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等风来 2

lft这客户端也是够了……只能拿pad开网页

-------

2

夜晚那么昏暗,花枝间的光点松散地落在喻文州的肩膀上。

他眼里有一层朦胧的光,黄少天说出那句话时好像微微浮动,也只有瞬间,快得像错觉。

“听上去,”他思考了一会儿,“少天很想倒回去,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黄少天没有否认。

至少一天前的黄少天还没有收获令人苦恼的告白、他刚刚赢了比赛,从另一个城市飞回来。

最近几乎都是客场,无法身临其中庆贺的战队粉丝们把机场堵得水泄不通。黄少天推着行李车从欢呼、签名本与自拍杆的间隙里挤出来,怀里塞满了各种礼物与花束,扭头一看喻文州也不遑多让。

那个场景被队员们一路从机场笑回俱乐部,太夸张了,徐景熙说,这还没拿冠军花瓣儿就快把队长活埋了。

“网上不是有首诗,”宋晓形容了一下,“让我的鲜花插满你的……行李车。”

“呸呸呸,去你的!”黄少天笑骂,喻文州一如既往地坐在他的旁边,单手撑在车窗上笑着没说话。

深夜机场到市区的高速通畅,灯光流转间蓝雨已经近在咫尺。黄少天反手把背包和花丢给宋晓,跳下车就拉着喻文州去隔壁便利店买东西。

“怎么了?”喻文州虽然没有反抗,嘴上还是不免问了一句。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黄少天一溜小跑过马路,便利店员和战队成员们很熟,看见他进来笑着打招呼。

“回来啦黄少,听说比赛又赢?恭喜呀,今年冠军没问题。”

“承你吉言。”黄少天摆摆手,口罩拉到下巴,钻进货架之间。喻文州慢半拍走进来,对店员点头问好才去找他。

黄少天猫在最里面,手里拿着两个罐头——如他所说,喻文州立刻知道了他想干什么。

“你还没放弃吗?”他笑着问。

“今天运气不错。”黄少天挑了一个,拍拍裤腿站起来,“我有很好的预感。”

 

他们在门口守了近十分钟,才等到那个“好预感”——一只混血流浪猫。

说起这只猫也很很有来头,大概在他们还是训练生时期的某天,它突然出现在蓝雨楼前的花坛里。当时第一个发现它的人现在已经不混联盟了,是方世镜带去做绝育,弄了窝散养,最后还起了个威武霸气的名字——嬴政。

也不知道是名字有魔力,还是因为有了饲养靠山,嬴政从刚来时瘦骨嶙峋的小猫,长成了5公斤的大猫,毛色鲜亮,打遍街区无敌手,成了远近一带猫霸。

方世镜退役后蓝雨改建,整片区域的土地都要翻新,队里有人打算把它抱回家先养起来,却怎么也找不到猫;改建完成后几个月,它又突然回来了。

还是老地方——那儿已经变成蓝雨外门。队员们给它重新建了窝,又过上了有人投喂四处打架征战八方的日子。郑轩信猫有灵性,每次客场出征前,都要去献祭小鱼干。

说来也奇怪,嬴政被咔嚓的时候是黄少天陪着去的,但它从来不亲黄少天,每次看到掉头就跑,反而对喻文州格外情有独钟。

黄少天对这件事始终愤愤不平,痛斥嬴政不识衣食父母,家花不如野花香。这些话是在他和喻文州不对付的日子里抱怨的,熟了之后黄少天尝到好处——第一次抱了嬴政,喻文州提着猫放进他怀里。虽然最后还是被翻身一个喵喵拳打脸跑了,但已经在黄少天的逗猫史上属于历史性进步。

今晚大概也是闻到了喻文州的气味,嬴政从漆黑的角落里探出头,先喵了一声,等黄少天打开罐头,才慢吞吞地走过去,低头闻闻,开始吃饭。

“唉,真不懂,”黄少天一边顺着猫脖子一边说,“只有在罐头才能收买。”

喻文州站在他旁边,听到他这句话也蹲下身,吃饱的嬴政张嘴舔掉胡子上的残渣,就地一滚仰进喻文州手心,抱着胳膊开始打呼噜。

“喂!”黄少天被它气笑了,“你好好看清买罐头的人是我!这么大的眼睛长来卖萌的?”

嬴政仿佛在故意气他,喻文州伸出指头轻轻挠它下巴,舒服得猫半张脸贴上来,眼睛眯成两道线。

黄少天算是拿这祖宗彻底没了脾气,抱着膝盖看喻文州逗猫。

5月的G市夜晚温暖潮湿,细虫嗡嗡飞过夜空,反复执拗地扎进路灯。

他们靠得有些近,近到喻文州抬起头,黄少天能清晰看见他黑得发亮的瞳孔,和里面映出的橘色路光。

像摇曳燃起的烛火,明明灭灭。

喻文州看了一会儿,垂下眼,轻轻叹了口气。

“怎么?”黄少天问。

他的右手还被猫四肢并用地搂着,指边卷了一撮蓬松柔软的绒毛。

“我还是无法说服自己。”他的声音比夜里的暖风更轻柔,“毕竟我也是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

黄少天眼睛飞快眨了几下,思考运转一时没跟上生理机能的节拍,脱口而出:“谁?”

