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等风来 4

浪在外,勉强一更


4

从G市向西南飞行6个多小时,可以抵达当地最大的岛屿,之后需要转乘小型水上飞机继续飞行近1小时左右,才是此行的目的地。

靠近傍晚的十分夕阳轰轰烈烈,机舱门打开瞬间,潮湿的海风夹着夏日挥之不去的余热穿膛而过。发动机的轰鸣和海浪声混做一团。喻文州缓缓从舷梯上走下来,前面兴奋的队员们已经大呼小叫地对着太阳拍成一团。

落日余晖浮在海面静静燃烧,赤橙的光线被缓缓旋转的螺旋桨切割,绕着抱胸靠在机翼边黄少天打转。看见他走过来得意地一挑眉:“怎么样,没骗你们吧。”

喻文州很给面子地“嗯”了一声,走过去和他并肩而立。

太阳已经落了一半,很像卢瀚文暑假作业里形容的“半颗泡在红菜头汤里的咸蛋黄。”岛屿不大,酒店就占居了大半的面积,他们的房间在沿海一圈浅滩上,踩着木质栈桥走过去,干净的卧房门窗大开,白色纱帘随风飞舞。

G市本地人的黄少天对吃自然也十分重视,夏日酒店在沙滩上摆了海鲜烧烤,饶是被蓝雨食堂养刁了嘴的队员们也赞不绝口。

卢瀚文从水盆里抓了有半个他那么长的龙虾举过头顶在沙滩上四处炫耀,赛季告一段落大家也难得轻松,什么禁忌也都放开了,郑轩提了一箱啤酒,给每个人倒上。

“某个未成年小孩自觉啊。”黄少天举着杯子笑嘻嘻地说,并给卢瀚文丢去一瓶芒果汁,“颜色差不多,假装是了。”

徐景熙在桌对面乐:“唉早晚要过这一关,你们看看小卢那眼神。”

大家随着他目光看过去,卢瀚文眼巴巴的,像只对锅里的排骨好奇极了的小狗。

李远也笑:“反正天知地知我们知,一点没问题吧。”

“不行不行,“黄少天果断干脆,“队长可是在家长协议书上签了字的,你们也好意思陷金主于不义。”

这句话说的有道理,喻文州端着杯子站起来:“我先来吧,赛季大家辛苦了,好好放松一下——特别是少天,规划行程辛苦了。”

他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黄少天身上——夜里的海滩光线也并不明亮,有热闹的音乐声和觥筹交错的人声鼎沸,黄少天却突然恍惚想起那天他们蹲在俱乐部门口喂猫的时候,喻文州抬起看过来的那一瞬间。

只有一瞬间,像落入杯里的泡沫,很快被酒精溶解。

背景音重新喧闹起来,黄少天把酒杯凑到嘴边,久违的啤酒冰凉又略带甘苦的味道冲进味蕾。

 

海岛度假都是不需要思考的糜烂时光。

因为容纳面积和价格因素,这个岛上几乎只有他们,偶尔能看见几对零散的外国游客。每天睡到自然醒,睁开眼就被碧蓝的天空和海水包围,酒店早饭供应到很晚,吃过后出来随便走走,坐水摩托在近海兜一圈,或者约好教练去海底浮潜。这一带珊瑚礁众多,海面分出斑斓的蓝,下到水面又是另一番奇妙世界。

黄少天还在某天不太晒的时段,借了渔民船划到海上。阳光通透下的海几乎是透明的,整条小舟如同悬浮在半空。到了傍晚,海面变成橙红色,黄少天把小船停在水中央,感觉自己在拍少年剑圣的奇妙漂流。

回到海岸的时候正好看到喻文州——估计是刚从房间里出来散步,遇到了某个酒店服务员,两个人站在树下愉快地聊着什么。

喻文州英文还不错,这个黄少天比其他人要更清楚一些。两次国际赛喻文州做为冠军队长发言都找不到破绽,事实是他第一年还在黄少天的房间一个词一个词地背稿。哪怕熟识多年,黄少天仍然认为喻文州身上存在着几个令他不可思议的部分。包括学东西飞快,包括怎么也晒不黑。

暖调光线下的东南亚小姑娘黑得发亮,喻文州还和第一天上岛没有什么区别,穿着白衬衫站在旁边,好似夜访吸血鬼。

帅也是蛮帅了,看小姑娘的眼神就能明白。可是……

可是。

“文州!”他喊了一句,喻文州回过头看到他,露出了个笑容,和小姑娘告别,沿着沙滩走过来。

他这几天看上去也很放松,该玩的该体验的全都没落下。说只付钱不管事后真的万般不过问,随便都由黄少天来决定。此时穿着松散的白衬衫短裤和人字拖小腿上沾满细碎沙粒的样子和他平日在电视上大相径庭。

海浪在他们之间拍打了几个来回,喻文州不紧不慢地走着,霞光在他身后拖出一道很长的投影,像电影里某个结尾的镜头。

黄少天等他走近说:“老徐他们今天去海里捡了点牡蛎,说酒店晚上轮值五星大厨做露天海鲜自助餐,全交给酒店了,让我过来喊你早点去占地儿。”

喻文州点点头,看起来一点也不着急:“现在过去吗?”

