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双生 18

你们的小可爱突然出现!

乌拉.jpg

准备开始谈恋爱。

=========================

索克萨尔抬手画了一个黄少天看不懂的形状,植物被像什么绳索缚住,僵直着无法动弹。一个圆型的蓝色气泡从它根须处延展开,把植物完整地包裹其中。索克萨尔把气泡丢在地上,地毯上的黑色影子伸出一只手,慢慢把它拉入地下。

“既然你那么慷慨,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索克萨尔说。

他对待黄少天的态度不冷不热,远不如身体另一半那位亲切。联想起那日突兀的行径,黄少天多看了他两眼:“你倒是自觉。”

“还好。”索克萨尔点点头,“需要我换他出来吗?看起来你比较想和他交流。”

“用不着。”黄少天说,“我...

【喻黄】双生 17

贝斯手就着手里的啤酒喝了两口,眼神在喻文州身上上下打转。郑轩早不知道溜去了哪儿,霓虹灯光乱晃过三人之间,偏偏在这所封闭吵闹的空气里割出一小块暧昧不清的结界。

黄少天感到腰身上那只罪魁祸“手”虽然松了松,却没有放开他的意思,反倒理直气壮地坦然起来。

戏做半途,黄少天不方便拆穿,干脆将计就计地靠在他肩膀上咬耳朵:“你什么打算?”

他盯着对面的人,算不上态度好——反观来看,倒是有点像所有物被觊觎的示威,又拿喻文州的态度无可奈何。

“将计就计。”喻文州给了他一句模棱两可到废话的回答。还没等黄少天追问,对方已经又凑上来了。

“我说真的——”酒精开始上头,贝斯手打量喻文州的眼神已经剥开那层算不上...

【喻黄】双生 16

复建!

说更就更,不做驴子!x

我把双生也放合集吧……这样大家比较好翻前文【你也知道容易忘啊= =

====================================

“来了。”魏琛头一点,“先坐。”

“我们正在聊你的体检报告。”方世镜从抽屉里拿出一份密封的材料,看了一眼黄少天,“你不介意……”

“不要紧。”喻文州拉开椅子,“少天应该也有知情权。”

黄少天从鼻子里哼了一个音,没有表态。

方世镜示意喻文州自己拆开材料:“我和魏琛收到景熙的详细分析报告,袋子里的是原始数据,我们还没看。你可以先看一下检查结果,再对比分析报告。”

档案里的材料和普通体检报告并没有太大...

【喻黄】良辰(END)

少天生日快乐!终于和文州双双成年啦!

也不知道是第几个生贺了,一切皆在不言中,总之永远爱你><

说好的原著向。

=========================================

1

黄少天到家快近7点,B市最近升温得厉害,但早晚还有点凉。刚出地铁口冷风便迫不及待地钻进昏昏欲睡的意识,背上那点细密的汗全蒸发,立刻清醒地打了个激灵,匆忙套上外衣。

北方城市的马路宽阔,这个点高架上仍然车水马龙。黄少天等红灯过了个马路,一抬头看见前面有个面熟的背影。

那是他的合居室友,也是刚下班的样子,提着公文包,走路的样子倒是端正挺直。

尽管每天在家里低头不见抬头见,黄...

【喻黄】双生 15

“三天啊黄少,三天,”郑轩苦着脸竖起三个指头,“你已经在我这里泡三天了。”

“干嘛?”黄少天撑着头抬起眼皮,“我就不能来吗?这么不欢迎我?”

“没有……”郑轩叹了口气,转过身小声嘀咕,就是影响我做生意。

就算是蓝雨部门平时打掩护作用的酒吧,营业额也是独立走账,得自负盈亏。当初弄的时候市局批了文,要求完全保密脱离干系,避免被不法份子利用,资金也只给了成本。亏得魏琛除了追踪研究怪物,赚钱也是一把好手,几年下来倒是光酒吧营业额就够平时一帮公务员吃饭了。

每个月的营业额部门内部都有分成,几个负责经营的人也上心,面上看着倒更像正儿八经的酒吧,融入整个街区的风格当中。

舞池里的光恰好换了个颜色,...

