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等风来 3

先搞一点,明天继续,努力一下看看能不能本月搞定。【不要抱太大希望

-------------------------------------------


说到底,世事常不如人意,无论是黄少天还是喻文州,都曾反复体会,也依然在体会着。

蓝雨以常规赛第二名的排位挺入季后赛,距离第一名只有一场胜负差,他们顶着这个振奋人心的成绩一路冲进总决赛,还是差了半步。

赛场上的规则永远是那么简单:胜与负,没有更多的理由和借口。喻文州和对方队长握手走下台,看见黄少天平静而又难掩失落的表情。

喻文州记得他在某次采访时对记者说过:竞技选手最不应该学会和习惯的事是败北,没有好胜心的人永远拿不下比赛走不到重点。他们或许可以对着镜头和记者们百无破绽,但面对并肩作战的队友又是另一番心境。

喻文州走到黄少天身边,伸出手,被拉住扎扎实实抱了一下。

没有任何旖旎成分,他们认识那么久,尽在不言中。喻文州笑笑,拍了拍他的背,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但总体来说,对比前几个赛季,蓝雨仿佛从某个不稳定的阴影里走出来,渐渐恢复了元气。队伍成员流动趋于稳定,至少在下一个赛季结束之前,大家的合约都不会产生新的未知数。

新闻发布会开过、总结会开过、除了队长和副队,各自成员们的媒体采访也各有不少。决胜队伍永远是最后放暑假的,G市7月底已经变得湿热难忍,卢瀚文像条小狗一样趴在会议室的长桌上:“唉,算算都没几天假放啦。”

黄少天路过撸了他毛绒绒的头一把:“珍惜吧,等下次拿了冠军你就知道假短一点有多开心。笨鸟先飞能者多劳,知道吗瀚文!”

“都什么跟什么。”郑轩在一旁帮腔,“我们小卢也算有总决赛经验了,我看明年行。”

“这么一说,”徐景熙摸摸下巴,“小卢第一次进总决赛啊,人生哪有几次第一回,值得纪念。”

李远眼睛一亮:“怎么样怎么样,搞不搞事!”

“怎么搞?”郑轩摊开手,“暑假过一半了,没几天又是恢复性训练和季前表演赛。”

喻文州若有所思地敲了敲桌:“这样吧,等开完总结会我请大家出去玩一趟。”

“真的?!”

“真的。”喻文州笑了笑,“地方你们定,我只负责掏钱,自愿参加。”

 

他这把牌出得妙,原本错失冠军的队员们立刻来了精神,开始叽叽喳喳策划起旅游行程。绝大多数人有过几次共同旅行的经验,不过都是俱乐部组织的短期度假,比如去某某山里泡温泉之类,也有一部分新人没参加过此类集体活动。郑轩表示既然喻文州开口了,要玩就玩个大的,至少一周起。

俱乐部那边也很快听说了,老板打算赞助一笔,被喻文州婉言谢绝:“这次当做我发安慰奖,下个赛季夺冠我们不会客气的。”

他声音不咸不淡,口气倒大。仿佛在陈述事实一样充满了奇妙的可靠感。鉴于喻文州向来说到做到,说服力也格外倍增。

旅游计划被提上日程,大家在各类商业活动中抽空做了个签箱,由卢瀚文抱着,像卖火柴的小伙计一样满场蹦跶。

“没有队长的,”他把签筒放到黄少天化妆桌上,一板一眼地复述,“按照老规矩,掏钱的做大爷,剩下每人一签,抽中喻字的当导游。”

“为什么是抽喻字?”黄少天刘海被撩起,别了个多啦A梦的发卡——也不知道化妆师哪里找来的——闭着眼睛在签筒里搅和了一圈,“不会有诈吧?”

“他们说因为喻在我单位代表至高无上的权利。”卢瀚文从黄少天手里拿过叠得紧密的纸条,“我们票签制作公平公正公开,我和李远裁的纸,郑哥写的字,景熙哥录像存档,你是第一个抽的,按理说概率最低……哇黄少!!”

他张着嘴,举着上面写了一个大大“喻”字纸条:“大力单抽出奇迹啊!”

“我去!!”黄少天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真的假的?你们骗我的吧?!”

“真的没骗你啊!不信等会儿录像发给你看!”卢瀚文把纸条塞进他手里,“这才是第一轮呢,接下来其他人都不用抽啦,我们也好没成就感的!”

怪我吗?黄少天气不打一处来,卢瀚文垫着脚举着他的小箱子跑远,他掌心里躺着那个写着喻字的纸条,竟一时间不知道该放到哪里。

自进入季后赛他们再也没有讨论过那件事,连黄少天的记忆都有点模糊了,好像经历的不过是个幻觉。但随着比赛结束,那股暗潮又被慢慢推回海岸。

想没想好?怎么办?拒不拒绝?怎么拒绝?这几个念头只要没事的时候就会从黄少天头顶冒出来互相追尾打转,他一向不是优柔寡断的人,却每每在喻文州身上犯了难。

化妆师拿着工具箱走过来:“怎么啦黄少唉声叹气的?”

他打了个激灵,也不知道怎的,顺手就把那张字条攒好,塞进了口袋。

 

对于队里其他人来说,抽签抽中黄少天是两全其美的好事。

一是黄少天在队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个,姑且不谈指挥喻文州,要一起指挥他俩,想想都头大;二是他的确会玩,哪里哪里东西好吃哪里哪里值得去都了如指掌,其他人负责当傻子就行——还不用带钱包。

愿赌服输,脸上写满老大不乐意的黄少天最终还是把行程做出来了:去某东南亚著名海岛休闲一周。

“考虑到大部队的醒目程度,国外自然比国内好,这岛前几年我和家里人去过一次,消费比较高是真的,但相对来说人少清净,这个季节过去基本能包场,酒店环境不错还有浮潜冲浪水摩托按摩等等各种服务套餐……”

“行。”喻文州打断他,“就这么定吧。”

黄少天扬扬一叠打印出来的攻略纸:“你都不仔细看看?”

“我相信少天不会亏待自己。”喻文州笑着说。

“……也不怕我里应外合当二手黑中介骗你傻多速?”黄少天无语地看着他。

喻文州眨了眨眼:“我巴不得。”

“…………”

“好吧,不逗你了。”喻文州接过资料,“你把时间规划好,我去提交俱乐部打报告。”


tbc

评论(32)
热度(1365)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