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双生 15

“三天啊黄少,三天,”郑轩苦着脸竖起三个指头,“你已经在我这里泡三天了。”

“干嘛?”黄少天撑着头抬起眼皮,“我就不能来吗?这么不欢迎我?”

“没有……”郑轩叹了口气,转过身小声嘀咕,就是影响我做生意。

就算是蓝雨部门平时打掩护作用的酒吧,营业额也是独立走账,得自负盈亏。当初弄的时候市局批了文,要求完全保密脱离干系,避免被不法份子利用,资金也只给了成本。亏得魏琛除了追踪研究怪物,赚钱也是一把好手,几年下来倒是光酒吧营业额就够平时一帮公务员吃饭了。

每个月的营业额部门内部都有分成,几个负责经营的人也上心,面上看着倒更像正儿八经的酒吧,融入整个街区的风格当中。

舞池里的光恰好换了个颜色,深蓝色扫过黄少天的半张脸,郑轩也很少看见他不太有精神的样子,想着夏天刚开始,没道理苦夏,完全摸不着头脑。

“你不是平时班都不坐的,最近也没有新任务吧?” 

黄少天哼了两声:“我就是觉得一个人老在家里睡觉太无聊了,大好春光出来走走,而且万一瞎猫碰着死耗子有人不长眼送上门呢。你甭管我啦,该忙忙你的去,我再坐会儿。”

我是怕你出事啊,郑轩气都要叹到地上,黄少天是蓝雨的一级机密——部门里即便不知道他的特殊能力,也心里都有个底,他这么个大活人杵在吧台上,年轻英俊得眉是眉眼是眼的,来买酒的客人不分男女,十有八九要多看几眼,郑轩错个半秒的注意力搭讪的都凑上来了。他摸不清黄少天想什么,又不敢放肆让他和人接触,送他去卡座人又不肯,简直想买块黑布把这个人就地围上。

黄少天的确没有什么辗转叵测的目的,不想一个人呆在家里也是真的,赖在酒吧是因为这几天和方世镜打听到喻文州忙于和分局最后的工作交接与应酬,一整周都过不来。

距离他们上次的训练都过了三天了,黄少天现在还对那天最后自己慌不择路逃跑的结尾十二分介怀。

吓人的是他、擅自动手的也是他、主动亲人的还是他——就算索克萨尔抢夺了身体的控制权,作为能够交流的共生体,黄少天不信喻文州一点预感和阻止能力都没有。

不是还在我面前吹彼此尊重的吗?这叫尊重吗?明明是霸权主义,强取豪夺,枉顾意志的性骚扰!

想起那天晚上最后措手不及的亲吻,和喻文州不慌不忙放开他的动作,黄少天耳根还会隐隐发热。

在家里一个人呆着的时候那一瞬间的画面就跟卡了机的碟片一样脑海里反复放映,细节清清楚楚,包括喻文州放开他之前轻轻扶了他一把——黄少天才发现自己腰有些软,也不知道那俩人亲了多久。

他记得自己卧槽了一声,喻文州好像说了什么也没听清,脑袋里嗡嗡作响,回过神来车都开到大马路上了。

谈恋爱的经验黄少天自己不能说没有,但无疾而终的多,追根究底,他并不能百分百确认对方对自己一眼不合切换人格的模式能够理解,何况夜雨声烦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人格,他是另一个“人”。

这么一想,喻文州这个人在条件上反而变成最合适的选择——毕竟他们情况相同。

啊呸呸呸,黄少天把这个不着调的主意挥散,又不是相亲,还带看背景算命的。

台上乐队演出结束,换下一场。几个年轻人提着吉他和调音器交换位置,黄少天看了一会儿,突然抬头问郑轩:“这个乐队没见过啊?新来的?”

“啊?你说刚上来那个吗?”郑轩侧身探头看了看,“对,新来的驻场。之前那支主唱生病了,找不到人替代,说介绍朋友来顶几个月,前几天陈哥面试觉得还不错,就留下了。”

“那个纹画臂染彩虹毛的家伙病了?那还挺可惜,他唱得不错来着。”黄少天虽然在酒吧里呆的时间不算多,但他聪明记忆力强,打工的服务生谁先来谁没见过他都有印象,更别提驻场的乐队,他皱着眉看台上的人调音,互相小声交流着做演出准备,心里莫名涌上一股说不出的违和感,“站在台边上的贝斯手……”

他话未说完,有人推开后通道的门探出个头,对黄少天挥了挥手。

“老徐?”黄少天从吧台边的椅子上跳下来,“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徐景熙走过来,和郑轩也打了个招呼:“我过来给魏队和方队送材料。”

黄少天嘶了一声:“什么材料那么重要?上级领导下新文件了?还是老大做了什么要被罚钱了?”

