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等风来 5

12点前搞定【觉得自己很骄傲!

下章完结~

=======================================

至少黄少天的这个暑假不能说宁静。

从喻文州对他告白到现在也有近两个月,联赛期忙起来六亲不认,等闲了又开不了口。

喻文州这个人有时也聪明得让他讨厌,黄少天知道他仗着自己心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让他想好了再给答复,但感情又该怎么思考?

喜欢和爱的边界尚且模糊——他认识喻文州那么多年,彼此关系早就不能用单纯的某几个形容词来下结论。

怀抱着这样的心情,黄少天从海岛度假回来连续做了几晚的梦,还都是跟喻文州有关。

大多醒来就忘了,只有一个印象深刻,好像是他们还在训练营的时候,宿舍还没改装,魏琛退役后,喻文州就被安排进了他的双人房。

那会儿他们也仅能做到面对面普通交流,黄少天还没有扭过来对吊车尾的印象,训练结束后的晚上宿舍里常常静无声响。

那个梦的场景发生在午后——应该是夏天,他很清楚地记得窗外榕树叶落影的形状——午睡醒过来,发现喻文州坐在他床头。

背对着视线,少年还在长个的肩膀略显单薄,阳光斜投过窗,打上一层虚浮的轮廓。

黄少天记得自己心晴不够通透,一边腹诽干嘛坐别人床边挡天挡地挡阳光,一边又想伸手拍拍喻文州,转过来看看他那会儿少年时期的表情。

但是梦里他像被什么绑住,还未张嘴,人就醒了过来。

犹如从噩梦挣脱,心脏狂奔不止,周身虚汗。

 

也许是在家里蹲久了没事干,睡觉睡不踏实。恰逢老妈要去香港购物,黄少天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应该找点事做,便跟着一起过去了。

购物只是顺便,真正原因是表姐的婚礼——他那个大龄未婚香港工作的表姐突然闪婚,给周围所有人来了个措手不及。

黄少天小时候表姐还没搬离G市,两家有过一段走得很近的日子。那会儿他放学偷偷溜去表姐家里打电动,帮她和偷偷交往的男友打掩护;表姐帮他在不及格的试卷上签字,借了他很多游戏盘。

其中有几张大概忘了还,现在也不知道放哪儿了。

婚礼决定得很匆忙,差不多就是在他梦到喻文州那个下午的晚上,老妈接完了电话,说仔啊陪我去趟香港好唔好?

厚啊。黄少天说,去干咩啊?

逛街。老妈笑嘻嘻地说,顺便参加你表姐的婚礼。

婚礼准备得很匆忙,按照新娘的话讲:没必要,烦死了,找个教堂速战速决。

经七大姑八大姨好说歹说没“随便”找个,但也说不上是多隆重的婚礼,事出突然,亲戚朋友们都没来全。黄少天老爸就正好出差赶不及回来,只是说让他录像,以及多包一份红包。

黄少天全家上下因为他都是蓝雨的粉,表姐也不例外,倒是表姐夫沉默不多话微胖还有些内向的样子,被表姐拉到一边偷偷告诉他居然是微草王杰希的粉,一点都看不出来。

“你看不出来的事多了,”表姐气哼哼地撩着头纱,“我俩认识就是去年蓝雨对微草的常规赛,王杰希那个XXXX居然对喻文州集火,气得我拍桌起来就骂,那天晚上公司值班,就我们俩,没想到他听了没两句居然也拍桌起来和我对骂。”

“然后呢?”

然后表姐才注意到这个刚到公司的新人,没两天主管就把他派到自己手下,约他看几次比赛,渐渐也就熟了。

“我又不是那种公报私仇的人,而且有句讲句他干活踏实努力上进,我还算挺欣赏的。”表姐说,“就是主队相杀,每次约比赛都掐架。他跟我告白那天我回复的第一句话是:知道为什么我喜欢蓝雨吗?我弟弟是黄少天。他说:那又有什么关系?”

“我觉得这人实在很有意思,就答应了。”

死忠王粉的表姐夫即使现在和对头王牌同桌吃饭的时候也保持了进退有度的礼貌,倒是婚宴酒一轮下来有点醉了,端着杯子严肃认真地对他说:“我还是认为王杰希比喻文州厉害很多,你们不要不服。”

表姐一把拉开他:“别听他瞎说,喻文州是联盟第一。”

哦对了,黄少天一家都是蓝雨的粉是因为黄少天,只有表姐搞特殊——她最喜欢的选手是喻文州。

“红包给不给无所谓,下次过来给我带个喻文州的签名吧。”表姐笑咪咪地说。

“可以啊,你想让他写什么?”

“就写‘祝表姐新婚快乐’好了。”

黄少天乐了:“祝表姐?你是谁表姐谁是你表弟啊?”

“差不多差不多,”表姐摆摆手,“你俩不是关系很好的嘛。”

“关系好也不是这么个好法。”黄少天哼哼着把红包递过去,“喏,还是收着,里面有我爸给的一份,签名你自己下次拿东西跟我换好了。”

这是他们小时后的规矩,你想打这款新游戏,那就找另外一张我没玩过的来换吧。

表姐想了想,大方地把捧花往黄少天怀里一塞:“那就这个吧!”

“……”黄少天哭笑不得,“这算什么啊?!”

倒是黄少天妈妈凑过来:“这个好,新娘捧花哎,我们仔也该是时候谈恋爱了……”

桌上七大姑八大姨一拥而上,很快进入热烈讨论。黄少天吃不消,找个借口偷偷溜出了会场。

会场在靠近海港城的一家酒店,从门口的路一直走到头,就能看到维港的海岸。

路上有不少路人侧目,他走了两个路口才发现自己攥着新娘捧花就跑了,因为心不在焉,所以居然浑然没有注意。

这东西好看归好看,拿着太醒目,丢了也不行——老妈问起不好交代。黄少天叹了口气,只好从路边便利店要了塑料袋,一路提到海边。

香港的海和海岛不同,颜色深邃,环湾半周挤满了忙碌的现代都市。但是落日降临,也同样美得热烈又安静。黄少天站在渡轮人群当中,从右侧口袋里摸出一张字条。

那是之前小卢做的签,被他一把抽中的那个,圆润公整的喻字落在上面,一看就不是本人写的。黄少天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放进衣服里带过来,直到婚礼中途才发现。

表姐刚刚在婚礼致辞上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选择他,感情没有那么多好理顺和解释的,都是冲动和直觉。也许就是我某天上着班,他从我眼前路过,手里拿着文件——这样一个瞬间让我确定,啊,就是他了。

黄少天听时没走心,然而万千思绪此刻才随着落日姗姗来迟。

也许就是某个时间片段里——喻文州站在初夏的玻璃走廊,站在失利后万众瞩目的赛场,站在海岛安静下来的飞机旁,站在莹莹明亮的月光之下。

不是这里,不是此刻,万千人群中的一个空景。

是那个瞬间,他所有的片段合二为一,终于变成一个清晰的轮廓。

tbc


评论(38)
热度(1351)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