喻文州抬起头,视线定定看着黄少天。

他只说了一个字。

你。

 

后来黄少天反复回忆那个场景,都觉得自己当时的反应实在有失水准。

又或者喻文州如果是女生,那么他一定立刻就能反应过来,也不会问出接下来的话。

他人生还未走到三字头,认识喻文州的时间掐指一算,也将近一半。不说对喻文州了如指掌,也起码知根知底。一年12个月,他们有10个月朝夕相处,到底没料到喻文州有天会对自己告白。

冲击甚至盖过喻文州喜欢男生这件事实。

“虽然对你的确算不上公平,”喻文州说,“很可惜,我不打算收回那句话。”

“为什么?”黄少天问。

“如果所疑问都能找到解答,大概我也不会坚持喜欢你了。”喻文州说。

黄少天哑口无言。

“的确时机选的不太好。”他坦诚承认,拒绝悔改。

黄少天怀疑地盯着他:“你是不是对我的承压力也太有信心了点?”

喻文州笑出来:“算是吧,不过还是那句话,你不必把它当作一件现阶段必须解决的问题。毕竟……它也不是一时冲动的产物。”

……你还不如不说这些话。黄少天郁闷地回到宿舍,和喻文州谈过之后,本来就乱的心情被打出更复杂的结。

坐在电脑前打了两盘游戏,心情才略略通明。郑轩从食堂打包了菠萝油和粥敲开他的门:“喏,队长嘱咐,麻烦签收。”

黄少天一噎,迟了足足两秒,才接过袋:“谢啦。”

蓝雨人气最高景点食堂大厨的限定品,抢到了都算运气超好,郑轩看了看他的脸色:“怎么心情不好?”

“没有,”黄少天挠了挠头发,“烦心事而已。”

“说说看,公事?私事?”

“私事。”

郑轩思考了几秒:“不会是感情问题吧。”

黄少天没吭声。

“还真被我猜对了?”郑轩露出惊讶的表情,“是你看上哪个姑娘还是又有人追了?”

“什么叫又!”

“这是变相夸赞你受欢迎。”郑轩笑着,“不过不应该啊,还记得之前追你那个……都打上比赛了吧,最后还不是被搞定?我一直挺佩服。”

他是说几年前联盟里的某个女选手,最开始是黄少天的粉丝,也许是有些天分,随末队打挑战赛进了联盟,客场比赛几乎当场告白。黄少天后来请她吃了一顿饭,把话说得清楚,小姑娘没多久就退圈回去念书考大学了。

那时都聊过什么,他自己也记不清了,只记得自己要她不要把想象里的投射加在自己身上,他们算得上素不相识,而她想象中的那个黄少天,终究只是想象。

但这招对喻文州不适用,因为他对黄少天的感情是不是出于某种投射黄少天不清楚,至少他了解那个真实的他。

他所有的优点和缺点,喜欢与不喜欢,喻文州始终面对着他的毫无保留。

除此之外,面对喻文州,黄少天也很难下定决心,去说出那些决绝拒绝的话。

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

感情的事最怕意识,暗恋如果是朦胧,告白就是那层破掉的纸,让一切无所遁形。都说被偏爱的有恃无恐,黄少天完全没觉得,脸皮厚的那个才是。

专心训练时不觉得,一旦放松,喻文州叫他名字的时候、喻文州叮嘱他的时候、喻文州挑盘里的蔬菜过去给他的时候。换个清晰的视角,太过与众不同。

蓝雨周围没人察觉问题,在喻文州给他夹菜时还有的路过调笑:黄少又挑食啦?

他说服不了自己理直气壮,下意识地瞄向对面,喻文州放下筷子笑了笑说:“是。”

“啊?”黄少天满脑门问号,“我还什么都没说。”

“你无非就想问我是不是别有用心,想要追你。”喻文州说,“当然是,人之常情。”

“你这么说我更别扭了。”

“为什么?”喻文州笑着问。

黄少天思考了许久,说:“可能因为太熟了……”

“停。”喻文州打断他,“我说过,不急着要你的答案。”

空气静了片刻,他擦擦嘴,端起餐盘:“我先回去,记得把菜吃完。”

黄少天那顿饭吃了很久,喻文州夹给他的菜都吃掉了,却索然无味。

他并不觉得自己说错,他们是太熟了。

熟到黄少天一点也不想让他难过,却还是让自己难过。


评论(36)
热度(1506)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