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双生(新版) 13

忙到吐血——总算蹭出来点更新。

=============================

黄少天上上下下把标准制式警服打量了一番,发现自己一直有点嫌弃的工作正装突然好像能看了起来。

电梯按钮上亮着的是他正好要去的楼层,他咋舌:“你该不会这几天都在市局坐班吧?”

虽然喻文州还没正式过来,但用后脑勺想也知道魏琛和方世镜是想让他出外勤的。外勤不坐班是蓝雨默认的铁则,他习惯了这种模式,对喻文州这种热衷打卡的行为模式无法理解。

喻文州到也没过多解释,只说来适应几天。

黄少天点点头,没做表态。电梯很快升到他们的楼层,中午办公室没人,喻文州拿出钥匙开门,黄少天跟在他后面走进去。

这间办公室不大不小,办公桌两两对拼在一起,凑出七八个工位。黄少天对这不熟也不算陌生,传说中留给他的工位只有光秃秃一个桌面,因为十天半月见不到人影,电脑都没架上。他每次过来呆不过半天没带过任何私人物品,久而久之便成了其他人的杂物桌。

但看到喻文州径直走到他桌对面,黄少天还是挑了挑眉。

“你就坐这儿?”黄少天桌面上散乱地放着好几个未拆封的快递、半米高的稿纸文件,还有不知道哪儿来的快养死的办公室绿植。看喻文州钻到一堆杂物后面,他寻思这人不会被坐班那几个不长眼的欺负了吧?

“怎么?”喻文州抬头看了他一眼,刚搬过来没多久,喻文州桌面也说不上干净,两个人隔着一堆杂物山面对面,让黄少天突兀地想起那天——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次,喻文州端着一杯水走到审讯桌对面,抬头向他看过来的眼神。

黄少天拉开椅子,在他对面坐下。桌面上东西放得七七八八,只有显示屏右侧有一小块空挡可以看过去。他歪过头,别扭地从那条缝中抓到喻文州的侧脸:“知道你对面是谁的工位吗?”

喻文州循着他的视线,也歪了个同款姿势:“知道。”

“哦?”

“不常来还得保留位置的人,这里找不到第二个。”喻文州笑着说,“我应该会和那个人情况一样,所以想和他做同桌。”

这个马屁拍得不错。黄少天满意地收回视线,翘着脚看他在工位上收拾。

人调过来,东西也搬得七八,剩下分局那边还有些情分没收拾完,一个中午喻文州接了七八通电话,天气渐热,办公室空调风还没送,气压低闷,却找不到这个人有半分不耐烦的表情。和电话那边不知道是谁的谁慢条斯理地客气。

怪不得几天了工位还没收拾好,拿个水杯的空挡都有人发消息,黄少天盯着他手里的档案盒——已经折了快十分钟,终于忍不住起身抬手抽过来,三下五除二地弄好了。

喻文州耳朵夹着电话,对他弯了弯眼角。

他干脆就着桌面挤了片空档,坐在上面听他讲电话,喻文州要拿什么东西,他有兴趣了就摆弄一下帮他放好,没兴趣的就看他慢吞吞地归置。

桌上东西明明看起来不多,怎么总能有新的翻出来,收拾好一块转眼堆满了下一块。

到下午上班点同事们陆续回来,见到黄少天都吓了一跳,有熟悉的打过招呼,看看他又看了看喻文州,表情精彩。

喻文州的电话终于打完,感觉黄少天的耐心也接近阈值,拉开椅子退了半米:“要不要玩电脑?”

黄少天看看表,距离下班还有四五个小时,也不跟他客气,从桌子上跳下来拉过自己的椅子和他靠了个并排。。

喻文州本来打算起身让他坐自己的椅子,看他蹬着转椅走位风骚地漂移转弯停在旁边,不动声色又把自己按回原地。

黄少天热气蓬勃地靠在他右手边,快手快脚打开电脑:“正好我想打游戏呢,哎你电脑不错啊开机那么快?怎么桌面上什么都没有别告诉我是新机器吧市局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我来的那阵都没这个待遇你看我桌面上连个鼠标都没有……”

“这是我分局那边配置的。”喻文州解释,“前段时间刚更换的办公用品,正巧赶上了。”

他没说是前领导顺水推舟做了个人情,明明知道他调岗的风声,还是把新电脑换到他名下。

黄少天一边念叨分局待遇不错便宜市局了一边把游戏下好了,喻文州回了条消息的间隙,他已经登陆进了副本。

喻文州看了看屏幕上的3D小人:“剑客?”

“嗯,夜雨选的。”黄少天说,“很早的号了,老大他们上常识课教学让他玩电脑。”

“你们还教这个呢?”

“现代年轻人生活的一部分啊。”黄少天操作键盘躲过一排AOE伤害,“那会儿这游戏刚火,就让他自己建个账号捏小人,结果还是选了剑客,老大和方队都合理怀疑脸也是按照他自己捏的。”

夜雨明明和黄少天共享一张脸,喻文州想了想:“他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是谁了,还能记得自己的脸?”

