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良辰(END)

少天生日快乐!终于和文州双双成年啦!

也不知道是第几个生贺了,一切皆在不言中,总之永远爱你><

说好的原著向。

=========================================

1

黄少天到家快近7点,B市最近升温得厉害,但早晚还有点凉。刚出地铁口冷风便迫不及待地钻进昏昏欲睡的意识,背上那点细密的汗全蒸发,立刻清醒地打了个激灵,匆忙套上外衣。

北方城市的马路宽阔,这个点高架上仍然车水马龙。黄少天等红灯过了个马路,一抬头看见前面有个面熟的背影。

那是他的合居室友,也是刚下班的样子,提着公文包,走路的样子倒是端正挺直。

尽管每天在家里低头不见抬头见,黄...

【喻黄】单行道 17(END)

over!不容易,比计划长三倍有余,大家追文辛苦啦~

这段时间忙,我抽空先搞个短的,接下来目测复建双生。

------------------------------------------------------------------

17

大四那年黄少天找到了一家不错的实习。

他在校成绩不错,又招老师喜欢,论文导师通过某个师兄帮他介绍到了行业某知名企业,虽然打杂,但近距离接触核心办公区的工作氛围,耳濡目染还是会有不少收获。

公司离学校有一段距离,黄少天每天至少要坐2小时左右的车往返,早上不到6点就出门,晚上就算不加班回到学校也近9点。

他忙得脚不沾地,对比起来喻文州反倒成了...

【喻黄】单行道 16

下章完结٩(๑❛ᴗ❛๑)۶

-----------------------------------------

喻文州吻得有点急切,手指按在他颈侧,唇齿摩擦出的热意让黄少天产生了难以呼吸的错觉。

他们两个交往算来也有大半年之多,该做的事虽然没有都做,但也没少做。

黄少天对于自己对喻文州产生欲望这一点也很坦然,如果没有欲望,也就无所谓喜欢。

在学校偶尔他或喻文州的室友不在时的互相解决成为隐秘的快感,刺激而紧张——没办法,毕竟出去开房是个麻烦的选择。

有一次发生在学生会的办公室,傍晚的时候,喻文州忙得走不开,黄少天提着外卖去找他。

夏日的傍晚已经7点,在地平线上残留最后一抹橘色的光,...

【喻黄】单行道 15

远的地方没去成,近的地方倒是跑了一趟。

喻文州这个人计划能力和心理素质都不是一般的强,黄少天跟他每天短信隔三差五视频,居然没发现一丝端倪。

之前的行程打了水漂,黄少天虽然不爽了好一阵,倒也没太消沉,隔夜就精神奕奕地同男友讨论起家里的饮食。

黄少天家里大一些,人多,和喻文州家是不同风格的热闹温馨,总有亲戚朋友来串门吃饭,小孩子们都爱找他玩,有时举着举着手机在家里转一圈,后面就能跟上一串。他倒是大大方方的,聊天被打断就干脆介绍起家里人:“这是大姑、三姨、二叔公、我侄女……啊还有我表弟,靠小肥仔你是不是又长肉了?!”

还在读小学的表弟乐呵呵地跳进躺在沙发上的黄少天怀里:“谁啊谁啊?我未来表嫂...

【喻黄】过暑

黄少天高二那年暑假又被父母赶去了乡下的外公外婆家。

外公外婆住在江门市的海边,老式结构的木房,潮汐一刻不停地从窗外漏进房间。黄少天小时候经常过去玩,念书之后也偶尔去过几次,但像这么长时间地住一个暑假,还是第一次。

外公外婆行中医,与银针白罐走了半生,算得上远近闻名。黄少天记得小时候搬家随父母去广州,外公摸着他的头说老胳膊老腿早就习惯这里了,要他好好念书,记得放假来玩。

他就像电影里小男主人公一样抱着狗趴在后车窗,看见外公外婆的老房子离自己越来越远,大眼睛啪嗒啪嗒地掉眼泪。

但小孩子是善忘的动物,没几个月他就把珍藏的乔丹海报贴在了新房门上。父母倒时不时还会抽空回去,一年两个假期加起来也要...

【喻黄】单行道 14

天气越热说明暑假也就不远了。

热旋卷着蝉鸣在校园四处冲撞,好歹新校舍装了空调,几乎二十四小时运转,然而还是抵挡不住楼间室外的热意,下楼拿个快递都能出身汗。

篮球队训练场在球馆,条件也比较好。都是傍晚训练,黄少天还能勉强忍受,平时上课就很折磨了,用郑轩的话说,根本不想踏出空调结界一步。

“我们算好的了。”郑轩分掉刚从小卖部偷渡回来的冰棍,一边拆包装一边说,“喻总他们宿舍老一点,只有电风扇。”

只有电风扇是个什么效果,宿舍其他人不清楚,黄少天比谁都清楚。

周四下午第一节,难得医学院和商学院都没课,敲开喻文州宿舍房门的时候发现居然只有他一个人。

“其他人呢?”黄少天问。

喻文州把他拉进...

【喻黄】单行道 13

本月尽量搞定。

顺便打广告,下周六晚八点上《Gravity》余本,和西酱冻宝的本子一起~

地址点我

陷落完售得很彻底,这本实在翻来覆去搞了好几次,就不再搞啦,谢谢大家!

让换啦(⁎⁍̴̛ᴗ⁍̴̛⁎)

============================

13

人一旦打开了某种开关,很可能就回不去了。

黄少天发现最近他总是克制不住地想喻文州。

早上眼睛还没睁开先摸出手机发短信,洗漱完毕后喻文州已经在楼下等着了。医学院一周有三天是全天课程,黄少天陪他吃完早饭回宿舍再睡个回笼觉,再睁眼又是如隔三秋。

中午时间就那么短,还有别人干扰,下午只能趴在课桌上对发消息,如果喻文州上解剖...

【喻黄】单行道 12

熬一章糖浆。

or不止一章……

=============================

“黄少你莫不是谈恋爱了吧?”

徐景熙捏着下巴高深莫测道。

黄少天收回手掌:“这也能看出来?”

“我们祖传绝活,传男不传女。”徐景熙拿了个空塑料盘假装羽扇忽悠了两下,“我爸说将来没饭吃了还能靠这个在白云寺底下立个摊儿,左边写徐家祖传,右边写铁口直断。”

黄少天举着自己的右手盯了半天没看出个所以然,喻文州打了饭在他旁边坐下:“聊什么呢?”

“老徐算命。”宋晓说,“刚刚给黄少看手相。”

“哦?”喻文州表情从容地接过刚刚被徐景熙摆弄的那只手,“我看看。”

这个人……黄少天一言不发抽回手:“你...

【喻黄】单行道 11

11


“你不会也要参加学生会那个劳什子的投篮比赛吧?”黄少天皱皱眉狐疑地盯着他看。

“那劳什子的投篮比赛是我们筹备的。”喻文州调整好表情,露出微笑,“不方便以权谋私。”

“那就好。”黄少天似乎松了一口气,手腕翻转把球在地上拍了几下,“怎么样,比一场?”

“嗯?”

黄少天没再多说,手下用力把球弹向喻文州,袖口一撸就冲过来。

苍穹之光终于淡去,近墨色的深蓝淌过布景。春末的虫孑和飞蛾叮叮啄着路灯。城里的月光不算明亮,黄少天和喻文州擦身而过的时候,肩膀不轻不重地冲撞了一下。

喻文州愣了愣,没有截断。黄少天轻巧的上篮像猫一样把球送进篮筐。

“再来。”他把球抛给喻文州,攻守...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