“嗯,走吧。”黄少天往酒店方向走了两步,没忍住皱了皱眉。

“怎么了?”喻文州问。

“不是,”他忍了忍没忍住,抬起胳膊和喻文州比了比,“我都晒黑两度了,你怎么一点都不带黑的啊?!”

喻文州愣了一秒,弯下腰开始笑。

“你介意?”他笑了好一会儿,才问黄少天。

“也不是。”黄少天挠了挠头,“感觉再住两天就要住出人种差别了。”

“我有晒黑。”喻文州说,“只是不明显而已。”

“得了吧。”黄少天哼哼两声,转头往回走。

关于晒黑这个话题,郑轩也发表了一下意见。

“黄少你必须要注意了。”他从不知道哪儿摸出一罐防晒霜,“回去还有商业活动要拍吧?脸那么重要怎么能晒黑呢,你想想粉丝好端端地放在这那么大一个黄少天,几天没见回来一看,怎么变成黄天黑了。”

“去你的,我还处在健康小麦色的范畴好吧!”黄少天十分不服,“这叫性感。”

“有句讲句,”徐景熙摸着下巴打量了一圈,“黄少前阶段健身效果还是可以的,能看见点腹肌了,稍微上点色没问题,就是要控制烧色。”

“真的假的?”郑轩挽起袖子,“让我看看?”

他伸手就在黄少天肚子上摸了一把:“哇,居然是真的!”

“什么什么?”卢瀚文探头,“我也要!”

几个人的起哄引发了小范围的跟风,喻文州拿了一盘虾回来,发现大家都围成一团,黄少天在中间笑骂,不明所以:“怎么了?”

郑轩从人群里抬起头:“快、队长你也来摸一把,黄少刚练过,手感可好了!”

几个人把黄少天堵得水泄不通,只留了个背影给他。喻文州想了想,走过去,拍了拍屁股。

“还不错,是比以前翘了。”他端着虾放到桌子上,“闹得差不多,先过来吃东西吧。”

其他人一呼而散,黄少天拍拍身上刚打闹蹭上的沙,慢吞吞地挪到喻文州旁边。

“怎么了?”喻文州看他奇怪地盯着自己。

“你…………”黄少天想了想,从桌上抄了杯啤酒挡住嘴,“刚才,算不算性骚扰啊队长。”

喻文州转过头去笑了好一会儿:“你说算就算吧。”

“唉,我也不是……”黄少天纠结了一下,看着喻文州笑得停不下来的样子,好像自从他告白之后,一切都没有改变。

他有时候也会没来由地对喻文州产生愤慨:仿佛被迫改变的只有他自己,他不停地想起那一天的事,想起喻文州看着他的眼神,意识到他的举手投足,变成每次开口欲言又止里的那个结。

 

改变他这个想法是某个晚上,黄少天从睡梦中醒来,闻到海风里有一丝若有似无的烟味。

他们的房间在最靠海的地方,海浪每晚都拍得响亮,黄少天喜欢那种深沉而规律的声音,像被理顺了脊椎,所以常常睡着时开着窗。

喻文州的房间就在他不远的隔壁。满月之夜月光如银泻,他视力很好,所以能清楚看到他靠在窗口,指尖的烟线被风吹得很远。

喻文州会抽烟,他知道,喻文州没有烟瘾,他也知道。他知道他那么多细节,却不知道他会在这样静谧的夜里,坐在窗口,轮廓模糊。

晚饭为了热闹,大家玩过几轮国王游戏和真心话大冒险。忘了是谁恰好抽到喻文州,或许想不起来问什么好,也可能出于好奇,忽然问他有没有过暗恋经验。

因为问题太过具体,引起了集体吐槽,喻文州想了想居然很认真地回答:“当然是有的。”

“什么样的情况?嗯……”黄少天已经记不清他那一刻灯光下的表情,“取决于每个人的心里满足度吧。未必会是一种不幸的状态,多少会缺乏满足感,不过,有时也能从中获取到宁静。”

他们现在的关系,黄少天也说不清是否一厢情愿,但他偶尔也会想问喻文州,你现在会感到宁静了吗?

他没有去问。

 

7天时间过的很快,假期终有结束的一天。

回程的飞机上他和喻文州依然坐在一起。起飞的时候喻文州摘掉了手腕上的表——他没有骗黄少天,他的确被晒黑了。

时间终究还是在他的手腕上留下了浅浅的痕迹。

tbc

评论(43)
热度(1407)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