黄少天一愣,被怪物爪子拍了个正着:“我靠!”

“左边。”喻文州淡定指挥,“上坡有个石块,是攻击死角,可以卡怪。”

黄少天意识操作都很快,三两下把顶着“夜雨声烦”ID的小剑客稳准落在不到半只脚大的石块上,果然怪物攻击扫过来却没有丝毫伤害。

“可以啊……”他吹了个口哨,“没看出来是个高手。”

“现代年轻人生活的一部分。”喻文州笑笑,“你说的。”

这个副本一般是五人组队的难度,而且对近战极不友好,黄少天一个人单挑杀到关底,血都没掉过半。显然喻文州也这么试过,看着他刷怪,偶尔点一下,很快打通了。

夜雨声烦吭哧吭哧把爆了一地的装备金钱捡进背包,黄少天向后靠进椅子:“有道理……我还真没想过。”

他说的是之前喻文州质疑夜雨声烦记不记得自己脸的疑问:“你说他和索克萨尔都是偷渡客,为什么一个人记得一个人就忘干净了,投胎的姿势不对?”

“那要问索克萨尔了。”喻文州说,“我觉得他们到这里,和他有很大关系……也许就是他一手造成的。”

“……”黄少天意外地看着他,“虽然你说的有道理,但不怕他听见?”

“在共生状态下我们的关系开诚布公。”喻文州轻声说,“他可以有所保留和隐瞒,但不会欺骗我。”

“何况早晚你们都会猜到线索。”索克萨尔说,“编故事徒劳无益。”

“既然这样,不如直接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喻文州笑问。

“还不是时候。”索克萨尔说,“有些事我还需要搞清楚,等摸到原委,我会如实坦白。”

“……我觉得我还得适应适应,”黄少天艰难地拍了拍胸口,“你们这个一言不合就换人的聊天模式。”

很快适应机会就又来了,魏琛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他去了市局,下班前一个电话打过来,要黄少天晚上和喻文州一起到蓝雨报到。

接到电话时黄少天刚去李远的办公室聊了五分钟——喻文州也在场,这俩人居然已经认识了。

对此黄少天倒不那么意外,他和喻文州几次接触,大抵把这人摸了个八九不离十。喻文州人际能力很强,从他中午接不完的电话,到刚刚来串门途中,每个擦肩而过的人的点头示意都能看见蛛丝马迹。

他并非讨好人格,为人处世也水碗端平,黄少天自认能和一切他乐意往来的人五分钟内熟成勾肩搭背,但多少对于不那么擅长的类型,他常常冷眼旁观。在这一点上,喻文州平衡把握得更好。

若是没有那个乌龙的开头和意外的收获,喻文州大概也会被他划分到不那么擅长的阵营当中。然而因缘际会难言说,发展到这一步,他反而有些庆幸。

喻文州也好,他身体里的索克萨尔也罢,比他预料得有意思多了。

 

晚高峰的车堵了十几分钟,从蓝雨下到基地,酒吧已经开始营业了。

方世镜直接把他们带到了训练室。

“夜雨最开始是靠本能战斗的,而少天则完全没有经验。然而不管是夜雨还是少天,受伤之后身体都会产生反馈,也就是说如果他们一方行动中收到难以维持生命体征的伤害,那很可能另一方也无法继续存活。这是我们训练的目的,只是其中一方强大远远不够。”

他走到调控室,魏琛站在里面冲他点点头,方世镜打开模拟装置,四周灯光暗下来,隔着玻璃窗可以清晰看见训练室里的两个人被黑色烟雾逐渐包围:“我需要你们无论那方都有足够自保和克敌的能力,以及在极端情况下非自主切换灵魂后依然能不露破绽的默契。少天的情况我们很熟悉了,文州……你和索克萨尔的作战方式和搭档情况,我们也需要掌握。”

喻文州看了看黄少天,又看了看监控室的方向:“所以今天是摸底测试?”

“也可以这么说。”方世镜说,“你们身边的烟雾是研究所新制造的拟态粒子,能尽可能地制造出接近空间的环境。我需要对你在模拟实际情况下进行战斗评估,少天和夜雨——今天算陪练了。”

这个陪练的规格还挺高,喻文州想。拟态粒子已经把他们完整包围,的确和空间的环境相似,活动时还会产生若有似无的凝滞感。

方世镜的广播就在头顶:“监控室有特殊摄像头,可以看清你们所有的情况,别担心。你们准备好了示意我。”

喻文州点头:“我随时可以开始。”

黄少天在他看不见的不远处叹了口气:“唉,没想到第一次的搭档训练课就是这样的。”

黑雾中突然划出一道光——是冰雨,剑光越来越明亮,映出黄少天半个身体,和混杂着意外与兴奋的眼睛。

“来吧,过两招试试。”

tbc

评论(20)
热度(656)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