【喻黄】双生 14

总算抽出时间了_(:з」∠)_

---------------------

14

方世镜说了句:“注意点到为止啊。”就再也没出过声音。

粒子烟雾完全遮蔽视线黄少天和冰雨被掩盖在默默黑烟当中。

喻文州手腕在空中转了几圈:“有触感,不过感觉不明显。”

索克萨尔:“你觉得他们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

喻文州想了想:“抢攻。”

“哦?”

“你是魔法系的,”喻文州说,“换做是我,也会直接断绝吟唱机会。”

他话音未落,叮地一声,烟雾亮起一道模糊的青光,冰雨的剑刃砍在不知何时出现在喻文州手中的法杖之上,偷袭未果的人没有片刻迟疑,又隐回雾里。

“……你看,”喻文州说,“不一定要偷袭成功,只...

【喻黄】双生(新版) 13

忙到吐血——总算蹭出来点更新。

=============================

黄少天上上下下把标准制式警服打量了一番,发现自己一直有点嫌弃的工作正装突然好像能看了起来。

电梯按钮上亮着的是他正好要去的楼层,他咋舌:“你该不会这几天都在市局坐班吧?”

虽然喻文州还没正式过来,但用后脑勺想也知道魏琛和方世镜是想让他出外勤的。外勤不坐班是蓝雨默认的铁则,他习惯了这种模式,对喻文州这种热衷打卡的行为模式无法理解。

喻文州到也没过多解释,只说来适应几天。

黄少天点点头,没做表态。电梯很快升到他们的楼层,中午办公室没人,喻文州拿出钥匙开门,黄少天跟在他后面走进去。

这间办公室不...

【喻黄】双生(新版) 12

12

当天晚上黄少天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他站在一片陌生的草原中,那不像是地球上任何一块地方的景象:穹顶深蓝,圆月挂在东南角,背后是半身沉入海底的巨日,鲜红如血,泡得海水一片煞色。

半人高的植物不知什么品种,茎叶粉红,柔软得仿佛海底水草,风吹过便贴倒在地面,露出根部蓝蓝紫紫的小花出来。

他走上一个斜坡,有人已经站在那里,黑色长袍,银发黑冠,手里握着一柄人高的权杖。他背对着自己,看不到脸,黄少天感觉自己的视线随动作落在对方衣角——似乎是跪在了他身后。

自己好像说了点什么,那个人也说了点什么,但他都听不清。不一会儿他又站起身,向前两步走到对方身边。

那个人抬起手指着斜坡下方,黄少天顺着他...

【喻黄】双生(新版)11

如果要用一种形容来描述黄少天现在的感受,他觉得自己仿佛像个要被消化的食物一样呆在某个东西的胃里。 

脚下在动,头顶也在动,黑暗虽然没有实质,但压迫感层层叠加,空间越缩越小。

这时候倒幸亏喻文州也进来了,如果没有他扶着,俩人估计早就在地上滚了十好几圈。

波浪般的起伏晃得黄少天有点想吐,好在喻文州平衡不错,一只手稳稳架住他,另一只手抽出来,凭空撒了一把银粉。

那些银粉和之前在蓝雨那次黄少天光剑里漏出的若有实质的光丝效用相近,它们自顾自地在黑色空间里细小地亮着,开始漫无目的地在半空打转,逐渐变得有规律了起来,像盘旋的鸽群,然后随着某道轨迹,勾勒出了一道狭长的形状,来回游走。

“就...

【喻黄】双生(新版)10

组队打怪了。

写剧情真爽啊……

CPP连载

==========================

10

“快递员”足足按了一分钟,无人回应。

“小钱出差了,不在家。”黄少天靠在电梯间门口,盯着1803的方向说。

“小钱?”喻文州站在他身后,好奇地问,“你们认识?”

黄少天眼神怪异地看了他一眼:“你不认识你的邻居吗?”

“我刚搬过家,不太熟。”喻文州说。

“1803是小钱,证券分析师;01刚搬进来一个多月,大学教授李老师,教对外汉语,家里养了两只哈士奇;我住02你知道了,04是个姑娘,姓齐,互联网白领,单身……你什么表情?别误会啊,上次我表弟来帮我看家,电梯里遇到惊为天人,逼...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