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双生(新版) 12

12

当天晚上黄少天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他站在一片陌生的草原中,那不像是地球上任何一块地方的景象:穹顶深蓝,圆月挂在东南角,背后是半身沉入海底的巨日,鲜红如血,泡得海水一片煞色。

半人高的植物不知什么品种,茎叶粉红,柔软得仿佛海底水草,风吹过便贴倒在地面,露出根部蓝蓝紫紫的小花出来。

他走上一个斜坡,有人已经站在那里,黑色长袍,银发黑冠,手里握着一柄人高的权杖。他背对着自己,看不到脸,黄少天感觉自己的视线随动作落在对方衣角——似乎是跪在了他身后。

自己好像说了点什么,那个人也说了点什么,但他都听不清。不一会儿他又站起身,向前两步走到对方身边。

那个人抬起手指着斜坡下方,黄少天顺着他指尖的方向看过去,远处是几处低矮的村落,越向南房屋越密集,逐渐聚成城镇。城镇的中心有一座巨大的城堡,中央一座高耸的尖塔,而在它身后,更远的地平线边缘,一株参天巨木耸在天地之间。

它通体漆黑,像个可怖的阴影,光是看着便令人遍体生寒,接天枝叶的部分如呼吸般轻轻鼓动,那一方的天地仿佛也灰败下来,周围散落的民居没有一点灯光。

有几处根茎崛地而起,撕开一道道巨大的裂痕,爬的最远的那支,已经碰到中心城下边缘。

身边那人嘴唇开开合合,说了什么黄少天完全听不到。他想努力抬头,但也只能看到对方的嘴角。

一道惊雷划过天际,地面轰鸣,黑色树根破开土壤又往前推了数百米,高塔完全笼罩在黑色枝叶的阴云下,无数气根像悬在城镇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他胸口一恸,从矮坡上飞跃而下——

咣当。

“靠……”黄少天揉着腰从地板上爬起来,也不知道昨晚是夜雨睡觉不老实还是他睡觉不老实,那么宽一张床居然扒着边,随便一动就翻下来了。

从枕头下摸出手机看了看表,11点。蓝雨那边没有联系他,估计知道了情况算加班假了——即便他不记得后来发生了什么,也能猜到喻文州会通知魏琛。

说曹操曹操就到,手机屏亮起,喻文州的消息推到屏幕上:醒了吗?

黄少天也懒得打字,干脆直接拨回去:“早啊。”

“不早了。”那边笑道,“刚起床?”

“嗯。”黄少天踩着拖鞋往浴室走,“昨天晚上你几点到家的?”

“放心,事情解决得很快,没有太晚。”喻文州说。

他那里声音有点吵,黄少天皱皱眉:“你在外面?”

“在分局门口。”喻文州说,“刚刚把东西收拾完,一会儿打车去市局那边。”

哦对,虽然基本不在市局办公,他们挂名在特勤部下还是有个名义上的办公室,队里有人会去轮流坐坐班,方世镜作为联络局里的主要负责人,有一半时间也在那里。

“程序还要走多久?”

“纸面的已经差不多了,就剩下我手头工作交接。”喻文州说,“魏队叫我后天晚上先过去一趟,试试基本训练和数据测试。”

“嗯,行吧。那你先忙。”黄少天把牙膏挤到牙刷上,“等忙完了让老大给你开欢迎会——反正楼上就是酒吧。”

喻文州在电话那头笑了。

黄少天洗漱完之后又给方世镜打了个电话,方队把昨天晚上后半的大致情况跟他讲了讲——当然他们赶来之前的事都是听喻文州单方面描述。

“事件报告我们按照文州的描述已经写好提交给特勤部了,等下次训练你早点过来,再问问夜雨核实一下,”他说,“这样其实也挺好,我一直觉得夜雨一个人汇报少很多细节,你又没有记忆,有文州在说得清楚,而且可以分开核实,可靠性更强。”

黄少天一愣:“你们打算让他跟我搭档?”

