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双生(新版)11

如果要用一种形容来描述黄少天现在的感受,他觉得自己仿佛像个要被消化的食物一样呆在某个东西的胃里。 

脚下在动,头顶也在动,黑暗虽然没有实质,但压迫感层层叠加,空间越缩越小。

这时候倒幸亏喻文州也进来了,如果没有他扶着,俩人估计早就在地上滚了十好几圈。

波浪般的起伏晃得黄少天有点想吐,好在喻文州平衡不错,一只手稳稳架住他,另一只手抽出来,凭空撒了一把银粉。

那些银粉和之前在蓝雨那次黄少天光剑里漏出的若有实质的光丝效用相近,它们自顾自地在黑色空间里细小地亮着,开始漫无目的地在半空打转,逐渐变得有规律了起来,像盘旋的鸽群,然后随着某道轨迹,勾勒出了一道狭长的形状,来回游走。

“就在那儿了。”喻文州指了指那道“光标”,“枝的实体——你们说的触手。”

光带擦过他们脚下时掀起一股巨大的波浪,黄少天把剑换到左手,掏出挂在胸口的音波哨:“叫什么都一样,先解决掉再说。”

喻文州感到手臂一沉,人在他怀里退了半步,接着夜雨生烦起抬头,对他眨了眨眼。

人与人之间的共鸣真有意思,同样一幅躯壳,几个小时前还恨不得躲得远远的,甚至拉黄少天出来挡,现在对着喻文州反而完全不怕了一样,眼睛里还流露出一种温顺的……亲昵?

喻文州忍了忍抬手揉揉他头顶的想法,问:“有把握吗。”

“嗯。”夜雨看了看那条光带,重新握住剑。

有些事的确还是交给搭档擅长的领域效率更高,夜雨声烦对于魔法属性的控制比黄少天更好,他站在越晃越陡的“地面”,身体纹丝不动,手里的剑光嗡地拉长一倍,在喻文州标记的光带抬起头的瞬间飞跃而起,如同离弦利箭,蓝光没入怪物的头顶。

整个空间都在颤抖和哀鸣,人类灰色的记忆地表裂开一道大缝隙,一只盘旋的狭长生物破土而出,它既像某种深海鱼类,又像一根巨大的枝桠,身上挂满气根一般的黑色丝线,几处短枝支楞着,只有主躯干略微可以摆动。怪物从地面垂直冲到半空,银色光粉分成几道丝线,像光牢般紧紧将其困在中央。夜雨声烦的剑还插在它身体里,随着动作一起被带到半空,双脚离地一甩甩地荡动。

索克萨尔对喻文州说:“现在换人。”

“你确定?”喻文州问,“他还怕你吧。”

索克萨尔冷笑一声:“你们都要成同事了,早晚他得习惯和我配合。”

——说的有道理,喻文州被说服了,让出身体的控制权。

怪物试图冲进头顶的空间内层当中,借此撞开夜雨生烦。在它碰到天花板的一刹那,一个巨大的银色魔法阵凭空出现,流转的符文发出巨大刺眼的光,它躲避不及,一头撞入,魔法阵纹丝不动,而它整个身体僵硬片刻,斜向下跌回地面。

夜雨声烦在降落的势头中调整好平衡,落地一瞬间拔出冰雨,几个翻身落在索克萨尔旁边,随即后脖颈一怂,咚地横跳出三米,瞪大眼睛惊恐地看着他。

“忍着。”索克萨尔面无表情抬起手,几根银色绳索把怪物控制在地面,“既然是战士,什么样的搭档和敌人都得面对。难道还想躲一辈子?”

他的话砸在正准备旁边再跳十米的夜雨声烦背上,他肩膀一震,像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把自己控制在了原地,堪堪承受着来自身后庞大的——威压。

怪物的确不是什么高等级的东西,体格和能力都比上次的小姑娘弱了许多,被魔法阵烫伤之后再也无法钻回空间里层,但多少还有着些力气,不停地原地挣扎,把空间拍得震动不平。

未完全吞噬原宿主的好处在于空间稳定性不强,而坏处则是因为作为食物的情绪没有被食光,提供了枝无限的后续能量。只要没杀死,它应该还能坚持很久。

夜雨闭上眼,沉下气息,冰雨又长了几寸,剑身细了几分,上面的符文亮到极致。

他抬起手臂,一个蓝色的魔法球突然从背后撞上来,点燃了剑上的光,一直烧到剑尖。夜雨声烦一愣,转过头去,看见索克萨尔念完最后几句咒语,眼神没看他,盯着前方的怪物:“就是现在。”

枝挣脱了所有的银线,再次从地上试图爬起。索克萨尔甩出几个浮空魔法阵,夜雨声烦跳踏而上,几个台阶跃至半空,和迎头冲起的怪物相对,剑身一横沿着它的身体直劈而下。

蓝色的火焰夹着风势烧开它的身体,庞大的躯干缓缓向两旁裂开,索克萨尔抬起头,怪物身后的空间也随着它的身体裂开,露出了一道狭长的裂缝。

索克萨尔瞳孔一紧:“等等!”

他话喊得晚,夜雨声烦控制不住下坠的力量,把怪物一劈到底,就地翻滚几圈卸掉冲击力后站起来,茫然地看着他。

那道裂缝随怪物彻底死亡也一同消失了,快得像个幻影。同时空间开始逐渐瓦解,黑灰扑扑落下融化,他们回到了黄少天家门口,快递员面朝下倒在电梯间前,已经失去意识。

索克萨尔沉默了一会儿,换回了喻文州。

你去交代蓝雨的人吧。他说。

夜雨声烦乖乖地蹭回他身边。

喻文州最终还是揉了揉他的头发,转身掏出手机,给魏琛和方世镜打了个电话。

他陪着夜雨直到蓝雨那边的人赶到,音波哨到底是强制唤醒装置,一天不能使用多次,夜雨声烦得自己呆够时间,再和黄少天自然交换。

魏琛叼着烟在快递员旁边转了一圈,这次解决得快程度不严重,人还没死,但醒过来估计也是个傻子了。他看看夜雨又看了看喻文州,嘴角一跳:“你们这是有磁场还是怎么着,碰到就要出事儿啊?”

喻文州笑了笑,没说话。

他拒绝了魏琛送他的建议,等夜雨声烦进门之后,自己下楼走回了家。

折腾了近一个晚上,说不累是骗人的,他简单地冲了个澡,站在洗漱台的镜子前。

镜子里的“喻文州”也看着他。

“发生什么事了吗?”他轻声问道。

镜中人的瞳色暗黄,他垂着眼,心事重重。

过了许久,索克萨尔才开口:“我好像看到了点什么——在他杀掉怪物的瞬间,但也许是我看错了。”

那道裂缝后面,他看到了一小片熟悉的天空。

他一辈子也忘不了的颜色,和记忆中那个人的瞳色一起融化在夕阳的血光之中。

远处无数道金色的丝线插入天际,那个人的周身也被金色光芒包裹,身体浮空,对着他大声呼喊着什么。

他记得自己累极了,意识昏昏沉沉,只想往地上倒去。

但那个人始终不肯走。顶着巨大的能量风,从金光之中伸出一只手,拉住了自己。

是了,他想起来了,那个人最后对自己喊是——

抓紧我。

tbc

评论(30)
热度(751)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