徐景熙笑了:“这些也不归我管啊,你们这不是新来个同事吗?之前方队委托我帮他做身体检查,结果出了,我下班顺便送过来。”

“喻、喻文州?”黄少天倒是没想到这一层,脱口而出卡了个壳,被郑轩投了个不知所以的眼神,“他就是个平调,怎么想起来给他做身体检查?”

“你当年进蓝雨也做过啊,不奇怪吧。”徐景熙说。

“检查结果不是一切正常吗。”黄少天说,“我们情况相似,他应该也看不出问题才对,毕竟基层做了几年,年年局里也要组织体检的,能查出来他早送市局研究所了。”

徐景熙摇了摇头:“普通的仪器自然是测不出什么不同,不过前段时间研究所那边弄了台新仪器,据说可以测出被附身的人体异常数值,他们联系魏队想让蓝雨的人试试,魏队一直没同意。恰好喻文州调过来……”

黄少天打断他:“你们拿他当试验品?”

他声音冰冷,徐景熙听得一愣:“只是提了一句,他自愿尝试的。”

黄少天胸口凝起一股说不上来的憋闷之气,也不知道在气谁,发不出来又咽不下去:“有结果么?”

徐景熙没琢磨出黄少天为何变脸,茫然地跟郑轩对了个眼神说:“啊,有一点,所以魏队让我上来叫你。”

“我知道了。”黄少天点点头,起身推开门走进后通道。

徐景熙愣愣地看了一会儿他的背影,转头问郑轩:“我说错话了?”

郑轩呃了一下:“可能今天心情不好。”

 

是不太好——黄少天走进基地办公室时,魏琛正捧着一打材料研究,方世镜转头看见他正要打招呼,眼神迟疑了半秒:“少天?”

“你们什么时候让喻文州去做身体检查的?他什么情况上面知道吗?那个检查也不确认安不安全就让他做?我做不行他做就可以?”黄少天皱着眉,连珠炮似地问了一堆。

魏琛从材料后面看了他一眼:“不是我们提的。”

黄少天看着他:“什么意思?”

“蓝雨进人有多明显,你小子应该也清楚吧。”魏琛把材料一放,双手抱胸,“从外面聘进来也就算了,从系统里调人就意味着他之前的材料上面都能看到。意味着局里明明有非普通的警察,但别人查不出来。我们这的特殊性知道的人不多,不代表没有,直属的特勤处处长,他的分管领导,以及更上面的……心里都有底。我之前为什么不把景熙调进来,也是因为这个。”

方世镜叹了口气:“文州这个情况特殊,的确是不得不做的决定,这件事在调令下来的时候我就跟他谈过了,他心里有准备,上面在我们申请时调查过他,他也清楚。所以前段时间他搬进总局后坐了几天班,是出于行政关系上的考量——老实说,我很庆幸这个人是他,文州在系统里也有自己的人脉和方法,他在总局那几天替我们挡住了很多不必要的探究目光与把柄。”

黄少天猛地想起那天他一刻都没停过响的手机:“怪不得……”

“身体检查本来是例行程序,在我提之前就有人去找文州‘聊天’,测试的事是那会儿答应的。他及时通知了我和老魏,我才能赶在前面先约了景熙帮忙。”方世镜推眼镜,笑了笑,“他这件事做得很漂亮,滴水不漏。现在上面拿到测试结果,应该也消停了。”

“可是我听景熙说结果有发现?我们总不能就这样交上去吧。”黄少天问。

“给过去当然是假的,检查当天我找了个和文州血型身高差不多的替他,他的数据是之后景熙自己单独检查再拿进实验室分析的。”魏琛挥挥手里那叠纸,“仅此一份。”

黄少天总算放下一颗心:“那就好,靠老大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喻文州干了什么得罪你要卖他去实验室做人体标本。”

魏琛一掌拍过黄少天后颈:“屁话,我是那种人吗?!”

黄少天嘿嘿笑了两声:“那结果怎么说?到底是什么发现啊这么神秘,不告诉他先告诉我?”

“我听郑轩说你正好在,所以先叫你下来。”方世镜说,“文州也通知到了,他说有时间会赶过来。”

他话音刚落,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舆论中心站在门口。

“方队,魏队,抱歉临时有点事,我来晚了。”喻文州点头致意,目光最后落在黄少天身上,“少天。”

tbc

评论(25)
热度(800)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