论(24)
热度(727)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