“不好么?”方世镜反问,“其实还没定,得具体看文州的测试结果。不过那天索克萨尔的话你也听了,虽然夜雨对他反应很大,但战斗力能跟得上你们俩的也只有他们了,你一个人单独出勤我和老魏其实都不太放心,如果再来一个上次、甚至比那个小姑娘还强大的触手出现,有文州在你们互相照应着更稳妥些。”

“我不是反对……”黄少天难得犹豫了一下,“只是夜雨好像有点怕那个索克萨尔。”

“但是他喜欢文州啊。”方世镜笑了,“你是没看见那天我们赶到的时候,夜雨像小狗一样跟在文州身后的样子,乖的不得了。老魏吓得烟都掉了。”

黄少天脑补了一下场景,觉得胃疼:“我还要不要面子的,那是我的脸!”

“你们这么多年都没分开过,现在谈什么你我晚了。”方世镜笑完,声音严肃沉下来,“除了这个理由之外,其实还有一层……”

“你们想监视索克萨尔。”黄少天说。

方世镜叹气:“你说的没错,那个人明显是比夜雨更强大的‘魂’,训练室那次现身你也见到了。虽然他和我们共享了不少信息,解释了一些我们难以理解的部分,但很明显还有许多关键因素没有讲。”

黄少天嗯了一声:“比如他和夜雨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的国家是怎么灭亡的,那个所谓的‘树’究竟是个什么原理,如果能无视空间法则地侵蚀土地——”

“会不会有一天转移到我们的世界。”方世镜接过话,“没错,我们担心的就是这个。”

“我知道了。”黄少天沉默了片刻说,“我会留意。”

“夜雨那边我和老魏商量一下,再考虑怎么跟他说。”方世镜说,“不过我觉得索克萨尔对他没有恶意,你应该可以放心。”

黄少天并不担心这点。

那两个灵魂之间的关系复杂,且有得纠葛,躲与不躲都没有任何意义。他在蓝雨这么久,怪物都见得麻木,还不至于不相信冥冥之中那点玄学。

只是喻文州他有些拿不准。这人总令他觉得别扭——不是讨厌,如果单纯地抵触,他倒也不怕了。

魏琛说过,虽然夜雨声烦和他之间同时只能出现一人,但到底是双魂共生,有没有影响很难讲。他们教夜雨认字说话的时候对方学得很快,同样的,黄少天能驾驭冰雨,未必不是夜雨声烦的缘故。

那小子喜欢亲近喻文州。所以自己每次看到那人都有点莫名的心理波动,何况……

何况那么长久以来,总算蹦出个可以用眼神交流的了。

以前每次蓝雨研究出一些新玩意儿他试验的时候,要跟所有人描述他和夜雨声烦的感觉真的很难,尤其夜雨那小子还是个锯嘴葫芦。

他不是纠结犹豫的性格,一时搞不定的事儿干脆先放放,车到山前必有路,喻文州这人不错,搭档也不是难以忍受的选择。

想通之后,他便把这件事扔到一边,晃着钥匙出门觅食去了。

 

黄少天是蓝雨首席外勤,平时不用坐班,除了固定训练时间之外,一个月至少去市局刷-2次的存在感是魏琛给他的规定。

这天他在外面吃饭恰巧看见饭馆墙上挂的月历,才想起来这个月还一次都没去过,捡日不如撞日,他付了钱,在小卖部门口买了根冰棍,顶着正午的太阳踏进了市局。

在市局大楼办公的基本汇集了本市绝大多数的精英干警,每个人都行色匆匆,手里捏着一大摞文件。黄少天在这栋楼里认识的人不多,最熟的除了每次来都会聊上半天的门卫处大爷,其次是法医室的宅男徐景熙,和档案处的李远。这两位也都是能“看见”的人,蓝雨那边的被害人都是送到徐景熙手下解剖的。魏琛认为不用把所有能出外勤和不能出外勤的都弄进特勤部,放在别的处还能多道门路,黄少天深以为然。

跟大爷打完招呼,他打算先去趟特勤处的办公室,再到地下找徐景熙聊天。

中午人相对少些,黄少天按了电梯之后,很快便等到了。

门打开,里面已经站着一个人,穿着全套制服,外套挂在手上,月白色衬衫服服帖帖扎进裤腰。

是个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熟人。

喻文州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微微一愣,又笑得水掠春风。

“少天。”

tbc

评论(20)
热度(744)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